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零三章:强攻
    第二千九百零三章:强攻
  
      “九劫?呵呵……”那年女子忽然面对我,并且受到了来至我的威胁,脸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随后看向身边的男子,说道:“陈师兄,想到师妹我已经沦落到了后辈威胁的地步了,你说师妹该如何是好?”
  
      “穆师妹,不觉得这样会有趣很多么?这一路,可是无趣得紧呢,好容易见到个好玩的,真不明白,掌门师兄,为何会一次出动我们三位应劫期,真是莫名其妙。”那叫做陈师兄的男子捻须微笑,这话说得平淡,但很明显是看不起我这九劫真仙的。
  
      老者也胡须张扬,虎目看着我时,露出一抹轻视:“小友,区区一个九劫,面对我们三个应劫期的真仙,真觉得天下应劫期,都是如九劫一般好对付么?”
  
      “撤剑!”我冷冷说道,双目阴霾下来,而那穆师妹根本没打算收回宝剑,仍旧指着我,剑身也不断的高速卷起,并且发出嗡嗡的鸣响,这一击如果轰在我身,必然是一个巨大的窟窿。
  
      当然,那也要有机会才行,看她没有要撤剑的想法,我冷笑一声,瞬间前方轰的一声,顿时陷入了一阵腥风之!
  
      悲风裂神剑的剑气没有形态,更没有颜色可言,但眼前腥风漫卷,显然是有人受了伤,血花给无数的剑气击,随后炸开成更小的颗粒,籍此而一分为二,二分为四而接连无限,才产生了恐怖的腥红之风。
  
      前方,老者已经飞到了天空,双目全是沉凝之色,而那年男子则也退到了很远的地面,面露震惊,似乎不相信我敢突然暴起攻击,而且一出手是杀人的招数!
  
      他的身,带着好几道狰狞的伤痕,仿佛是用巨大的红色毛笔,沾饱了墨水捺去的!所以他强行恢复道体后,身的衣服仍然血迹斑斑!
  
      当然,他还算是好的,因为那叫穆师妹的,一身的淡蓝衣服,此时下半身已经全都染了猩红色,胸前到脚下的位置,全是细碎密集的血丝,一条条交叉的,横竖不规则的都有,这样的攻击,简直是瞬间给切了无数剑!
  
      我确实是九劫真仙,不过很显然不是一般的九劫真仙,而是三脉络九劫!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古神界绝无第二人,这么近距离的让我抽出悲风裂神,谁能挡住无限天剑的攻击?
  
      老者背着手,滴滴答答的流淌下血水,从空到地面,发出的水滴声在这片空间里,显得十分的诡异。
  
      轰隆!
  
      忽然间,天一道的四周,八堵巨大的天门忽然启动,把我和三位应劫期的真仙,捆锁在了另一个空间里,当然,现在看起来,周围没有任何不同,掌门殿,包括的天一道弟子,其他一花一草,都毫无障碍的能够看到。
  
      这是来自于海乘风的八方天门阵,所以事实我们已经存在于另一个时空,这里的人闯出去的时候,恍如是鬼打墙,而想进来虽然是无碍的,只是现在这情况下,天一道弟子并不打算凑热闹。
  
      因为他们对我的信任已经到了盲目的程度,我即便面对三个应劫期的真仙,他们也不会感到有任何的担心。
  
      老者看向了周围的八堵大门,脸色难看之极,说道:“难道小友还打算一打三不成?”
  
      “应师兄,何必和他废话!”叫穆师妹的女子恢复好了身体,手的剑再度出现,整个人嗖一下到了我面前,想要以剑法发动猛攻!
  
      我根本把她放在眼里,看到老者和年人一时间没有立即动手,瞬间毫不犹豫的施展了无限天剑,下一刻,周围全都陷入了一片剑气之,本来悲风裂神的剑气多得避无可避,眼下再来一倍,对方顿时如陷入了火海,噼噼啪啪的声音无限次的炸响,很快这穆师妹整个人都化身血海了!
  
      老者和年人这才反映过来,猛然大叫着朝我冲过来!那老者手持一把细剑,而年男子的剑则是稍大,两人想要左右夹攻,围魏救赵,但我的剑气却是无形无色,恍如猛烈的飓风一般,纵使是九劫的剑气,但在天剑无限的加持下,无论威力和速度,都远不是一般剑法能够匹敌的!
  
      一时间,我以一敌三,竟把场面搅成了腥风血虚!
  
      “纳灵法!”一声轻喝,那股应劫期的血气,一瞬间充盈了我的身体所有位置,让我整个人看起来如同置身能量之!
  
      “三大道法!都散开!”老者冷哼一声,连忙命令年人和女子退开!
  
      我引而不发,看着三位呈现三角围住我,嘴角泛起阴沉的笑容。
  
      老者实力毫无疑问是最强的,身的伤痕有限,而年男子这次为了救人,受伤最重,身没有不沾血的,至于穆师妹,因为是我的火力倾泻点,又在纳灵法的吸收范围内,此时能量消耗不小,身衣物也碎了好大一片,已经有些衣不蔽体,好在这些都是法术而来,不一刻恢复如初了。
  
      “怪不得……”老者阴戾的蹦出了一句,而年男子则接下来说道:“哼,秦师兄所虑果然有些道理,若刚才不是我们三人,而是一个,怕现在站在这的,已经是一具虚体了!”
  
      “两位师兄,怎么办?这小子有点邪门。”穆师妹脸已经带着惊惧之色。
  
      “丢掉轻敌之心,放下应劫期的架子,便可拿下这小子。”老者大袖一挥,然后说道:“布阵!”
  
      穆师妹毫不犹豫站在了自己的阵位,只是年人看起来要阴险些,想了想后对着老者嘀咕几句,老者伸出手掌,做了一个‘不’的姿势,似乎没有同意年人的意见。
  
      年人双目微凝,随后也站在了自己的阵位。
  
      我经历无数的战斗,大致也能够猜出对方的想法,那年人估计是想要进入谈判的环节,但老者如此狡狯,怎么可能会在眼下看似落入下风的情况下进入谈判?肯定是先打败我,再来谈这件事。
  
      不过这样的场面下,我如果没有一些表现,这些沧云门的人还真觉得天一道是软柿子,爱怎么捏怎么捏!
  
      瞬间,我缩地术来到了最弱势的穆师妹身后,在她反应动作刚开始,我立即把纳灵法轰了出去!
  
      轰隆!
  
      整个八方天门阵顿时颤抖起来,这纳灵法的力量来自于应劫期,威力当然是大得不行,寻常宝物怕都要散架了,也亏得海乘风不知哪里找来的宝物。
  
      而维持大阵,也是个体力活,这八方天门阵早还给了海乘风,毕竟也是她的东西,现在毫无疑问是她在控制。
  
      不愧是应劫期的老怪,那穆师妹似乎早知道纳灵法的功能和作用,以诡异的身法,直接绕向了我身边,而剩下的老者和年人,也从左右朝我夹击,也是为了让那穆师妹能够在奔逃之余,让我不能改变攻击方向。
  
      纳灵法是扇形的攻击,如果不知道的人因本能而往后退,立即是毁灭性的打击,但如果往边缘的位置逃窜,威力也不那么强了!那穆师妹拼着了一击轻微的纳灵法,果断还是逃出了我的攻击范围,而老者和年人立即欺身过来,一时间刀光剑影,再度把周围覆盖入攻击之!
  
      但这一次,对方知道在剑法三个加起来都讨不了便宜,所以老者和年人攻击的时候,那穆师妹已经念起了剑歌来!这是打算两人牵制,一人强攻的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