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零五章:剑府
    第二千九百零五章:剑府
  
      穆师妹看我面色阴晴不定,以为我动了杀机,所以连忙解释起来:“那些个邪门歪道,怎么可能是我们沧云门怂恿而来?这天南之南何其之大?陆地之后还有大海,能够干这件事的,可不止是我们沧云门,阁下为何会认为是我们沧云门?”
  
      “那你们说,这五大门派围攻我天一道的临夜国,不是你们指使的,还能是谁有如此大的能量?”我皱眉说道,也是在旁敲侧击他们那个位面的存在。
  
      穆师妹想了想,和老者交汇了下眼神,老者拱手苦笑道:“我们沧云门,要索取宝物,自当是自己过来,毕竟理由是相当充分的,其一,如此至宝遗落在一些小门小派手中,把持不住酿成大的灾难,其二,是怕给一些邪门歪道所夺取,最后于我们不利,所以我们沧云门作为天南之南最大的门派,自然需要秉公将此二件宝物收取保管,所以这五大派围攻天一道的事情,应该不是我们沧云门所为,因为自得到消息到安排我们三位应劫期出行,太上掌门秦沧云并没有意图让我们下辖门派攻打天一道,反而是打算以克制的态度,来应对凌云剑府的紧逼。”
  
      “凌云剑府?”我听到后面,不禁问出了这名字。
  
      “和我们沧云门一样,这凌云剑府,也是天南的一大门派,下辖的门派也是众多,故而驱策五大门派进攻也实属寻常。”穆师妹解释起来。
  
      “你们沧云门和凌云剑府的人多么?”我皱眉问起来。
  
      “不多,一门千余仙而已。”老者苦笑道。
  
      “不过千余人,竟如此的嚣张?”我冷冷笑道。
  
      听我这么一说,老者愣了下,随后连忙拱手:“也就是阁下才敢这么说了,我们沧云门仙家虽少,却不少是应劫期的存在,即便再低,也是能晋级应劫期的存在!若是这样的势力仍然入不得阁下法眼,老夫就真的不知说什么了。”
  
      我微眯双眼,心中却震动莫名,连忙问道:“难道全是九劫以上不成?”
  
      “是的,几近如此。”老者苦笑道。
  
      “以下都罕有?”我又问,那穆师妹则解释:“正是,我们皆是由天南各大门、各大派的精锐中遴选而来,不上九劫,如何能够入得沧云门?要知道沧云门便是管辖一方诸多门派大事之地,岂有寻常仙家?你们天一道新晋建立,自然不知,所以能够在我们沧云门下登名造册,可是极大的好处!受到我们沧云门保护,要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何会亲自过来?”
  
      我顿时深思起来,看来我们这些地上神塔建立起的大门大派还只不过是土著野人,他们沧云门和凌云剑府什么的才是真正的超级宗门,遴选天南各大门派的精英,组成超级宗门来执掌其他的大门派,确实是如意算盘都给他们算尽了。
  
      “圣道门和玄仙门是你们下辖庇佑门派?”我又问起来,现在虽然还在使用一脉创元,但力量已经给我降到了最低,在第三脉络九劫的时候,坐在戾血金莲的莲台上光说话的话并无太大的消耗,甚至保持个几天几夜都不成问题,只不过一旦卸掉创元法,会立即陷入石化状态而已,并根据消耗程度来算冷却的时间。
  
      老者看了一眼穆师妹和那中年男子,看他们点头,老者说道:“不错,这两个门派正是我们沧云门下辖,毕竟天南很大,门派众多,自然需要有管理者管理这些门派,而像是如今的天南,西北方向的门派,多是在凌云剑府的掌控之中,而天南的东南,则尽在我沧云门下辖。”
  
      “原来如此,那你们这次沧云门将天一道原来能够前往五大世界的通道,既是中央神塔让给凌云剑府,又有什么看法?”我顿时问起来。
  
      “呵呵,阁下恐怕不知道,沧云门管辖的区域事情划分之严厉吧?这通道老夫也只是听说了而已,也不太清楚门中到底会是如何处理,我想暂时放弃,应该有它的道理,这地盘纠纷的事情可不在老夫管辖之中。”老者笑道。
  
      “哼,很好,你们可以走了,这一次权当你们命好撞上我不想惹事,如果真惹毛了我,便挑上你们沧云门,我看你们是何想法!”我冷冷说道。
  
      老者愣了下,但很快连忙拱手:“多谢阁下大人不计小人过。”
  
      余下两位虚体也只能是一般行礼,我想了想,拿出了一张地图,说道:“把你们沧云门所在画出来,若是我们天一道出事了,也好找你们沧云门算账。”
  
      “啊?”老者愣了一下,我冷笑道:“如果顺便的话,把这凌云剑府的所在也标注一下,我好去问问,他们到底想要对我们天一道如何。”
  
      “这……”老者一时犹豫不定,但很快说道:“我们沧云门在海上云端,至于这凌云剑府,则在西云天上,至于位置,原来便是游移不定的,也不一定全在一处,毕竟要应劫数,故而门派会随着量劫薄弱之处移动,方便门人引劫数下来……”
  
      “原来是这样,那随便标注个区域吧,剩下的我自己会去找。”我皱眉说道。
  
      老者无奈,只能是看了一眼这张临夜国探测过的已知地图,然后在西北边上很大一片空白的后面,画了一个很大的圈,又跑到地图极南之处同样没有标注和探索过的地图空白处画了个圈,然后说道:“据我所知,这凌云剑府应该西北上面,我们沧云门,则在下面的海上云端附近活动……”
  
      “这么大的范围,怎么找?你们不会是回去的时候,自己也找上个十数年才找到家门口吧?赶紧的把方法说出来。”我皱眉说道。
  
      老者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弟和师妹,毕竟他一个人也不敢做主,看到老者苦闷的表情,那穆师妹和中年男子陈师弟,更是一脸的苦逼,不知道说还是不说。
  
      见我眉心越是拧起,应姓老者只能是叹了口气,说道:“罢了罢了,老夫连家当都落入了小友手中,还有什么好隐瞒的?我们出来的时候,都会带上门派的令牌,一旦靠近门派,就能够立即感应到方向,所以并无寻不到家的可能。”
  
      “是这个么?”我抖了抖老者的行囊,发现里面有一面六角形的镜子,应该就是他说的令牌了。
  
      老者苦闷的点头,我倒也没打算继续赖着他沧云门,毕竟对方能够管理那么多大门派,可不是天一道惹得起的,但这凌云剑府还是要问问的,所以我立即又问起了要找凌云剑府该怎样才能找到。
  
      “凌云剑府……阁下找凌云剑府干什么?”老者两眼一亮,毕竟他们三个应劫期给我一击即溃,我跑去沧云门寻仇,他们肯定是心中抵制不愿意告诉我地方,但如果是去找自家对头凌云剑府,那他们可要举双手赞同了,恨不能我立即就过去呢。
  
      “呵呵,想要放狗咬我,我当然要去找一找主人晦气,光打狗有什么好解气的?”我冷笑道。
  
      老者顿时是神采奕奕起来,连忙说道:“阁下,这凌云剑府可不好找呀!不过倒也不是全无办法,我们这面令牌,也有探测量劫薄弱之地的功能,而从我们这些超品宗门行进规律去搜索,按理应该是可以接触到他们的,毕竟我们两大门派之间,偶尔也需要商议下地域划分,以及一些难以调节矛盾的处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