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九十五章:审讯
    随着云冰心对于神树属性的了解,欺骗过了这神树后,玄天仙藤竟开始发出了淡淡的微光来,看来能量连携居然已经启动了,而给吸收的那根树干,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起来!
      而接下来沾粘着枝干的胶水,很快因为树干给吸干,发出了啪啪的炸裂声,很快巨大如同数层楼的树干,竟空出了能够容得人进入的树洞!
      紫衣顿时拍手起来,说道:“冰心,你好厉害,若是里面有好吃的,我便分你一半!”
      “这个……在你吃饱后,可以分我一些。”云冰心苦笑道,她可没有紫衣那种习惯。
      其实回想起来,当年在九州界攻打周其平总坛的时候,我就找到过一枚气运竹籽,也是给了紫衣补全了道体,这也让她获得了直接的修炼加成,看来这次她也是感应到了类似的东西,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的飞下来寻找。
      我看这儿应该没什么危险,而她们也有自己能聊的事物,毕竟都算是植物成精,所以我等了一会就说道:“要不你们俩留在这先抽取这里的树干,把洞口挖得深一些,上面神塔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等把上面的事情处理好了,我再下来如何?”
      “一天,你去吧,这里你恐怕帮不上忙。”云冰心也不打算挽留我的表情,而紫衣更是把注意力全都放在树心里了,所以我点点头,想要立即上去,但云冰心却一把拉住了我。
      “怎么?改变主意了?”我笑道。
      “你还没听我说完。”云冰心蹙眉,我笑了笑,看着她认真的表情,以为她想要说点什么感情上的事情,就说道:“要不等我下来再说吧?”
      “不行,其实不是关于我的事情。”云冰心说道。
      “哦?难道是念君或者小蛮?”我愣了下,云冰心又是摇头,看我一副懵懂,她瞪了我一眼说道:“是海乘风的事情,你总不会就这么打算把她当成没事人一样丢着吧?这次我可是苦劝了好几天,她才愿意跟来的呢,也是给你们创造交谈的机会呀!”
      “这……喂,海乘风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哭笑不得的问起来。
      “怎么会没关系?她现在也算是天一道的一员了,而且现在和我们的关系也很好呀,她毕竟也是九劫真仙呢!加入女子军团很划算!”云冰心脸上带着一丝威胁。
      “她可是九重天门的原掌门!还算是我们的俘虏,关键时刻是拿来挡枪子,反威胁的!”我虽然知道海乘风最近和她们女子军团来往密切,但毕竟她身份特殊,怎么能说进女子军团就进?
      “不行,我可跟茜茜、姗姗几位打过包票了,无论如何都要让你把这能人收下了。”云冰心哼哼道。
      我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给她们带节奏了吧?”
      “才没有!”云冰心不服气的反驳,然后说道:“其实海乘风也好似很好的一个人,和我们也很合得来,之前从中央神塔那边逃出来的时候,大家没少受她照拂,大家都有过命的交情了,她其实虽然是挺恨你的,但那也是大家阵营不同的时候,现在在天一道呆久了,抬头不见低头见,你总不能就这么和她唱黑脸下去吧?”
      “这……我好像在天一道,也不至于要认识谁,才能让整个门派运转正常吧?”我摇摇头,就怕去了热脸贴冷屁股了……
      “你……”云冰心有些不高兴的看着我,随后推了我一把:“不管你,当年你怎么趁我失忆把我糊弄进天一道的,就怎么把她糊弄进来,我们好容易把她留在了天一道,要是她走了,我拿你是问,并且再也不理你了!”
      “喂,云冰心,我还以为你从来不会耍赖呢,好歹我也是你救命恩人呀。”我笑了起来,云冰心确实是个独立特行的女子,有这么一面倒是很新鲜。
      “我……我才没有!不管你了。”云冰心脸上微红,一甩袖子就转过身去,我只能说道:“好好好,那我姑且试试吧,不过效果可由不得我说的,没准海乘风连见我都不不见呢。”
      “你尽管去试!”云冰心哼道。
      我笑了笑,随后走到了紫衣那,叮嘱她小心后,就道别了她们飞向了塔顶。
      越是到了塔顶,藤苗变得越是青翠,看着整个天下派如同是在树林中建立的,确实使人觉得赏心悦目。
      站在了神塔的顶端,这里的建筑风格多是以树藤缠绕而出主体,再以一些土石结构作为装饰和固形,所以整体看起来古香古色,恍如是遗落于原始森林中的上古城市,令人赞叹不已。
      弟子们把我迎入了掌门殿后,那里已经开启了临时会议,一面是介绍这里的情况,一面是安排职位,新任命长老等,倒也用不着我上场,我也就简单说几句后,就让孙旭良带着我前去观摩周边的情况。
      这里的树藤参天,连应劫台都在树藤的包围下,而一条条胡乱生长的巨大树藤时常横过整个门派,添加了无尽的绿意和压迫感,简直让人惊叹。
      很快到了太阴星挂上天空的时间,从孙旭良那问出了安排大家住哪后,我想到了云冰心的交代,就飘去了海乘风的驻地,说真的,之前对这女子一顿的折磨,我倒还是有不少愧疚的意思在里面的,毕竟哪个女子都会对这种事抱着抗拒心理,况且当时我记得她对我是恨不得要吃我肉呢。
      咚咚咚。
      我敲响了木门。
      “夏大长老,何事寻我?”海乘风在里面冷冷的问道。
      “呵呵,找姑娘有点事,不知道方不方便?”我笑道,而门的背面陷入了宁静,好一会海乘风说道:“若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还请夏大长老回吧,天色渐晚,不方便让你入屋里。”
      我想了想,厚着脸皮说道:“哦,不方便进屋,那你和我出来一趟呗?陪我压压马路,我这还有有点事请教你呢。”
      “哦?如果是九重天门的事,恕在下无能为力,我自小便在九重天门成长,师父是那儿的太上掌门,各位师伯、师叔皆在那儿,我如何能够身陷此处,还将他们的事情暴露出来?想来夏大长老设身处地,也不会这般吧?”海乘风毫不留情的拒绝道。
      我苦笑,心道这海乘风还真是够倔强,原则性也很强,而且我还干掉了她未婚夫墨休染,她恨我入骨都不奇怪。
      “不是因为九重天门的事情,就问问其他的事情。”我说道。
      里面又再次陷入了沉默,好一会我察觉里面有了动静,而门总算是吱呀一声打开了。
      海乘风还是一身黑色的连衣裙,搭配黑红相间的袍子,和九重天的颜色相近,但却不是九重天门的道袍,我上下打量她,其实她不但长得很标志,身材也相当的高挑,穿上黑色衣裙看着十分相称。
      “那不知夏大长老想要问在下什么?这次又打算用什么来审讯?”海乘风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审讯怎么敢?况且你不是说不会告诉我九重天门的事情么?”我苦笑道,然后指着一条巨大的蔓藤直上云霄,笑道:“陪我走走,就当是发发善心吧。”
      海乘风哼了一声,紧了紧衣袍后陪我走在了后面。
      还别说,当时我因为火光他们九重天门侵入金仙道,所以对她倒是很苛刻,但现在她给逐出了九重天门而准备进入天一道时,由我来开这口,就显得太过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