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一十五章:再见
那老和尚听罢,看了一眼我,还是咬了咬牙,说道:“慈心,如果我们不把此事做好,恐怕会失去很多事物,”
  
  “师父,如果不归还孩子,恐怕我们连这里都走不出去,”圆慈还是很平静,这样的安静,恰好是老和尚最为相信他的地方,因为冷静就代表心中有数,
  
  “为何……”老和尚有些茫然起来,圆慈看了一眼我,我知道这算是让我发力了,看来他把老和尚控制得很好,就连身边的和尚都有些不敢靠近的样子,
  
  “因为弟子的心眼中看到,如果不这么做,会很危险,”圆慈又忽悠起来,而我也趁机又是一剑,就把整个金莲的护罩轰破,并且整个人持剑站在了莲台上,剑指着圆慈和他身边、身后的和尚,
  
  “把孩子还给我,”我咬牙说道,
  
  圆慈的忽悠让两个和尚不敢动作,毕竟都在等老和尚说点什么,而老和尚看到我把护罩都打破了,也在激烈的犹豫之中,
  
  圆慈倒像是没事人似的,把孩子抱了过来,一副要把孩子交给我的样子,
  
  而这时候,圆慈身边的和尚看着情况已经到了万分紧急的状况,立即手持一把杵杖绕道我们中间,想要就这么拦住我们,
  
  “师弟,住手,”老和尚连忙制止,让他和尚顿时是止住了脚步,但仍然大喊起来:“师兄,我们来就是为了孩子的,若是不带走孩子,定然会让对手所乘,到时候,我们这一边可就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那也得住手,听慈心的,不会有错,”老和尚咬咬牙,然后看向了我:“此人我亦看不穿他身上的业力,师弟难道能够看清,如今这也是我们的因果,带慈心回去,就是最大的功德,一切从长计议,”
  
  那本来想拦截的和尚听罢,看着我的时候目露诧异,心中估计也在打量得失,
  
  我微微皱眉看向了圆慈,他很快把孩子递了过来:“孩子没事,”
  
  我连忙抱过了孩子,嘴里也立即吐出了戾血莲,
  
  紫卿云很快从莲花中飘下,伸出手把孩子抱入了怀中,此时,至始至终孩子只是咯咯的笑,却也没有哭上半句,
  
  戾血金莲的出现,让那老和尚脸色都变了:“是戾血莲……”
  
  “呵呵,算你有点眼力,既然你愿意把孩子交还,也没有伤我天一道人命,我也不难为你,赶紧回你们的西方教去吧,我也懒得计较了,”我冷冷说道,
  
  “你……”老和尚一边和那剑仙对抗,一边还能有时间看向这里,实力之强确实出乎意料,不过孩子现在在我手中,我根本就不担心投鼠忌器,
  
  而紫卿云趁机站在了戾血莲上,瞬间就到了上空很远的地方,护罩全开后,孩子也就无后顾之忧了,
  
  刚才不用一脉创元,也是为了保护孩子,不想让余波伤及了他,但现在如果真要打起来,我可不介意杀几个应劫期给孩子压惊,
  
  “师兄,,就这么把这孩子交还,那我们此行,还有什么意义,师弟受伤,业障金莲受创,就是我们要的结果,”莲台山的和尚犹有不忿的看着我,
  
  “冷静,我们把慈心带回去,就是最大的功德,”老和尚连忙说道,
  
  说道这,大和尚不说话了,但我却看向了圆慈:“和我回去,”
  
  圆慈双手合十,然后和我说道:“不回了……”
  
  “为何,他们强迫你,”我连忙问道,虽然心中已经有些感觉不同寻常,但我还是觉得有些古怪,
  
  “并无,我只是要去还前世因果而已,”圆慈淡淡说道,
  
  “屁的前世,你是圆慈,我是夏一天,我们就是我们自己,哪有个什么前世,他们疯了,你也跟着他们疯,回天一道,让他们自己发疯去,”我伸出手,就想要把他拽走,
  
  结果那大和尚一看我要抓人,顿时禅杖就朝我敲过来,我长剑一挥,轰隆一声就震得身边的莲台塌了下去,强大的悲风裂神在范围攻击方面,一直就让我十分的放心,
  
  但那和尚不过是给击退罢了,纵然天一御法强横,但毕竟我的底子不过是九劫,在真正的应劫期面前,还未必能够讨得过多的便宜,所以大和尚又再次的冲了过来,
  
  “一脉创元,”我咬咬牙,这时候如果不展现出真正的实力,这群和尚还真以为我好欺负了,
  
  轰隆,
  
  气浪一瞬间爆发,我脸上,身上的青筋也跟着暴起,双目瞳孔也变得深红起来,磅礴的气息,甚至把圆慈也逼得连退好几步,
  
  那大和尚虽然感应到我的实力强大,但此时此刻他已经刹不住脚了,提着禅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朝我敲过来,
  
  悲风裂神剑在创元法带来的无尽威力下,顿时剧烈的抖动,而天象也在这时彩虹云集,劫雷乱跳,俨然,这又是量劫的征兆,
  
  “师弟,快逃,”老和尚眼力非凡,一瞬间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了,这是当一个人的力量冲到了一界极限的时候,带来的量劫,显然就算是应劫期的存在,都不如眼下我带来的力量危险,
  
  轰,
  
  大和尚顷刻间变成了虚体,而他的禅杖也给力量加持到了极限的悲风裂神直接砍成了无数段落,
  
  嗖,大和尚拖着虚体逃向了自己的师兄那里,我冷笑一声,瞬间缩地术到了老和尚那儿:“你也打算以虚体回西方教去,”
  
  “一天,请不要伤了他们,”圆慈大声的制止起来,
  
  我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随后如影随形一般到了本来和老和尚都得难分难解的剑仙那,
  
  这剑仙刚才看到我使用创元法后,顿时就逃向了另一边,但我还是一下子就追上了他,这让他感受到了危险,就继续朝着他的道友飞去,
  
  我根本没打算放他离开,嗡嗤一声,我路过的时候,他已经给悲风裂神斩成了血雨,虚体也只能往东边那逃窜起来,至于剩下的那个面相年轻,但身体老迈的应劫期,看到这一幕也开始疯狂逃起来,
  
  “阁下何故要杀我等,,”应劫期对道体一样很看重,一旦道体给人打灭,意味着很可能掉落实力,这对谁都是残酷的事实,
  
  “呵呵,看你们凌云剑府不顺眼,不知道算不算理由,”我冷声说完,瞬间悲风剑一扫,正在逃亡的应劫期从脚步开始给我搅成了血花,这残酷的一幕,不止是让这应劫期真仙痛入心扉,边逃边大叫起来,连背后几个和尚,都噤若寒蝉,
  
  我也并非是变态,而是对付这种应劫期,如果不给点难忘的教训,他们还会觉得自己不过一时失败而最终仍然改不掉作恶多端的毛病,现在虐杀他们,等同给他们心理和身体带来双重创伤,至少以后为恶的时候,还知道收敛点,
  
  嘭,
  
  最后,如同绞肉机一样的剑光下,那应劫期当场给打成了血雨,一泼一泼的往天上掉下来,而这时候,在我的力量瞬间压制下,天空的的劫雷也开始快速的收敛了,
  
  回过头,我发现几个和尚看着我时,已经面带骇然之色了,
  
  “施主,难道连我们也要杀么,”老和尚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栗起来,
  
  我却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向了圆慈:“圆慈,真不打算跟我回去,和他们去西方教,又有什么意义,”
  
  圆慈没有直接回答我,犹豫了下,才说道:“一天,你应该有自己的命运,我同样也有,命运交汇,总有让我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