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一十四章:无厘
“哼,看来阁下真是凌云剑府的弟子,”老和尚冷道,随后那金色的钵盂再次朝我一压,我却仍旧以缩地术和新来的两位应劫期男子拉近距离,
  
  那金色的钵盂也是厉害,一压一放之下,周围空气也给挤压得发出悲鸣,估计人给它压结实了,怕要成为肉饼了,
  
  “你是沈钰风的弟子,老夫怎么未曾见过你,你且说说,老夫姓甚名谁,”老者有些不信,但看到和尚拿着钵盂到处乱砸,脸色阴沉的说道:“西方教的秃驴,也敢来凌云剑府的地盘撒野,”
  
  老和尚没吱声,继续过来追我,而他师弟却愤怒的手持一把杵杖冲了过来:“呵呵,施主的嘴巴,请放干净点,”
  
  “秃驴,找死,”那老者大怒,拔剑立即过去就是一剑,嗡的一声,剑影如一道鸿沟,劈的天地为之色变,
  
  应劫期的剑仙可不简单,一招一式皆是蕴含天地之力,当然,这几个和尚可都不是什么打酱油的角色,很快那和尚杵杖也跟着迎了上去,只忽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两边已经是对轰在了一起,
  
  而那年轻的应劫期也忽然飞向了我,双目带着一抹阴戾:“小子,你还未说过我们俩是谁呢,这沈钰风收的弟子,也太没规矩了,”
  
  我早知道就先从这几个弟子那得知这两应劫期凶名好了,但一时之间倒也没想到会多出几个和尚来,现在反而让自己郁闷了,
  
  “弟子是沈师新收的弟子,正准备带回凌云剑府呢,怎知等师父回来之时,居然遇上了这些和尚,”我胡乱瞎掰起来,
  
  “呵呵,你师父去了哪儿,”那年轻应劫期冷笑,
  
  “他把这门派灭了以后,去追逐逃跑的人了,眼下估计正在回来的路上呢,”我说道,
  
  “信口雌黄的吧,”年轻应劫期森然说道,然后立即一剑朝着我先劈过来,我缩地术移动到了一边,而这时候,老和尚率先过来以金钵朝着那年轻人轰去,
  
  两位和尚大战两个应劫期,但偏生这金色莲台上的另外两个和尚并无半点下来的打算,而圆慈也是一副等待什么的样子,也不多看我一眼,这让我心中不免有所疑惑,
  
  不过为了救下自己的孩子,我也懒得管那么多,施展了天一御法后,立即就朝着金莲那飞去,结果轰的一剑打在了金莲上,居然只是震了一下金莲罢了,看来这东西的防御能力实在很强,
  
  但即便只是震动一下,圆慈和另外两个应劫期还是惊诧的看了过来,
  
  我暗道果然如此,圆慈这是知道我打不破金莲,所以才会一副淡定的抱着孩子呢,打不破金莲,那就救不出孩子来,反而是多此一举,
  
  “师兄说的不错,果然是为了孩子而来,”里面的和尚冷冷的说道,然后看向了圆慈:“慈心,你可认识这位,”
  
  圆慈看向了我,面色如常,淡淡的说道:“认识又如何,不认识又如何,一切皆为虚幻,”
  
  听到圆慈的话里面玄机颇多,那和尚连忙合十双手说道:“师侄果然是极具慧根,怪不得师兄如此的看重,”
  
  圆慈面无表情,显得高深莫测,我却暗骂神棍,也不打算帮忙,
  
  不过现在他的情况似乎想帮忙都没用,毕竟实力摆在那儿,而且他手中还抱着天一道的未来,这未来如今还跟玻璃樽似的易碎呢,
  
  “破,”我冷哼一声,再一次发动全力,一剑打在了金莲上面,一瞬间,这金莲的障壁顿时摇摇欲坠起来,然而晃动归晃动,却不见得有破去的征兆,这让里面的和尚顿时微笑起来:“以为我们的业障金莲如此容易打破么,师弟继续守住金莲,且由我去会会这小子,”
  
  那始终坐在圆慈身后的和尚也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而我顿时脸色难看起来,看来悲风裂神在单一方面突击的时候,始终不如圣道之极和浩劫这类神剑,如果我拿着的是其中之一,刚才这一击已经轰破了防御了,
  
  看到对方要出去阻拦我攻击金莲,圆慈这家伙眼珠子轱辘一转,随后淡淡的说道:“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本来要出来的和尚一听,顿时是愣了一下,细细咀嚼这话后,一脸的迷茫,说道:“师侄,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出去,谨守师兄说的,守住这里,”
  
  圆慈也没打算搭理他的表情,只是说道:“不可说、不可说,说即是错,我未曾让师叔去,也未曾挽留师叔……”
  
  那应劫期的和尚摸了摸头,顿时有些茫然起来,我心中暗笑,这圆慈拿地球那套来对付这些应劫期和尚,说的那句不都是经典的佛偈,都需要长时间的禅悟方才有所得,这些和尚给绕懵了也正常,其实这圆慈依旧在那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把对方的心态搅乱了而已,
  
  那和尚去留不定,让我得以发出了第三击,而这一次,我已经凝聚时空之力,瞬间轰向了这业障金莲,
  
  轰隆,
  
  我一击之下,整个金莲给撞得晃动起来,那和尚脸上多了一抹惊骇,但我这第三击却仍然没办法轰破业障金莲的防御,让我脸色不由一变,
  
  但这时候,忽然‘噗’的一声,坐在圆慈身后的和尚居然一口血喷在了圆慈的背后,随后仰天栽倒了,
  
  我心中顿时明白了这和尚其实就是控制这业障金莲的家伙,也是因为之前给媳妇姐姐打伤了,现在加上我的攻击,所以难免伤上加伤,
  
  “师弟,”刚才要闯出来的和尚连忙过去把人扶起,并且元力灌输进入了他体内,而这一下就让他脸色发青起来,旋即看向了我:“好刚猛的剑力,你不是九劫真仙,,”
  
  我现在有天一御法,光论力量和防御就不输应劫期老怪,即便是有业障金莲保护,那和尚也是受伤的状态,连续三击,当然非死即伤,
  
  我双目阴戾下来,随后第四剑已经准备发动,而这时候,圆慈抱着孩子站了起来,朝着我走过来,
  
  这一幕,顿时让金莲内的两个和尚吓了一跳,包括外面的老和尚都有些坐不住了,连忙问道:“慈心,你这是作何,”
  
  “将孩子还与他父亲,让他们父子团聚,”圆慈忽然的说道,
  
  “什么……”老和尚和应劫期剑仙正在大战,这时候听到也不由一惊,连忙道:“慈心,万万不可,此子掌控天下命运,我们甘心承受业障,刚从他母亲那将他带走,如今怎么能还给他父亲,”
  
  “师父,若不将孩子交还,我们也无法带走他,你难道没想过么,”圆慈淡淡的说道,
  
  老和尚一愣,连忙问道:“这是为何,“
  
  “因为超过了我们的能力,”圆慈说道,老和尚有些不解起来,我心中好笑,换了别的师父,估计早就对这弟子一顿暴打了,也就是老和尚那样的才会去思考为何了,
  
  不过这也不是多难解释的事,一路过来,我看圆慈这神棍没少给这群和尚洗脑和忽悠,估计是应验得多了,说破的事情多了,所以连老和尚都觉得圆慈靠谱了,
  
  因此连圆慈这家伙要把孩子亲自送回我手上这种无厘头的事情,老和尚都不得不考虑一下,
  
  “因果轮回,报应不爽,既然果报来得如此快,我们便趁早还了吧,既是无法,便无能为力,师父,让另一边的人去解决此事,暂时放下此事吧,”圆慈一副叹气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