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九十章:孩子
来到了后殿那里,女子军团的人大部分其实都不在这里,她们都要忙碌于天一道在临夜国的重建中,特别是擅长基础设施建设和统筹谋划的宋婉仪、云清、胡清雅等,都是要忙个不停的。
  而除此之外,韩珊珊、肆小仙、竺道荷和竺道蕴,赵合夫妇等技术类人才,也开始对鲲鹏翎羽,祖龙鳞片进行研究,毕竟这些都是九重天带下来的东西,肯定是这古神界里能找到的最好材料了,是要拿来制药,还是炼宝,都是具有极好研究价值的。
  “外婆!”我嗅到了外婆的气息正在内殿里,就推开了门,而这时候,媳妇已经不再后殿了,应该是去了前殿指挥工作去了,毕竟天一道没有人主持是不行的,我这撒手掌柜已经是放手出名了,大家也心中把我当成是掌门,但汇报工作大多不会找我。
  “来啦?”外婆抱着孩子,身边还有全婵妤、商宛秋两位陪着,而孩子还抱在她怀中,在那咯咯的笑着。
  我连忙走过去,站在了一旁愣愣的看着这肥嘟嘟的孩子。
  “师兄,好看么?”商宛秋拉了我的袖子,然后伸手点了点孩子的脸蛋。
  我乐呵呵的说道:“和别的孩子没什么不同嘛,我还以为引来那么浩大的声势,他一出生就能拿剑什么的呢。”
  “你这孩子,瞎扯什么呢?”外婆瞪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你懂什么,小小天是不一样的!”
  我笑了笑,伸出手也学着商宛秋一样点了点孩子的面颊,也确实没有感觉到一丝跟普通孩子有什么不同的波动。
  “师兄,你却不知道的,这孩子可厉害了,刚出生就知道保护自己的母亲了,我和你说,刚才他还挥舞拳头呢,我看长大了,一定是个正义感十足的孩子。”商宛秋笑道。
  全婵妤没有说话,温和的笑脸却全都是对着孩子的,可见她也喜欢得不行了,外婆看了一眼全婵妤,说道:“婵妤,要不你也要一个吧?”
  全婵妤脸上唰一下红了,连忙说道:“婆婆!你说什么呢……我……我跟谁要去呀……”
  “一天呀!”外婆很果断的笑起来,全婵妤羞得遮住了脸,但很快说道:“这……天姐姐生一个孩子都引来那么可怕的天象,带来了这么大的代价,我可不敢……”
  “呵呵,你这孩子,胆子怎么那么小,和以前一样,这样外婆就是对你特别,也没办法特别了。”外婆鄙视看了全婵妤,把全婵妤吓得连头都不敢抬起了。
  我十分的尴尬,说道:“婵妤,外婆开玩笑的,你别往心里去。<>”
  “哦……”全婵妤脸红红的看着我,却也没再说什么。
  商宛秋笑道:“婆婆,要不我和师兄生吧,反正那只大鸟现在受伤了,一两年内,肯定不会再下来了。”
  外婆扑哧一笑,伸出了大拇指:“还是你这孩子和婆婆通灵性。”
  我噗的一下,差点没把口水喷到孩子的脸上,连忙说道“都别瞎说,宛秋,你是越来越和韩珊珊学坏了是吧?”
  “师兄,哪有。”商宛秋笑语嫣然,别人都不知她话中真假。
  还真别说,这商宛秋的一头银发,确实是漂亮极了,双目中带有的欲罢还休的情语,也让我仿佛回到了刚上九州界和她一起跟言师兄学剑那时的灵动,而她在天姿国色上,亦不输其他女子半分。
  “这孩子,生来与众不同,是天命之子,不过现在我们保护不了他,只能是暂时封印住他体内的一丝先天之气,所以他现在看起来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但这不代表他以后就会和别的孩子一样。”外婆笑了笑,把孩子依依不舍的放入了我怀中。
  我抱着温暖的襁褓,心情复杂得难以言喻,而这孩子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的存在,睁着硕大的双目灵动的看着我,嘴里一张一合想要说点什么。
  “可怜的,是他的姐姐,刚刚出生就和他阴阳两隔了,唉……外婆现在也推演不出什么来了。”外婆叹气说道,商宛秋和全婵妤都是微微一怔,但都安静的没有说话。
  我也沉默无言,好半响才说道:“你爸爸没能帮你保护好你姐姐,让你失去了伴你成长的姐姐,那你以后一定要连带你姐姐未能走的路一起走了,你的乳名……可有了?”
  我知道问也是白问,外婆苦笑摇头:“哪有他才出生,你就给他套上责任的,还想让他自己取乳名?你这熊孩子。”
  我笑了笑,然后说道:“好吧,那就教你小天好了,爸爸名字里有个天字,母亲名字里也有个天字,希望你能够再撑起一片天,长大了保护所有天下的生灵。”
  外婆伸出手枯槁的手,摸了摸孩子的脑袋,这孩子闭上眼,竟不给面子的睡着了,外婆苦笑道:“你看你,给那么大压力,撂担子了吧?”
  我只能把孩子放回了外婆的怀里,说道:“外婆……还有希望么……我想找会倾城,和孩子的姐姐。”
  外婆认真的看了我一眼,叹道:“尽人事,知天命吧,为了这孩子,天一道几乎都填进去了,这一次,你打算如何……”
  我怔了一下,心情复杂起来,暗道:连外婆都不大建议我继续为了这件事而纠结呢。<>
  犹豫了下,我说道:“我先去看看九儿吧。”
  外婆点头说道:“去吧,把重心先放在这里吧,一切命运,皆有起运转的轨迹,我们不可时时刻刻想着去顽抗它,劫取天运,是要讲求时机,运气的,讲求的也是快准狠,就像是这一次,你不是成功了么?”
  我苦笑道:“是祖龙大神之故,我面对九重天,全无办法。”
  外婆摇摇头,说道:“若非是你挡住一会,祖龙大神又怎能来救我们大家?”
  我不想和外婆争执下去,这一次我面对如此残酷的局面,几乎帮不上任何,所以我以后的重心除了放在这里,也会放在修为上面,第一脉络九劫,还有第二第三脉络,同样也得冲击到九劫,然后是应劫期!
  祖龙都没办法完全压制住那黑色的鲲鹏鸟,我需要变得更强,因为那只鲲鹏绝对不会是后无来者,除了它如果再来别的鬼东西强行纠正命运呢?到时候我该怎么办?坐以待毙这种事,我做不到。
  很快就飘到了前殿,大殿那,媳妇脸色苍白的坐在了办公桌旁边,处理这一叠叠的玉片,这些应该都是呈上来的临夜国文件,她是负责最后一道签发的,不过终究还是要略扫一遍,所以也是繁重的任务,特别是刚剩下了孩子的她。
  仙家诞下子嗣也不容易,和分裂一半自己没什么区别,所以这个时候,她应该在后殿休息才对,至少把月子坐完。不过也好在她身边还有胡清雅,宋婉仪这类能臣干将,要不然外婆恐怕也不愿意她现在这么操劳。
  发现了我的到来,她缓缓的站了起来,暂停了手中的工作,低声说了句‘回去说’,就又把我带回了后殿那边。
  看来,她应该也有很多话要和我谈了。
  “天南格局在不断的变化,现在我们临夜国正在面临空前的灾难,天下派刚走,其他几个大门派就已经给我们发来通牒,说我们天一道呆在临夜国没问题,但要我们交出戾血莲和六道神剑,否则正邪两道,都不会放过我们。”媳妇姐姐一张口,说的却不是孩子的事情,而是天南混战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