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一十章:柔声
我嘿嘿一笑,随后瞬间冲向了那层网,悲风裂神剑出手,嘭的一声就轻松打穿了大阵,随后一个缩地术就到了那堂哥的面前:“你觉得作贱找死的,会有什么下场,”
  
  “我……”看我从破阵到飞到他面前竟只是一转眼的功夫,那堂哥顿时是魂飞天外,但还没说完整句话,嘭的一声,悲风裂神剑下,一片浓烈的血雾就飘泊了起来,落入了大海中,染红了一小片的海域,
  
  剩下的两个九劫真仙全都愣住了,包括一起跟过来的八劫真仙,也惊得下巴都快撑地上了,
  
  船上,母女二人都诧异万分,从原来的绝望到如今脸上全是震惊之色,也不过一转眼的事情,欧阳寿则跪倒在莲台山傻傻的看着,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反应,
  
  我对这样的杀戮早就习以为常了,一瞬间又闪到了云舟上,三下五除二,就把云舟砍成了碎片,连带几个八劫的真仙,也全都在悲风裂神下,成为了一泼又一泼的血浆,在杀戮上,没有什么剑比这把悲风剑更残忍和嗜杀了,这就是单纯的杀戮魔剑,
  
  “就这本事,也敢学人做坏事,也敢学人玩绑架,”我冷笑的回过头,看向了最后剩下的两个正往别处逃窜的九劫真仙:“你们两个,站住,自己乖乖过来,否则,如果是让我追上,别说道体保不住,魂儿都不给你们留,”
  
  那一男一女的九劫真仙吓得面色大变,但还是快速的逃了起来,他们似乎还觉得能够逃出我的手掌心,我当然知道他们的想法,背后顿时两面巨大的鲲鹏翅展现而出,随后只听到唪的一声,我已经以不亚于缩地术的速度追到了那男性九劫真仙的身后,这家伙转身还想要给我来一剑,结果根本轮不到他出手,无限天剑下,前方一切连他出剑的空间都没有,一整片地方都给切成了碎片,
  
  横七竖八的剑气恍如清晰可见,实则是某一些剑气过分的犀利,把空间都给切开了,故而才造成了这现象,其实这片地方根本连立锥之地都没有,
  
  “纳灵法,”在劈死了那男仙后,我把他的虚体抓在了手中,而身上已经全是充盈的纳灵法力量了,那还在逃跑的女仙吓得如丧考妣,连忙刹住了身形,哭丧着脸飞了回来:“请……请上仙饶命,”
  
  “先说说,你是凌云剑府的仙家不是,不是我可懒得问了,”我冷冷一笑,对于这些作恶多端的仙家,我是不介意送她西去的,无论男女,
  
  “是,是,是,晚辈就是凌云剑府的仙家,”那女子连忙应着,但很快又想到自己是凌云剑府的仙家还是如何,脸上竟多了一抹的希望,
  
  我冷笑一声:“是就好了,我还真怕你不是呢,”
  
  “上仙……上仙是……”听我这么一说,那女子又再度惊吓过度起来,毕竟但凡听说自己的凌云剑府的,是个仙家不顶礼膜拜就算了,但至少也得有点尊敬呀,怎么反倒是我这样要打要杀的,
  
  “呵呵,是谁无所谓,从现在开始,我问你一句,你就答我一句,若是我发现说谎了,可就怪不得我了,”我阴险的上下打量起这女仙来,
  
  那女仙已经是害怕无比了,因为我说完后,直接用纳灵法干掉了她的同门师兄弟,这冷酷嗜杀的作风,已经由不得她反抗了,
  
  给我这一顿杀戮吓得连夫妻儿女团圆都忘了的欧阳寿,总算是在紫卿云的善意提醒下,从大阵破口出去,和妻女团聚了,而随后更是拉着妻女对我又跪又拜起来,
  
  我没有理会他们,而是面对那女仙问道:“三个问题,回答两个,就能保你性命,其一,有没有见过几个大和尚,抱着一个孩子往西而去的,其二,你家师父现下在何处,其三,你们凌云剑府在哪,”
  
  女仙只是稍微犹豫了下,就连忙说道:“第一个问题……晚辈也不知道呀,恐怕还要问过几位同门师兄弟才知晓,亦或者其他的同门师兄弟……”
  
  “嗯,你稍后立即联系下试试,若是无果,那就先说说第二和第三个了,记住,你只有这次机会,”我双目半眯起来,
  
  看我生出杀机,女仙差点没给吓出哭,但想了想,说道:“师父之事,晚辈如何能说,请上仙容晚辈先联系诸位师兄弟……”
  
  “好,念你还有那么点原则,给你一刻钟时间,”我倒也不着急,飘回了神台前,很干脆把阵法打成了筛子,让它自然而然的落入海中后,就站在了莲台上等待,
  
  那女仙连忙拿出通讯仪,紧急联络起来,至于是联络师兄弟围杀我,还是真打算问出第一个问题来,就不得而知了,
  
  好一会,那女仙哭丧着脸说道:“上仙,第一个问题还需要点时间等师兄弟们回信,我先回答第三个问题……”
  
  自己的性命攸关,至于门派,本来就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存在的,所以她不介意我跑去送死,这基本上和沧云门的人一个想法,
  
  “嗯,也行,”我把地图拿了出来,然后抛到了她面前,女仙连忙拿起了地图,然后伸出手准备在一个位置上随意点一下,我却冷笑起来,说道:“慢,我先提醒你,如果你想在这上面,标注你们凌云剑府位置,就先记住,连沧云门都不敢跟我作假,你若是敢耍心机,我必杀你,”
  
  那女仙听罢,原来就要落下的手指立即凝住了,随后哭着说道:“前辈,这地图我标不出来……我们凌云剑府在西云天上,乃是不断移动之地……我刚是打算标注我们与师父出来之地,却未知如今是否还在那儿……”
  
  “呵呵,倒是个小狐狸,还算是知道死活,”我阴险一笑,随后伸出手:“把你们寻找门派的令牌给我,我自己去找,”
  
  那女仙如获大赦,忙伸手进了衣袖,把类同沧云门一样的六角令牌取出,送到了我面前,我拿过来抹去了印记后,就收入了袖袋里,然后也不说话,等着她回答第一个问题,毕竟第二个问题,我也猜得出来,
  
  过得一会儿,估计是没有找到关于和尚的消息亦或者别的,那女仙额头上也微微冒出汗来,我也懒得和她废话,说道:“既然没有消息,咱们就说说第二个问题吧,”
  
  “我师父……我师父……”那女仙在那犹豫,似乎在焦急等着什么,而欧阳寿和妻女团聚之后,看那女仙还迟迟未答,他似乎想到什么,连忙说道:“前辈,我们宗门已经离此不远,恐她已经传讯老怪来援,我们应及早逃离此处,莫要给老怪抓住了呀,”
  
  那女仙听罢欧阳寿叫破她的意图,吓得一副万念俱灰的样子,连忙摆手说道:“没有,我没有呀,”
  
  我似笑非笑,坐在莲台上和前面不远空中飘着,不知道还是逃是留的女仙柔声说道:“姑娘,你觉得是你师父厉害点,还是我厉害点,”
  
  那女仙表情如魂飞魄散,而这时候,一阵清哮声由远到近,速度真是快得够离谱的,
  
  “师父,快救救徒儿,”那女仙一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朝着那道清哮声飞去,
  
  “是何人,何人敢杀我沈钰风的徒儿,,不知道我乃是凌云剑府长老,,”那声音长啸震敌完毕,一阵苍老的声音如同天外而来,
  
  而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剑芒瞬息而至,嗤的一声,已经扎穿了戾血金莲的护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