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九十四章:胶水
    “你们方圆百里,全都靠着这座顶级神塔?”我有些惊讶,而孙旭良说道:“并不是,也有一些七八劫的神塔,大长老师兄你看,这神树虽然在这片地方生长最旺盛,可数十里后就开始往我们五大峰开枝散叶了,这是要冲着神塔去的呢,百余年前还有一些零落的神塔,现在都给它生长掩埋了,好在我们几峰距离尚远,不过实在也是可惜,因为给掩埋的神塔,连元气都挥发不出来就给它吸光了。”
  
      “竟是如此恐怖的神树。”我忍不住惊叹起来,看着这顶级神塔并不孤单,毕竟光是七八劫神塔它就吞了不少,从而看起来还拉高了这片区域的地势,把这里蔓延得跟高原地带一样,委实可怕。
  
      行进十数里后,这到处是苍白迷雾的天然障壁之下,到处都是巨大恐怖的树藤,恍若是一大片绿色丛海,看着令人惊心动魄。
  
      我看向了云冰心,她早就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了,毕竟这已经和大家想象的不一样了,之前不过觉得大抵就是神树攀沿包围顶级神塔,实不知竟是蔓延数十里,自成高原地带,那盘桓在这里的神树腾到底有多少?怕是谁都算不清楚。
  
      孙旭良也是老谋深算了,带着天下派来投靠我们,大概也有把烫山芋丢我们里的意思。
  
      “一天,我喜欢这大树海洋。”
  
      结果云冰心没吱声,倒是粘着我不放的紫衣先高兴起来,看着这株大树表情兴奋。
  
      “哦……紫衣,你为何会喜欢它?”我忍不住问道,紫衣偏着头想了想,说道:“它好像和我一样,属于萃取元气很厉害的类型,所以有亲近感吧。”
  
      我点了点头,这个理由说得过去,不过她还是天真烂漫了,做事也不大靠谱,专业的事情还得问问云冰心,所以我传音问道:“这看起来,确实是藤类植物,你看到处乱卷的,爬得到处都是,不知道玄天仙藤能嫁接在上面么?”
  
      “应该可以吧……不过那么巨大,力量恐怕不小呢……”云冰心诧异说道。
  
      “那不是能够多生几个玄天葫芦?”我笑道,云冰心白了我一眼,说道:“多有什么用,多不如精。”
  
      我只能放弃七个葫芦娃的大型计划,打算先上了神塔顶上再说。
  
      这巨大的神树叶子很大,绝对够得上它的枝干了,一路上孙旭良也介绍了起来:“当年这神树也没有那么大的叶子,不过随着生长加快,叶片也变得大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它在整体的变大?”我沉吟说道。
  
      “好像是的,不过速度也不算太快,要在一个地方观察一个部位一天一夜,才能够看到它的细致变化,但按照这样的速度增长下去,也委实惊人了。”孙旭良笑道。
  
      紫衣在一旁忽然说道:“一天,我想要去树底下玩。”
  
      我愣了一下,然后说道:“现在在上塔顶呢,你去未曾查明境况的树底,太过危险了。”
  
      “让冰心陪我去。”紫衣拉着云冰心,云冰心苦笑看着我,她其实还是想要上去看看的,我想了想,说道:“乖,一会我也陪你一起去吧。”
  
      紫衣摇摇头,然后自己忽然跳下了莲台,连我和云冰心都忍不住愣了下,只能是和紫卿云说道:“你先带大家上去,我和云冰心去追她。”
  
      紫衣说做就做是出了名的,想要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当然,平时倒也不至于像现在那样激进。
  
      我和云冰心追着紫衣,而很快朱真芙也追了下来,估计也有带路的想法,但紫衣比我们想象的更熟这地方,竟一路抽着鼻子嗅来嗅去,最后竟沿着盘根错节的树枝交叠漏洞中钻入了最里面,让我和云冰心都吃惊无比。
  
      “紫衣,你可是又感应到了什么好事物?”我连忙问道。
  
      紫衣埋头赶路的时候说道:“不知道,有股香气,让我一直觉得肚子好饿。”
  
      “啊?”我愣了下,云冰心给我使了个眼色,说道:“恐怕这下面有些什么,让她很在意,我们大可跟在后面。”
  
      我点点头,反正如今也算是艺高人胆大,在这片地方我不信还能来个应劫期的存在,所以就算陪紫衣疯一回也没什么。
  
      也亏得紫衣嗅觉通神,我和云冰心反正是什么都没闻道,当然,除了大树和泥土的味道。
  
      在雾霾霾的天空下,迷宫一样的大树底部几乎已经是黑色的存在,阳光透不进来,到处都是涩涩的腐败味道,有树叶的,有草根的,到了后面,还有一些看起来面目狰狞的凶兽尸体,看来这里不住仙家也是正常,因为神树的树藤不断运动生长,今天你在这找到个窝,恐怕明天就蔓延过去了,甚至睡着的时候,第二天起来怕都给大树所缠绕,最后因为出不来琐死其中都有可能。
  
      而且我用悲风剑尝试劈砍过大树藤,发现这树藤相当的坚固,而且砍掉它还会喷出一种粘稠的液体,粘性十足,见光凝固,甚至足够称之为胶水了。
  
      好在我的悲风裂神收放自如,要不然怕是一刀没迅速斩断而停留在树藤中央,立即会因为粘稠而封住。
  
      不过树藤和树藤粘在一起后,倒是不容易分开了,想来天下派的房子,多是用它们的胶水沾成。
  
      七拐八绕之后,大概又前进了一个多小时,这时候想要再进一步,就必须要用上悲风裂神了,本来还是由紫衣带路,而现在变成了我一路劈砍起来。
  
      好在悲风裂神以剑气为主,不用沾粘树藤就能够劈开这里的树藤,所以一路还算是方便,而紫衣到了后面,也越老越兴奋起来:“就在前面,一天你快点。”
  
      我无语苦笑,只能是老实继续砍树,可越到了后面,竟越来越困难,因为已经无从落地了,‘胶水’蔓延流淌,凝固后坚固如铁,让悲风裂神都有些吃力起来。
  
      而且周围到处劈砍下去,有的地方竟直接就是多年前就凝固的‘胶质’,看来为了探索‘树心’位置,这罗天也没少砍断它的根茎,加上没办法准确确认位置,这老化的胶质遍地都是,简直如同随意破坏的一样。
  
      “没办法了么……”紫衣有些可惜的说道,我无奈的说道:“没法子了,也不知道这胶质和树藤有多深,基本上和十几座铁山叠起来没什么区别,要不然罗天早就把树根连根拔起了。”
  
      “兽类有保护自己的牙齿和利爪,树都也有自己的防护段,如毒液、如这胶状之物……”云冰心解释起来,看紫衣很失望,她笑着拿出了青藤葫芦,说道:“要不就仙藤嫁接于此,凭借强大的吸收能力,我相信这里的树藤很快会萎缩起来,我们可以从萎缩的部分进入最里面,看看藏着些什么。”
  
      “不错,这是个好主意。”我其实也早有这打算,只不过能否嫁接还得云冰心说了算。
  
      云冰心想了想,招来了自己的青藤仙剑,找了个地方划开后,以剑柄末端连接葫芦藤,而剑的另一端直接变成了无数细细的剑刃尖苗扎入了树干,并且念起了咒语。
  
      我认真看着这一切,发现嫁接的过程并不容易,这些葫芦藤有藤仙剑做引导,吸收的速度也并不是特别的快。
  
      “估计得一段时间,要骗过这么大的神树,还是需要一些技巧的。”云冰心笑道,随后竟用藤仙剑发起了属性爆发,这是用多属性联合,欺骗这神树呢。(http://)《劫天运》仅代表作者浮梦流年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