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零九章:公允
    第二千九百零九章:公允
  
      “报酬嘛,肯定要一些,不过能够得到我想要的消息,才是最重要的,你那些朋友是好是坏我也不介意,只要能提供消息,你的宝物我也不要了,当作他们的报酬好了。”我现在想夺还儿子都来不及,还有空想你的宝物?
  
      “阁下真有信心?这老怪的弟子,全是剑仙,我们这类法仙却完全不是对手,莫说是两个打他们一个,是三个也未必能打过他们一个……阁下未带剑器,应该于在下一般是法仙吧?”欧阳寿一方面是庆幸,一方面也隐忧不断,这等患得患失的想法,也怪不得会做出一些不干脆的事情,让豺狼最后都露出了獠牙。
  
      “呵呵,你是觉得我打不过他们?”我森然一笑,表情邪恶,吓得那欧阳寿连忙摆手,说道:“阁下所言自然不虚,那我这联络我那几位过命交情的好友?让他们在前方为我们争取些时间?”
  
      “此事过去多久了?”我问起来。
  
      “唉……已经三日过去了……”欧阳寿叹道。
  
      “这么久了?”我皱了皱眉,虽然在庞大的平静海里,一日算不得什么,但对方好歹也是九劫真仙,速度也是非常快的。
  
      “事不宜迟,让你朋友立即用尽心思拦截,我们追一追,看看你妻女的命数吧!”我说着张开了口,把莲台吐了出来,随后站在了面。
  
      “阁下果然是法仙……不过这宝物……”欧阳寿有些小失望的同时,看到戾血莲后顿时惊疑起来,似乎有些话欲言又止。
  
      “不用看了,这是戾血金莲,先天灵宝。”我倒也懒得隐瞒,这宝物别说是南部皆知,是到了西边和东边,都有不少仙家觊觎。
  
      “啊?!”欧阳寿十分的震惊,顿时蹲下来查看这戾血莲的情况,我也懒得去搭理他,指挥了下戾血莲,顿时往东边方向飞去,一路风驰电擎,披星赶月,周围一切如若是恍然一般。
  
      欧阳寿再次震惊得脸色发白,一路也在指路不及,我干脆拿出了空白的地图,让他把平静海描绘了去,这欧阳寿也是很路,不但把海的位置画了个大概,还把周围一些宗门和自己原来的宗门绘制了进去,并且点出了对方可能去的几条路线。
  
      我冷冷一笑,说道:“不用说,你让你的朋友在你家宗门那条路拦截好,那老怪此刻肯定在你家宗门。”
  
      “呃……何以见得?”欧阳寿惊讶问道。
  
      “一般变态都喜欢这样,屠戮了你一门,等同占了你的巢穴,用你老婆,等同鸠占鹊巢,这事情多爽?”我阴恻恻的说道。
  
      “你……”欧阳寿本来想要说我几句,但忽然像是想起了了什么,顿时闭了嘴。
  
      “呵呵,你是不是觉得我想法太过酷烈了?”我冷笑起来,欧阳寿结结巴巴,说道:“这……阁下自然不是嗜杀擅杀之辈……估计也是遭遇此类恶贼太多了吧……”
  
      “那可未必,夺人门派,抢人妻女的事情,老子也干过不少。”我笑了起来,当年把齐暖暖、郑轻灵母女夺来,又或抢或兼并了不知多少门派,这种事真不少。
  
      “啊?!”欧阳寿吓得面色铁青,一副马要逃跑的表情,我一伸手抓住了他,冷冷说道:“事已至此,你还是老实点吧,至少现在你还没看到我这一面吧?”
  
      “阁下还请手下留情呀!”欧阳寿哭诉道。
  
      “咯咯……我家主公,人称夏老魔,可是在天南之南极为有名呢,你在这西边海域交界,自然不知。”紫卿云在一旁顿时是笑了起来,把欧阳寿看得一愣一愣的,我倒是懒得和他解释太多,毕竟人生漫长,哪有不做错事的时候?有些事我还真不得不做呢。
  
      “阁下莫不是老怪的弟子……”欧阳寿忽然想起了这可能,我冷嗤一声,而紫卿云在一旁笑了起来:“我家主公估计能当老怪师父。”
  
      欧阳寿一听,觉得是开玩笑,顿时松了口气:“道友可真是会开玩笑……怪在下这几日心惊胆战,实在是受不得一吓,还望海涵……对了,我们应该绕道而行才对,阁下可是没记起来有追兵?”
  
      “呵呵……”紫卿云也没说什么,而在欧阳寿刚惊觉提醒完,忽然两道气息一左一右朝着戾血莲飞过来,速度十分的快,我一感应,暗道应该是那两位追杀欧阳寿的人了。
  
      但我心还是松了口气,毕竟和他说的一样,是两个,看来之前的都是真话。
  
      那两道气息一夹击过来,却瞬间给速度极快的戾血莲一下子甩出了老远,只能是追在后面释放飞剑追来,可结果毫无疑问,这朵戾血莲快得连飞剑都追不!看得欧阳寿也生出了能救出妻女的希望。
  
      甩开了两位追兵后,我们继续的向东,大概一天的时间过去,还真的让欧阳寿联系到了他的一群老友,只不过在眼下这种情况下,竟没有一人打算帮忙拦截住他被掳走的妻女。
  
      沮丧无的欧阳寿瘫软在了莲台山哭起来,我冷冷一笑,说道:“墙倒众人推,这是世道,别说是过命交情,是亲兄弟怕也未必会相救呢。”
  
      欧阳寿看了我一眼,兀自继续哭起来,我也不打算去理会了,只埋头继续追向他所在的门派。
  
      大概又是小半天过去,或许是有人良心发现,还是怎么的,欧阳寿拿出了通讯仪看了一眼后,高兴的说道:“是我一个远亲!他领了一些弟子和朋友,在前方不远,听说已经帮我截住了那两位九劫真仙!这世,亲友还是能靠得住的!”
  
      紫卿云笑了笑,而我不予置评,问了方位后,立即赶过去了。
  
      结果刚看到前方有一群人的时候,却也落入了一个大阵之,海面升起了好几道光柱后,一面大顿时从海往朝着我们兜过来!
  
      戾血莲一下子撑大了,那张虽然兜住了戾血莲,却也未能对我们造成什么伤害,毕竟它的防御能力,至少也得是先天宝物级别的,寻常器具难以伤及它,是飞剑都很困难。
  
      似乎给金莲突然巨大化所震惊,飞过来的三个九劫真仙,以及若干八劫真仙都愣了下,但其为首的一个九劫却笑起来:“呵呵,我说这次欧阳寿能搬来几个救兵,没想到也两个九劫真仙,现在被捆缚在阵,我看怎么救人。”
  
      “菡绮!素儿!”欧阳寿却恍若不闻这挑衅,只看着在这些九劫真仙身后被捆缚在云舟内的两个女子,脸全是泪水。
  
      “爹!”一个标志的年轻女子叫了起来,而她身边还有个模样仿佛的女子,这时候也满脸浸泪。
  
      “素儿!!”欧阳寿大声叫唤起来,随后看向了其一位九劫真仙,怒道:“堂兄!你居然出卖我!如何忍心我妻儿落入外敌之手呀?”
  
      “哼,欧阳寿,你为人处事实在不公允,为兄听闻你居然应承了别人,却失约而去,此事我们欧阳家如何会有你这样的无信之人?今日便拿了你回去,再说其他!”这被称为堂哥的亲戚义一副正言辞的表情。
  
      我笑了笑,说道:“几位都冷静一下,这些事有什么好争执的?我们干脆一点解决了好嘛,毕竟我来这,可不是听你们拉家常的。”
  
      “呵呵,你是哪来的愣头青,什么都不知道帮着他?作贱找死么?”那堂哥阴戾的笑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