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一十二章:待兔

  
  唪!剑光一闪,沈钰风整个人急退,但身上还是挂满了伤口,不断向外渗血,我立即施展纳灵法,他的能量当下快速的流失起来,吓了一跳的他骂了一声‘邪功’后,急忙掉头要逃!
  
  但此刻我已经如附骨之蛆,根本容不得他逃走,接连的两三次的强行纳灵法吸收。他的元气急剧消耗,很快导致自己没办法取胜的他顿时告饶起来:“兄弟,是沈某有眼不识泰山,竟招惹到了你,好歹请兄弟看在凌云剑府的面子上,放过在下如何?我回去后,一定不会说出此事,更不会让剑府的师兄弟来寻仇的!”
  
  “呵呵,除了你死,别无他法,因为,你杀了太多的无辜。”我毫不留情释放了纳灵法,下一刻他的道体就化作乌有,只剩下虚体继续逃窜!
  
  收了他的剑芒和宝物后,纳灵法很快就抓住了正在奔逃的他。再次消耗了几次他的虚体,我把他关入了魂瓮之中,等待落脚后再审问一番。
  
  紫卿云那边已经利用戾血莲捕抓到了两个九劫真仙的虚体,此时此刻就剩下之前尾随我们而来,却给我们甩得远远的两个弟子了。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我们夫妻无以为报,要不前辈……你看小女……”欧阳寿在我落在莲台上后,立即拉着自己的道侣过来盈盈下拜。
  
  我看着他们夫妻,又看向了他们那长相标志的女儿,笑道:“怎么?难不成还打算让你们女儿以身相许与我?”
  
  听我这么上道,一下就猜出了他下一句话,欧阳寿双目发亮,连忙说道:“我们夫妻二人实力卑微,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而女儿跟着我们,现在是危险重重,毕竟给凌云剑府盯上,可能……可能往后日子怕不是颠沛流离也差不远了,我们也不想让女儿没有了靠山,而前辈如此实力,竟连应劫期都不看在眼里,我们夫妻看在眼中已经是佩服得五服投地,加上前辈龙凤之姿如若金仙下凡,我们夫妻想……前辈若是不嫌弃……”
  
  “呵呵,好了。欧阳道友,此事休要再提了,我家中已有妻儿,令爱模样俊俏,又怎么能给我做妾?还是另择良配为好,至于怕没人能够保全你们,倒也不用担心,于此南去万里的天南之南有个天一道,便是我创立的门派,你们如今已经失去了靠山,何不投入其中?我定然会努力保你们一家周全。”我知道他们夫妻的想法,但也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看这少女,不过是十五岁的样子,虽然样貌清秀可人,是万中无一之选,不过见多了媳妇姐姐和雪倾城,对大部分美女早就失去了兴趣。<>
  
  而把他们收入天一道,其实也是天一道现在缺人,这欧阳寿再不济也是九劫真仙呢,让他给我免费打长工不好么?
  
  听我如此干脆的拒绝,两夫妻倒是没什么,但他们身后的少女,却嗖嗖的掉起了眼泪,我心中叹了口气,这是毫无疑问的,给老怪逼娶已经让她受尽了折腾,现在刚得救,又给父母想许配给我,结果还给我拒绝了,这么大的落差感,谁都会觉得不舒服。
  
  不过我并没有理由去照顾她的心情,等欧阳寿又说了一些委婉的话语,想要让我改变主意的时候,我看着前方却打岔了话题:“我还要去干掉两个赶过来参加纳妾礼的应劫期修士。是否能够烦请欧阳道友带我前往你们门派?”
  
  “这……好,眼下也已经离着我们宗门不远了,就让我带前辈前往吧。”欧阳寿连忙说道,而他的妻子则在一旁传音给他,似乎在央求他什么。
  
  欧阳寿一边看着妻子,一边又看着女儿,最后望向了我不知所措起来,我猜也能够猜到,肯定是她妻子继续怂恿他让我收了他女儿呢。
  
  欧阳寿当然知道我不好说话,因为一路上过来,早就给我恐吓得不轻,他哪里敢央求第二次,听得自己妻子闹得烦了,他顿时就传了几句话过去,可能是把我夺人妻女。抢人宗门的事情说给了他妻子听还是怎的,我发现他妻子很快就闭了嘴,而其妻听到了,女儿自然也能得到消息,故而一下家最后都沉默了,看着我的时候,眼中敬怕有之。
  
  我也懒得说破,坐在莲台上,把三个沈钰风的弟子折磨得死去活来,这一幕在这夫妇和女儿面前。简直就是演示了一遍‘恶贯满盈’这四个字到底是怎么写的。
  
  “想来让你们现在投降,你们也会觉得自己的剑府会来救你们吧?那……干脆……”我犹豫了下,像是这类剑府出身的,本来就是自信心爆棚,肯定不会投奔天一道这种二流宗门。
  
  “我们投降!”其中一个弟子受不得折磨,立即想要投降了,我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信不过你。”
  
  我也懒得和这三个九劫废话,把装着沈钰风的魂瓮拿了出来,一股脑又把他们装了进去,这些虚体要灭掉很容易,不过毕竟都是凌云剑府的弟子,带过去没准危险的时候还能够投鼠忌器什么。
  
  全都关起来后,我驾驭戾血莲往欧阳寿的宗门飞去。大概过得没几分钟,就看到云海之中,一片孤岛就这么矗立在海上,我看了一眼岛上翠绿的环境,心中大为赞赏这片地方风景的秀丽。<>
  
  “确实是一处好宗门。只不过,血气有些重呀,看起来阴森森的。”我淡淡的说道,而欧阳寿顿时是哭诉了起来:“弟子们都给屠戮一空了……呜呜……”
  
  欧阳寿这一哭,他的妻子和女儿也嘤嘤哭起来,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就带着他们往岛屿门派那飞去。
  
  到了排楼那儿,门派的名字已经给人抹去了,看来这欧阳寿应该也很喜欢这块地方,估计是要用来做窝的。要不然也不会让自己的两个道友过来参加纳妾礼了。
  
  飞到了山上的宗门那儿,这里已经给弟子清理了一番,而且到处都张灯结彩起来,还有几道八劫的气息存在,我看向了欧阳寿,他立即双目带着仇视,说道:“这些都不是在下的弟子呀!”
  
  我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去报仇吧。”
  
  欧阳寿听罢,立刻飞了下去。
  
  一个九劫的真仙,再不济杀几个八劫的完全没什么难度,加上他还有自己的妻子帮忙,很快就把场地清理了一遍,当然,爆炸也把整个门派打得再次满目疮痍。
  
  我落下之后,扫了一眼周围,然后径自收了戾血莲:“这里想来以后也不好住人了,也得防着报复呀。”
  
  “前辈说的是……”欧阳寿苦道。
  
  “好了,你们也不要再久留此处了,或是天涯漂泊,或者是前往天一道。做个选择吧。”我淡淡的说道。
  
  欧阳寿当即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他妻子也长得颇为清丽,看着也不像是能到处漂泊逃亡的人,很快就建议自己的丈夫投靠天一道。
  
  欧阳寿犹豫了下,说道:“我也不是当宗门宗主的料,接手门派也是家父遗嘱,如今门派都没有了,就烦请前辈收留罢……”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叫夏一天,你们投奔天一道。报我姓名就是了。”
  
  欧阳寿正打算答应,但忽然间,几道应劫期的气息竟快速朝着这里而来,这也让我脸色为之一变!因为按照沈钰风的消息,应该不至于有几个应劫期之多,难道来人有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