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今晚两更,大家早点休息吧
    我召唤出了戾血莲,这次还把紫衣带了上去,开始动员起了九劫以上的真仙,而因为来之前,我就已经让孙旭良科普了这‘神树’的危害,现在弟子们都指望着树藤没了,让神塔能够全力运转呢,所以倒是没花什么力气,大家就开始搬家了。
      整个六神天就是那么市侩,没有谁会纠结神树如何,只赶着纷纷搬离到神塔顶层,先占据自己应得的地盘,而这个时间段里,我们很快也看到了顶层的蔓藤开始变得瘦弱,并且枯萎收缩起来。
      我嘱咐过云冰心,毕竟这神树指天藤也是生灵的一种,帮它动手术取出那件宝物的时候,也要保留它的生命不会受损,否则就太不人道了,毕竟那么大的树,长成这样前世也算是积了德的,害死它得沾上多少的业力?
      而在神树虚弱离开了顶层的时候,神塔的元气就澎湃了起来,甚至精纯的等级比之临夜国的神塔还要厉害,毕竟临夜国的神塔并不完整,而弟子们接受到这么明显的好处,更不会有任何的不满,只是可怜了这千年的老树而已。
      在我飞到了下方的时候,大树已经给玄天仙藤吸收得有些干扁了,这也就是几天的时间而已,可见这玄天仙藤吸收元气的厉害。
      云冰心也并不是闲着,玄天仙藤早就给她祭炼认主,所以一边祭炼仙藤的时候,一边也在冲击修为境界,进步不可谓不快。
      我耐心的等待,时间也一日复一日过去,整个天下派也逐渐步入正轨,并且颁布了天一派的规章制度,真正成为天一派的一员。
      海乘风在塔上面虽然助益颇多,不过因为和云冰心也有很好的交情,不时也下来说说话,偶尔两个女子说到高兴的地方,还嘻嘻哈哈起来,当然,我故意细听下,却发现多是一些女儿家的事情,鲜少是提到我的,也就不以为意了。
      “差不多了,下去看看情况?”云冰心此刻已经和我坐在了树皮和胶水凝固物质上了,因为在神树的能量给吸收到极致的时候,一个个坑洞就这么暴露了出来,这些原来可都是树木的填充。
      “嗯。”我看向了把我盘膝落定的腿当成枕头的紫衣,她听说可以后,立即咕噜的爬起来,然后兴奋的拉着我就往底下跑。
      我也当即跟着她一路沿着之前的道路飞去,发现已经是畅行无阻,很快就来到了树心的位置,并且面对前方全是胶凝状物质的地方,我直接用悲风剑切割起来,因为没有了藤条制止,我们非常顺利的一步步靠近了神塔的底部大阵,而紫衣也嗅出了这棵神树的根源所在。
      前方一组仍旧巨大无比的树藤就这么立于阵法之上,旁边的泥土漆黑得跟炭似的,恐怕都给它感染得不轻,看着黑黝黝的树藤根部,紫衣立即来到了很可能放置宝物的存在,甚至还侧耳过去,又是敲击树干,又是听着什么。
      不一会,她指了指一个看起来没什么不妥的树干,说道:“一天,这里,这里呀。”
      我点了点头,拿出了悲风神剑一剑就斩了下去,瞬间,嘭的一声后,无数的水花就从树根部飞溅出来,这些都是胶水,我运用纳灵法快速的吸取,而不让它有机会凝固后,很快就抽出了一剑褐黄色的东西,随着这些胶水喷发而出!
      哐当!
      那件略有重量的东西一下子掉在了地上,紫衣顿时是高兴的跳了起来,也不顾我现在还浑身是胶水的状态,她自己先去把沾满了胶水的物什捡了起来,并且高高的举过了头顶!
      “是这个!一天!是这个唷!”紫衣高兴的说道,我大手一震,把凝固的胶状物全都震碎,随后看向了紫衣手里头那一团褐黄色的东西!
      “脑袋!?”我不由怔了一下,脸色不由一变,紫衣却没有太多的人类情感,嘟囔着嘴,然后拍了拍那脑袋,一下子就把骷髅头打成了飞灰,而留下了一圈褐黄色的圈:“不是,是冠冕。”
      我深吸一口气,这紫衣也太过鲁莽了。
      紫衣上下打量冠冕,接下来也不等我说话,啪嗒一下,就扣下了一枚鸽子蛋一样的宝石,然后那褐黄色的冠冕直接给她丢到了一边。
      “一天!是好东西哟!”紫衣拿着这枚擦拭过后,变得有些绿金色的宝石晃动起来。
      这一晃之下,我发现这枚宝石居然带有一丝丝的凝聚之力,正在快速的抽取这附近的气息,速度非常的快,而且隐隐有一种生命的气息给不断的诱导出来,并使得原来已经给大树压得毫无生机的黑色土地,钻出了无数的细小藤苗!
      看起来,还都是指天藤的小苗,至于那颗最巨大的,很快因为云冰心的继续吸收而缩小,我连忙飘过刚才头颅掉出来的地方,发现这里面果然还有一具类似修士打坐的身体,可惜因为常年给指天藤吸收,早就已经是一团空壳了,亦或者就是别人放弃的道体。
      这和兵解没什么区别,既是把身体强行留在指天藤里面,然后靠着胶状物质凝固起来,我再度打破了树干,把这人的身体直接拉了出来。
      我发现,这是一个中年女性的身体,看了下她身上的遗物,发现全是一些量劫之前的宝物,这和当时临夜国那翻出来的差不了多少,好在还有一些玉牌什么的应该是和她有关,我拿出来后,读取了里面的信息。
      这些玉牌信息有不少似乎在量劫前很重要,比如这里原来门派的一些修炼的功法,一些藏宝之地等,不过我兴趣不大,毕竟临夜国这类东西实在多不胜数了,当然,也不能弃之不顾,毕竟是连罗天都没有找到的存在,兴许还有些利用价值。
      而这众多的玉片消息看过一遍后,我也才知晓了这位女子的身份,原来,这女子正是这座神塔的主人,在量劫后,因为初始元气匮乏的缘故,弟子们纷纷离开了神塔,毕竟原来仙气的消失,鸿蒙元气一时也还没有扩张覆盖得古神界遍地都是,即便有神塔,吸收来的气息也是属于相对匮乏的状态,加上量劫前的功法适应不了元气,大部分的人成了凡人,都死了。
      她修为极高,便籍此想要躲入指天藤里面,要等待仙气回归的时机,但却没想到的是,最后指天藤却因为她头顶上专门为了吸收气息,而带上的增益宝冠所暴长,并且很快适应了元气成长,而此消彼伏下,她已经虚弱得控制不了这指天藤,反而给指天藤给当成养分吸收了,因此她死了,树却得益于这宝冠而成长到了如此的程度。
      我看着紫衣手中的宝石,心中倒是感到悲哀,元气当然不是一下子就这么满世界都是的,而是随着一座座量劫后残留的神塔吸回来,加上不断兴建的神塔而继续增强,当年刚刚历量劫之时,这古神界其实和地狱没有太大区别,植物破败,动物频死,当然,遗留下来的都是适应力超强的,好比这指天藤,能够给这神塔原来主人所选中,也正是因为它适应性的缘故,只是没料到适应能力过分强横,加上宝石的缘故,最终成为了足以堪比神塔的神树!
      冠冕叫做命冠,有生命奇迹之冠的意思,是属于增幅类的至宝,能够强化增幅周围的一切生机能量,使之更快的获得滋养,并超脱生命桎梏,展现前所未有之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