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零七章:微弱
眼前的场景快得如同走马观花,戾血莲的速度已经非常的快了,不过在我追回儿子急切的心中,却还是显得太慢了,孩子刚出生,我还没焐热呢,就给大和尚们抢走了,这能让人忍?
  
  把媳妇姐姐都吓哭了,我当然不会原谅这群和尚,而距离Wwん.la紫ou阁也有好些天的时间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追上,这么一想,戾血莲的速度确实不能忍。
  
  不过我的一脉创元还在恢复期,我现在除了思考,根本干不来什么,所以也只能是强忍这样的速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总算在小半天的时间后,我就恢复了说话的能力,而紫卿云也说道:“主公,你真的打算去那凌云剑府么?那可不是你当年来临夜国的时候只是危险而已,毕竟是控制一方的核心之地,仙家尚且不说,就是阵法和宝物,皆是天南最为顶尖的。”
  
  “我知道。但不去,又能怎么办?今天放五只疯狗来咬我,打退了,明天他再来十只?”我皱眉说道。
  
  “嗯,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不过主人,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可以加入沧云门,利用沧云门的影响力威慑住凌云剑府呀……毕竟他们都是同等的顶级门阀。”紫卿云考虑后说道。
  
  “时间不等人,我现在只能是去一个地方,所以亲自去问问比较好。”我苦笑道,我当然不会自大到上门和一群巨人斗殴,因为毕竟不能把自己当成以一敌百的存在。
  
  “好吧……”紫卿云只能是点头。
  
  “天南当年是量劫的中心,所以听说毁灭得最是彻底,那其他地方的情况如何?当年你坐镇临夜国,应该也知道一些吧?”我连忙问道。
  
  “嗯,当年我临夜国所在区域,也是一个剑门的下辖门派,只不过并不是现在的凌云剑府,毕竟这些超级门阀,互相之间的角力也非常的厉害,而且门派的成员也并不多,来处也非常的杂乱,一但出了破败之象,很容易就作鸟兽散了。故而更迭换代可不少,所以这凌云剑府和沧云门我都是第一次听说,当然,神州大陆的其他地方,更应该是如此吧……”紫卿云先对两大派做了一些猜测,随后想了想又说道:“至于主公所说问,我觉得天南应该是最弱的,至于北边则以神秘著称,西边一直是西方教所占据,而东边,则是道之发源地,听说是仙家里,最厉害的存在。”
  
  “原来如此,那天南的四大先天宝物,在神州大陆里,也是相当厉害的吧?”我连忙问道。
  
  “这个自然,不过其他地方,或也有更强之物,毕竟神州大陆太过巨大了,我们的情报也局限于此而已,而天之四方,总有代表性的东西,每一个顶级宗门之所以能称之为顶级,可不是没有对付这四大先天灵宝的存在,因为每一次量劫后,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先天遗宝出现,只是大部分门派为了防止招来觊觎,多是敝帚自珍罢了。”紫卿云说道。
  
  “好吧,看来神州大陆辽阔如此,也有得走了。”我苦笑道。
  
  “不尽然呀……祖龙大神,不就直接上了九重天了?沧云门和凌云剑府同样也是为了应劫而上九重天的,当然不乏上去者,而天之四方何等辽阔,大地之外尚有大海,大海尽头仍有云天。无穷无尽,如何探索得完全?有的仙家终其一生都未必走完整个天之南呢!所以我们仙家的目的,应是化身入九重,而非拘泥于此类探索之旅,有些地方,去不去又有什么区别?”紫卿云洒然一笑。
  
  我想了想,说道:“你说的对,即便整个古神界都收入囊中,又有什么用?九重天才是仙家毕生追索之存在。”
  
  紫卿云向往的看着天空,说道:“若能上九重天,便好了……”
  
  “放心吧,有我在,万事皆有可期。”我笑了笑,紫卿云道:“主公若是能去,请照应卿云。”
  
  我笑了笑,也就不说话了,专心的用虹气打通身体的脉络,虹气同样没有让我失望,大概过去二十多个小时左右,我就完全的恢复了过来,活动了下筋骨,我收起了戾血莲,把它吞入了腹中后,拿出了鲲鹏令,一瞬间让鲲鹏羽毛带着飞入了另一片的云端。
  
  我所出现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的西边高原之地了,看着这片陌生之地,我一路疾飞,想要从中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或者寻找到一些仙家什么的。
  
  结果往西北方向一路飞了大半天。半个人都不见,只有一些荒蛮的异兽到处都是,而且因为没开灵智,根本就是口不能言,所以我又只能是继续往前飞行。
  
  大概又过去了一天一夜。终于在一片绿洲之地,找到了一个小型的巫族村落!
  
  看到我从天而降,这群巫人全都愣住了,最厉害的族长连忙飞过来,一看我修为不可计量,连忙挥手让一群巫族守护者退到一边,自己唯唯诺诺的问起了我所为何事而来。
  
  “有没有看到一群大和尚,抱着一个孩子?从这天上飞过去?”我皱眉用巫族的语言沟通起来,我之前和赤留喝过酒,也和束离聊过天,对于巫族的语言还是知道的。
  
  “没有见到飞过去……”那族长连忙回答。
  
  我心中颇为失望,但还是拿出了一些的元晶,塞到了族长的手中:“谢了。”
  
  正打算转身,结果那族长拉住了我的袖子,说道:“临近还有几个巫族的领地,上仙或许能有所收获……”
  
  “哦?那就太好了,麻烦族长点出位置。”我欣喜的说着,拿出了自己的地图,结果我这地图除了有临夜国附近的区域,根本没别的位置标注。
  
  那族长愣了下。好客的拉着我进入了自己的住所,并带着我到了一张兽皮前面,并点了好几个地方。
  
  我记下了地图后,又给了那族长一件小宝物,然后立即扫地一样把周围的巫族聚集点问了一趟,结果不出所料,虽然没看到一群和尚抱着个孩子,但终究有巫族看到有一团团的金光往西边而去了!甚至是几天前都说得一清二楚,我心中计算了下和孩子给掳走的日子,以及可能的距离,顿时飞上了天空,再次使用了一枚鲲鹏令。
  
  也不知道飞到了哪儿,在我的脚底下,竟不再是高原的区域,而是一片巨大的海洋。至于天空,湛蓝如洗,一片白云都没有!
  
  看着这样的环境,我整个人又迷茫了起来,这还是有了鲲鹏令之后才拉近了距离,如果只是追逐,怕还不知道要追到什么时候呢。
  
  我连忙拿出了通讯仪,联系起了圆慈,希望能够瞎猫碰上死耗子。
  
  结果不出意料,在这么庞大的一片区域,想要联系上圆慈可没那么容易。
  
  我只能四下里无头苍蝇一样的乱飞,并且寻找周围的灵兽亦或者开了灵智的原住民,不过这次运气并不好,找了三四天,居然一无所获。而且别说是圆慈了,这片海域除了一些无灵智的游鱼异兽,别的什么都没有。
  
  算了算鲲鹏令的距离和地图的位置,这里早就快到天之西了吧?
  
  犹豫着,我继续西行,而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海上,我遭遇到了一道气息,不过这道气息有些古怪,感应着像是修为不高,而且忽大忽小的,似乎不大稳定的样子。
  
  而这样的气息当然也发现了我,因此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当然,对我这样的修为,想要逃离根本不可能,没花太多的功夫,对方已经出现在我面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