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一十八章:说法

  “看来,提议让天一道交出戾血莲和六道剑的是你了?”我双目半眯看着那陆阁主,而这时候,围聚过来的凌云剑府阁主和应劫期老怪越来越多,但因为剑府的剑阁共有九个之多,互相之间或多或少不团结,而眼看我一个九劫的不知死活闯进来兴师问罪,除了心中轻敌之外,还大有看热闹的心思在里面。
  
  那陆阁主听我这威胁的语气,顿时阴阳怪气的笑起来,看着无数的同道围过来,他脸上当然也不光彩。因为我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个孩子般的存在,好比一个孩子突然问一个大人‘是你打算抢我糖葫芦么’这类的话,你让人家一个大人该怎么回答你?
  
  “戾血莲和六道剑乃是天南的先天宝物。难道不该上缴?”陆阁主身边的一个女仙有些好笑的问我。
  
  “戾血莲和六道剑,写着你们凌云剑府的名字了?”我冷冷的问道。
  
  那女仙顿时哑口无言,但很快就强词夺理的说道:“此二物为先天宝物,当然要有能者来管理,而我们凌云剑府作为天南秩序守护者,自当将其收取了!”
  
  “呵呵,那我不会交给沧云门?凭什么交给你们这些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竟派了一大堆一流门派围攻我天一道这所谓二级门派?不觉得大人欺负小孩了?这就是你们凌云剑府的气度?还拿我师父来威胁我交出两样宝物,是不是太过分了点?”我双目扫了一眼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应劫期老怪。
  
  “小子,你这是要和老夫讲道理?”陆阁主眉心拧了起来,随后一甩手说道:“老夫这就告诉你,在天南,凌云剑府就是道理,下面的门派哪一个不听从的?若是都如你天一道那样自个顾着自个,天南岂不乱套了?而现在事实也很明白的告诉你,现在天南混战的源头,正是你天一道的原因!若不是先天宝物和你们搞出来的中央神塔,岂会让整个天南再入混战?”
  
  “陆阁主,你这么说就好笑了,你们凌云剑府既然已是整个天南的秩序统治者,那大可宣布麾下门派不要来争夺戾血莲和六道剑,何须明里暗里玩阴招?逼我们把宝物呈上去给你们,若不是贪图宝物,又是为何?”我冷道。
  
  这陆阁主估计也没预料到直接会是天一道的我跑来这里和他理论。毕竟这类仙家早就习惯了高高在上,只要一个命令就能解决问题,无论这问题是好是坏,下面的人都会一层层的实施下去,东西到了他那儿,还能不让他手上沾半点血腥,但忽然把最低端的问题抛给他们,反倒让他们不知道怎么解释了,难道还是那一套强盗理论?
  
  “你!如果哪个仙家都和你们天一道一样,那天南早就…;…;”
  
  “乱套了?呵呵,宝物躺在地下的时候,天南都没乱套,出来后没人去动,它自己也会乱?若不是有人来抢,怎么乱起来?”我冷笑反驳。
  
  “呵呵,陆阁主,你也会语塞呀,现在事主可是找上门了,你总得给个完好的解释呀,是打是杀,也得有点行动才行。”另一个阁主穿着的女仙在背后怂恿起来,我看了她一眼,她同样眯着眼看着我,似乎在打量我接下来的举动。
  
  我冷哼一声,说道:“这里尽是妖魔鬼怪么?可有讲点道理的?这天一道是打算放过,还是不放过,这六道剑和戾血莲,是打算继续抢呢。还是让我们天一道继续把持?”
  
  “陆阁主,我看这小子如此有恃无恐的跑来我们剑府,怕是投靠了沧云门,故意来我们这里捣乱的吧?我们剑府素来和沧云门不对头,见面可不会如你这样客气,是怕了这小子,还是如何?”看热闹从来不嫌事大,这里围着的。至少也有四五十个应劫期,而最厉害那位,还站在最高阁楼的屋顶上看着这一幕。
  
  所以这里,难免就成为了电影的表演之地,到底剧情要怎么演下去精彩,是上位者最希望看到的。
  
  陆阁主毫无疑问首当其冲,不过他当然不会把自己置身于舆论的众矢之的,很快就看向了另一位至始至终都没吱声的中年人:“许阁主,这事情你也该有份吧?是我建议这般没错,但实施者里面,可也有你一份,无为剑宗应该是归你管束的吧?你师弟无为道人,我听说就在无为剑宗坐镇呢。”
  
  这祸水东引实在是精彩,连我都不由得看向了那中年人,那中年人背着手,剑随意的横在他背后,一直在那微微颤动的垫着,看得出他本人一直正在考量着什么,听到那陆阁主问他,他淡淡的说道:“陆师兄,我也不过是出一份力,这里面还有胡阁主和林阁主,你光找我又有何用?”
  
  “陆阁主师兄…;…;我们阁主外出去了,并不在这。沈师弟被他打得身死道消了、牧师弟和钱师弟都只有虚体回来…;…;”刚才追着我不放的应劫期女仙连忙趁机插了一句。
  
  这句话,让所有看热闹的应劫期从原来的安静,忽然变得窸窸窣窣起来,不少人开始互相传音。也有人已经暗中警惕了。
  
  陆阁主和许阁主都目露惊讶的再次打量起我,包括其他的阁主,这时候也开始给了我足够的重视,不过。那种重视,全都放在了戾血莲上面了,估计他们都觉得应该是戾血莲的功劳多点,因为一个九劫真仙。怎么可能连杀三个应劫期!?
  
  “人家妻子孩子都带过来了,总得给人家个说法,陆阁主,戾血莲可近在咫尺呢,你是抢呢,还是不抢呢?”刚才就阴阳怪气看热闹的阁主女仙笑呵呵的问起来。
  
  陆阁主脸色已经十足的阴沉了,因为看热闹的实在太多,他也想要把自己置身在道德的巅峰,至少不给其他阁的看热闹和笑话才是,因为以大欺小,总不是那么回事。
  
  我看他不说话,旋即看向了楼阁上穿着最华丽的白衣老头,说道:“你是凌云剑府的府主?”
  
  那老头没有吱声,只是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双目中似带着笑意,又似带着一抹寒霜。这样的存在,不得不说是自信过头了。
  
  我看场面在我问询老头的时候忽然安静成这样,就知道他不是府主,但最不济也是阁主之上,所以忽然就笑了起来,笑声很快就震得周围的楼阁瑟瑟发抖,一梭梭的烟尘也乱颤而下,场面无比的吊诡。
  
  而就在所有的仙家都错愕和目露冷凝的时候,我的笑声戛然而止,接下来,我扫了一眼所有的应劫期后,最终目光定格在了楼阁顶上的老头身上:“我这人对敌人的脾气不大好,有个不大好的毛病,就是别人不愿意给我个说法,我就喜欢给他个说法!”
  
  话音刚落,所有人的应劫期仙家顿时群情汹涌起来,大有撸袖子就跟我开干的想法,我冷笑一声,说道:“看来,你们凌云剑府,是打算我先给你们个说法了!”
  
  “呵呵,小子狂妄。”那老者嘴角微微一扬,双目虽然缓缓的眯起来,但里面的凶光似乎在这时候越来越旺盛,如同竭尽全力掩盖杀机的雄狮!
  
  “不知谁人狂妄?”我伸出手,悲风裂神很快在右手边上卷起了一道剑风,那剑风气浪冲云,搅动着这里精纯的元气!
  
  噌噌噌,一连串飞剑出鞘的声音暴露在空气当众,以一当千之战,在我一声清哮中拉开了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