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零四章:煎锅

  第二千九百零四章:煎锅
  
  “一脉创元!”我冷笑一声,瞬间浑身上下虹光乍现,而脸上,头上,青筋瞬间炸起,三脉九劫的威力,让创元法一下子超脱了应劫期的界限,把我带入到了另一个极限!
  
  轰隆!
  
  天空顿时彩光四溢,大地微微晃动起来,这样的恐怖的力量,已经在勾动天雷,这片大地,因为给祖龙和鲲鹏肆虐过,已经有些不堪重负,我的力量达到了三脉络九劫联合而生出虹光的级别后,再也淡定不住了,这是打算要把我这不安因素打成飞灰湮灭呢!
  
  猛烈的力量,超脱了这一界所能承受的极限,天劫隆隆,轰的一下,直接给勾动了!
  
  “把八方天门阵图收了吧。”我看向了远处躲在一片黑暗中的海乘风,而海乘风的身形才从阵内的一片黑云中飘了出来,随后纤手一挥,八座天门应声而落,但还是有些不信任的说道:“我不怕阵坏了,就怕你把这里打坏了。”
  
  我淡淡一笑,双目扫了一眼三位应劫期。
  
  “一天,莫要伤他们性命。”结果媳妇姐姐在外面说出了这几个字,我点点头,然后深吸一口气。
  
  那老者双目已经瞪大,看了一眼天空,又看了一眼周围,浑身上下忍不住剧烈的颤抖起来,而中年人这时候,两眼已经带着恐惧,没有半点犹豫,嗖一下就从我身边逃离,然后想往南边逃窜,至于那穆师妹,她能够修炼到应劫期,察言观色的本领早就登峰造极了,也跟着消失在我面前!
  
  可惜的是,我根本就没打算过让他们逃出天一道,嗡的一声,我化身一道闪电,瞬间冲过了中年人的身边,随后剑光一闪,又转眼掠过了穆师妹!
  
  最后,我以雷霆奔腾之势,回到了老者的身前,面对已经没有丝毫反抗想法的人,我忍不住戏谑起来:“是我厉害点,还是你们太上掌门强一些?”
  
  老者还是在颤抖,但我已经缓缓的飘落了地面,伸出手,咚的一声,三朵血花顿时在空中炸开,而一袋宝物,啪嗒掉落了我手中:“虚体也不准走,要不然,全都留在这好了。”
  
  说罢,我的力量瞬间还陡降三分了,也是为了要安抚这脆弱的天地。
  
  毕竟勾引来天雷,对我没有多少好处,因为有时候并非全是雷电,随便来个天火焚城,天一道都承受不了。
  
  那中年男子给斩成了虚体后,虽然经过我的威胁,但仍然还是一副想要逃跑想法,而那穆师妹,则害怕的看着老者,不敢有半点异动!
  
  “师……师兄……怎么……怎么办……”穆师妹变成虚体后,本来就惨白的脸色,现在拧出了更残酷的表情。
  
  三个应劫期,在我剑下也不过一合之敌,三脉九劫的创元法,确实已经强大到这一界的极限了!除非遇上也能够达到这一界量劫极限的人,否则都不可能成为我的对手!
  
  “停……停下……他已经不在我们这个劫数上了……别逃,一切都好商量,我们还有门派……”老者很是审视度势,毕竟这种情况下,难道以虚体逃回远不知几何之地的沧云门?
  
  但老者的话,那中年人居然没有听,因为太过害怕,他发疯似的往外围逃去,我当然不会给他逃走的机会,二话不说就以缩地术拦住了他,纳灵法把他强行吸回,再打出,再吸回时,他已经是风雨飘零了,想来就算是恢复修为,也是掉了境界劫数的结果,一个九劫真仙,想要重回应劫期何等的艰难?
  
  “门派?什么鬼门派呀?快告诉姐嘛!”就在老者话音落下的时候,韩珊珊已经缓缓的从门派的边缘那升了上来,巨大的周天阵,竟真的给韩珊珊给硬生生的剥离出来了!
  
  我环视了一眼周边,一圈巨大的圆环形的战舰,正在往天空攀升,而周天阵的完整形态,也已经不是我所看到的大阵片面样子,它附带的还有隆起的环形山脉位置,还有之前我看到过的隐藏式的空中庭院,都在内环之中!看来,这并不仅仅是藏宝之所在,还应该是飞船的整个地表隐藏系统!
  
  嗡嗡嗡!
  
  巨大堪比整个后山的战舰,垂直上升后,又从神塔的上方脱出,随后在我们头顶那把整个后山平地都再度的复原了,整个巨大飞船的空中庭院部分开始缓缓弥合,随后恢复成为了完整无镂空的一个无手把煎锅的形状,就恍如黑色的太阳,遮天蔽日的漂浮在我们头顶!
  
  “哈哈哈!哈哈哈哈!”韩珊珊得意的大笑起来。
  
  随后,巨大的战舰缓缓的就飞到了整个神塔的旁边,而看起来除了边缘处带有极有科技感,到处炮口的钢铁城墙外,煎锅里面,其实就是整个后山的形状,只不过因为经历过无数的大战,到处都是毁坏的地方罢了!不过整体看起来,空中花园还是相当完整的!
  
  “哎哟!还有这种操作?后山都飞起来了!好玩多了!”海师兄跳着叫起来,而言师兄两眼都瞪大了:“这……太可怕了……”
  
  我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这恐怖的黑太阳,怕又是这个世界量劫的开始!
  
  “这……这……怎么可能!”老者看着巨大的飞船飞起,吓得面色都青了。
  
  我大手一松,把那中年人放了回去,那中年人不敢再逃,跑去了老者那,我看向了韩珊珊:“因果炮能用?”
  
  “当然,这东西是阵法类武器,靠充能的。”韩珊珊笑嘻嘻的说道,看得出来,她此时非常的高兴,毕竟见到老者惊骇的表情,就足够她得意好几天了。
  
  我本来还想要说点什么,但韩珊珊很快就站到了我的前面,对着老者说道:“喂,你们是什么门派,敢不敢告诉我试试?”
  
  那老者眉心微微矗起,但却没敢继续说话,他现在怕是觉得说出自己的门派,恐怕适得其反。
  
  “你们不是要戾血莲么?还要六道剑不要?”我张开口,吐出了戾血莲来,莲花很快长大,滴溜溜的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不过老者此刻已经不敢再说要了,只是苦笑道:“天一道实力如此的强大,是老夫有眼不识泰山,此事怕还得太上掌门定夺,我们更不敢这个时候再要阁下的戾血莲了,只求阁下大人不计小人过,毕竟我们不过是沧云门的来使,本来也不想和阁下起什么冲突……”
  
  “哦?那你的意思是,想就这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化解问题倒也容易,五大门派进攻我们,可是你们指使的?”我当即问起来,毕竟如果是沧云门指使的,让他们收回命令就是了,这样华夏月的事情就能够迎刃而解,而我也能够空出时间来救孩子去。
  
  然而,老者犹豫了下,忽然说道:“五大门派……围攻天一道?此事并非我们沧云门所为呀……这个事情,我们也不知道该作何解释……要不阁下先在此等待,我们这就返回门中打听此事如何?”
  
  我脸色大变,真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结果,如果五大门派不是他们沧云门派来的,那还能有谁?难道是这老头为了能够回去,而用的缓兵之计?等到回到门派,让其他人来解决,自己先躲过此劫再说?
  
  我顿时看向了女子和中年男人,结果这两位连忙摆手,一副老头都不知道的事,问他们也没用的表情!
  
  一瞬间,我彻底的感到了事情的棘手,如果是两个超级大派夹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