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一十一章:百余
剑芒能够前来索敌,能够使用剑芒,说明对方是剑修无疑,传说凌云剑府都是一群剑修,现在看来不假,
  
  不过穿透了戾血金莲的护罩后,紫卿云伸出手掌,一挥之下这枚剑芒顿时就给黑气缠绕,随后应声落地了,但随着那沈钰风越来越靠近这里,那剑芒获得的力量也越强,很快就打算挣脱黑气,冲天而起,
  
  我冷哼一声,纳灵法一收,本来就没有太大力量的剑芒就给我拿捏在手中,这东西就跟牙签类似大小,到了我手中恍若是小蛇一般,给我捏住后还想要旋转扎伤我的手,我强行侵入它的内部,虽然没能立即抹掉它的印记,不过抹去部分让它祭炼掉级却是不难,
  
  毕竟是应劫期控制的剑芒,虽然对方还在很遥远的地方,不过很快我就控制不住它了,就只能是把它放飞,
  
  “好大胆子,”似乎发现剑芒给我篡改了,这沈钰风十分的愤怒,连忙打算让剑芒回来,并且重新的引上自己所有的印记,
  
  但毕竟是给我抹去一部分的印记,在剑丸飞回去路过沈钰风那女弟子的时候,忽然在我掐指下,瞬间就掉头打穿了女仙的脑袋,
  
  那女弟子脑门给打出一个大洞后,顿时以虚体逃离,沈钰风怒吼一声,他也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气得是火冒三丈,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把剑芒收回,
  
  “呵呵,连一枚剑芒都控制不好,也敢出来为恶作怪,也不怕给人收了,”我冷笑说道,
  
  沈钰风很快出现在了我们面前,这老头身形瘦小,不过有一米三四左右高,长相猥琐无比,形状异于常人,不过应劫期的修为却是不假,
  
  趁着沈钰风重新刷洗剑芒,我也看向了欧阳寿那边,说道:“你们夫妻快快带孩子,免得一会伤到了你们,”
  
  欧阳寿立即握着妻女的手,连忙逃向了我这里,我让紫卿云接纳他们后,瞬间飞到了那女弟子道体殒落之地,纳灵法吸了一层能量后,瞬移就到了沈钰风的背后,悲风裂神打出,前方顿时陷入了猛烈的剑风之中,
  
  沈钰风连忙退后,并且百忙之中口吐剑芒,一瞬间直射我的脑门,
  
  不过缩地术从来就是对抗剑芒最好的移动法术,我立即又出现在了他身后,无限天剑接连打出,
  
  嗡,
  
  剑光连闪,这沈钰风的护身罡罩顿时明灭起来,这是接连承受剑气才导致的境况,可见他是在强行用元气来交换这攻击,
  
  我的纳灵法当然是不会闲着不用,不断的吸收能量下,他的护罩也因为来不及凝聚,给悲风的剑气画伤好几道,但应劫期的剑仙始终要比法仙强一些,剑芒急转掉头,一瞬间又朝我射来,
  
  我早有顺便,纳灵法充溢了好久的力量猛然轰出,顷刻前面就陷入了一片的能量轰炸区,
  
  沈钰风惨叫一声,浑身都笼罩在能量浩劫之中,而那剑芒当然也因此控制不住,直接给我的纳灵法轰飞了,
  
  本来能量护罩就给打没了,直接中了纳灵法,就算他是应劫期,但也不代表无敌,整个人当场给轰飞了很远,看得欧阳寿夫妇无不目瞪口呆,至于沈钰风的女弟子,本来虚体观战以为自己师父能够轻易把我杀死,却没想到还落了绝对的下风,想都没想就往外面逃去,
  
  我当然不可能让她就这么逃了,紫卿云也不肯放她离开,戾血莲以速度见长,须臾之后就追上了她,莲台一兜就把她都入了莲花里面,虚体的攻击性不强,进入了莲台里面后,顿时成了瓮中之鳖,想逃都逃不了,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子落入敌人手中,沈钰风却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强行的恢复了自己的道体后,却给追过来的我继续猛攻,天一御法下的我,和应劫期之间的实力几乎可以拉平,而在剑法上,我还更胜一筹,无限天剑加上悲风裂神,很快让沈钰风尝到了恐怖,
  
  无数血战带来的经验,让我在应劫期的剑芒下穿梭自如,沈钰风越打越惊心,心中已经生出了逃跑的想法,所以边打边退向欧阳寿宗门的方向,我稍微一想就知道为什么了,因为我的感应里面,很快又有两道气息朝着这里飞过来,
  
  毫无疑问,这两位九劫真仙的存在,肯定是和沈钰风有莫大的关系,
  
  果然,沈钰风一路急退,一路说道:“弟子们,快为为师护法,为师这就要施展绝招了,”
  
  两个弟子修为较低,刚才给沈钰风落下的,现在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听说自己的师父要用绝招,顿时兴奋无比,怕是觉得能够亲眼观摩,对自己就是莫大好处呢,所以其中的一个男弟子看我不过九劫,立即说道:“师父放心,有我们在,定为师父挡住千军万马,”
  
  “徒儿绝对不会让师父失望的,不过区区野仙,断不是我们师兄妹的对手,”女弟子也拔剑而出,飞也似的杀向了我,
  
  给这两个弟子冲过来接过交接棒后,沈钰风立马拖着受伤的道体朝后面疾飞,速度非常的快,但让两个弟子意外的是,他们这师父这次施展绝招,出去的也太远了些,竟一下子跑得快没有踪影了,
  
  “看来你们俩的师父,招数有点厉害呀,跑那么远去放,”我阴险一笑,那两个弟子吓得魂飞魄散,这回连挡都不打算挡了,赶紧的往两边飞逃,
  
  我冷笑一声,缩地术直接追着沈钰风而去,至于那两个弟子,自然有紫卿云解决掉,毕竟应劫期的速度还是很快,我如果现在不追,还真有可能让他逃跑了,毕竟施展一脉创元只为了干掉一个应劫期,那就太不划算了,那是留着关键时刻用的,
  
  “连弟子都能成为弃子,沈钰风,看来你们凌云剑府也不怎样嘛,”我阴冷的笑起来,
  
  沈钰风在前方飞行,却给我咬得死死的,听我说了这话,顿时是忍不住回过头骂道:“你小子懂什么,我们凌云剑府岂是什么小门小派,光是应劫期的存在,都有上百位,有不少前辈还都是量劫之前就应劫的,你不过是九劫真仙,难道还敢叫嚣挑战凌云剑府,”
  
  “哦,真有那么多,要不你带我去看看如何,”我心中一凛,确实天南量劫比其他的地方凶,不过当时不代表没人能活下来,还是有不少应劫期老怪没有给量劫打灭,并且凭借自己的智慧和优势,逐渐的避过了最艰难的元气匮乏期,最终恢复或者保留了量劫前的修为,因此古神界说是底子薄弱,但实际上终端食物链那儿,从来就不缺高端的仙家,
  
  “你,找死,”沈钰风一边恢复道体,一边逃跑,速度肯定快不了,我一边以逍遥行疾飞,一边掐诀缩地,一下子就把距离拉短了一截,吓得他更是不知所措,
  
  与此同时,他的两个弟子已经给紫卿云用戾血莲追得上天入地,相信很快就会败下阵来,自觉已经无力回天的沈钰风果断的拿出了通讯仪,似乎要联络谁人,
  
  “劝你莫要再追下去,我两个同道已经答应来参加我纳妾的婚宴,眼下应该已经在路上了,若是你敢追来,我们三个合围你,看你怎么自处,”沈钰风大声的说道,
  
  “哦……还有两个同道呀,那就多了两份宝物拿了,正巧,我现在要找你们剑府晦气,光是杀一个显得我太小气了,就拿你们三个一起开刀吧,”我冷冷一笑,已经缩地堵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