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一十九章:无剑

  我从戾血莲中转瞬而出,悲风剑猛然间朝着那陆阁主冲去,无限天剑下,追靠近的仙家都给席卷了进去,这一波的攻击虽然没有对所有人带来致命伤害,但很多人猝不及防都给打破了护身罩,身上飙出血液来!
  
  “纳灵法!”我的纳灵法立即施展,身上虹光一下就充盈得到处都是!
  
  这时候,应劫期的仙家已经全都反应了过来,一些仙家或者布阵,一些擅长剑战的,立即围拢了过来,我根本没给他们一群人围攻近身的机会,刚才纳来的力量瞬间就轰了出去!
  
  而这时候,那陆阁主在躲过了我的攻击后。立即欺身而上,手中一把蓝色的仙剑猛然的朝我攻了过来,这一朵朵的青色飞花,不断的在他攻击下炸裂,毫无疑问也是个擅长快剑的高手!
  
  应劫期的仙家。显然都不好对付,特别是阁主级别的,通常都是好几个应劫期仙家的小队队长,也别看手底下的应劫期不多,但每一个都是厉害得很的角色!
  
  我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双目附近的脉络全都凸显而出,双目一下子就变得清明起来,包括身上每一寸的肌肤,脉络都在接连爆发,三脉络一同出力的创元法此时跟着发动了!
  
  “一脉创元!”
  
  创元法带来的威力,瞬间让天空由白转黑,而黑色的乌云那,虹色的雷光频频,这里本来就是遇劫的高峰之地,大家都是应劫了等着上九重天呢,所以下方驮着门派的神兽都会嗅着量劫薄弱点飞行。
  
  轰隆!
  
  一道劫雷很快就打在了我身上,毫无疑问,这一次我爆发的创元法力量同样超过量劫的水平,以至于引来了天劫!
  
  不过这一次面对的是凌云剑府的数十应劫期剑仙,我如果不保持这样的力量下去,又怎么能够达到凌驾其上的实力?
  
  嗡!
  
  剑光对着陆阁主一扫,很快前方旋转起了一阵狂暴的飓风,一下子就把陆阁主率先吞了进去,前方血溅七步,如同忽然炸起的血雾般,陆阁主在虚体也给连斩好几剑后,终于脱出了重重剑风,逃出了外面!
  
  秒杀了陆阁主后,整个场面竟一时间凝固了瞬间,毕竟一个阁主到底有多强。他们自己很清楚,但在我面前竟没办法挡住一回合,这就让所有人震惊了!
  
  而陆阁主之后,那位原来想要抄在我后面进攻的无为剑宗的前辈许阁主,这时候也不禁退缩了一步,但没有悬念,我已经把他当成了第二个要杀的应劫期仙家!
  
  “没有参与算计天一道的,趁现在,滚!”我冷喝一句,追着那许阁主而去,这句话其实并非是我大发慈悲,而是不得不这样,因为如果是四五个应劫期,那还好说,但关键这里数十个应劫期,还都是剑仙,如果满世界都是剑雨,我这创元法又不是铁板一块,根本不能全部都躲过去!
  
  似乎从我的话中听到了玄机,那位一直高高站在阁楼上,包括现在也冷眼凝视的老者又发话了!
  
  “谁敢逃离半步,便是我凌云剑府的孬种!”
  
  老者这话一出,刚才逃了一半的,现在顿时又围了过来,包括一些九劫的真仙,虽然有修为低的自觉,但也仗着人数颇多而围了过来,估计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思呢!
  
  我追着许阁主瞬息,已经让他全身中剑,不过这家伙也不是善茬,明知道自己比死去的陆阁主强不了多少,立即在逃亡中变得主动起来,不断的凑近人群,不断的转身进攻防守,我在无数的拦截上没办法干掉他。让他竟拖着半具道体逃了!
  
  不过那许阁主刚刚出了外围,想要喘一口气,忽然楼顶上的那为老者瞬息拦住了他,手剑一挥,嗡的一声,那许阁主就给他轻松的干掉了:“许阁主想要走,本代府主当然要送上一程,以免以后我和府主说的话,大家都不在意了,那可也糟糕。”
  
  “殷剑亭!你干什么!?”之前最先和我接触的。手持金剑的覃老太覃阁主双目圆瞪,对于自己人互相屠戮,她十分不能接受。
  
  那叫殷剑亭的老者阴冷一笑,说道:“我凌云剑府,可从无怕死的应劫期剑仙,何况对方不过九劫,你们用得着这么害怕么?”
  
  “可不是么?”我冷笑说完,又逮住了一个冲过来的应劫期,天剑无限之后又把人劈成了血雨,不过应劫期的虚体实在是速度极快,有的还修炼出了自保的能力,瞬息就逃得无影无踪了。
  
  “殷剑亭,你简直…;…;”覃老太也不再说什么,冷哼一声后就面对起了我、
  
  那殷剑亭站在旁边也没打算立即来帮忙围攻我,而是在一旁跟赶小鸡似的,让剑府的应劫期开始朝我猛攻,这无疑是个审视度势的计划,而换了别人也难以施展开来。
  
  “不惜兵解,也要把他逼开,戾血莲里的那孩子,才是关键。”那殷剑亭在看了一眼戾血莲后说道。
  
  我回过头,紫卿云抱着的孩子此时此刻正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我,双手随着我的动作挥舞,展现出了连殷剑亭都诧异的动作,这当然引来了对方的注意。
  
  紫卿云却悍然无惧,在戾血金莲中,其实就是最好的城墙,如果戾血莲都挡不住这里的攻击,就算跑到哪儿都没用!
  
  这样一来,一部分的人就追着我砍杀和被我砍杀。而剩下那部分应劫期,则围着戾血金莲猛攻!
  
  紫卿云指挥莲台上下飞窜,毕竟她知道我的创元法结束的时候,莲台还得起到保护我的作用,否则我石化后手无缚鸡之力。和等死没有任何区别!
  
  “代理府主殷剑亭…;…;”我瞬间闪到了殷剑亭的身后,也不顾前后左右朝我攻过来的应劫期真仙,全部的无限天剑朝着他招呼过去!
  
  轰隆隆!
  
  一连串剑光飞闪,前方顿时陷入了一片剑雨之中,不过那殷剑亭的剑术同样飞快。而且,他用的是手剑,也不知道他的手到底是什么做的,竟叮叮当当的拦住了我绝大多数的无限天剑!
  
  这相对而言,实在是太过妖异了。当然,也有一些人修炼到了人剑合一,手中无剑的地步,但那也是实力差距巨大的时候,如果是同一个档次的剑者,有剑的优势实在太过明显了!
  
  砰砰砰砰!
  
  在强大的一脉创元下,无限天剑的攻击太过密集,虽然挡住了绝大部分的剑气,但殷剑亭还是中剑了,不过他还是在笑,即便身上全是血光,但这种瘆人的笑容始终没有消失!
  
  “主公小心!”
  
  而就在这时候,紫卿云忽然的叫了起来,我连忙瞬间移开,但哧哧两声!我还是感觉背脊一凉,竟还是中了两剑,不过一脉创元的恐怖脉络恢复能力下,这些伤势很快给拟补了,三脉络共同启动,等同拥有的元力三倍于别人!
  
  但围攻的时候。实在是太难把握攻击的来向了,应劫期都不是蠢材,投机倒把的事情干起来比一般的真仙都过分,这殷剑亭早就知道我会施行斩首,所以只守不攻,但他的布局十分的清晰,一瞬间的防御,就能给其他应劫期带来机会。
  
  “继续,各位阁主,别忘了他只有一个,而你们可是一阁之主。”那殷剑亭一边恢复伤势,一边阴冷的笑起来,在他的提醒下,所有的阁主身后的应劫期又开始云集了!
  
  九劫的真仙都围攻戾血莲去了,而剩下的应劫期开始在各位阁主的召唤下,开始组成了若干队伍,形成对我的围剿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