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二十五章:赔单

      从认识到相交,叶云秋这样的朋友都让人值得尊敬,他的正义没有半点虚伪,发自于内心之中,原则性也让人无比尊敬,甚至知道和万剑来即将走入死循环,即将背负弑父罪名,就把掌门之位拱手于李破晓,这样的性子用楷模来形容都足够了。.
  
      而为了给自己的父亲赎罪,一人不远万万里而赴东方请罪。如此认真的情操也让人无法再去诟病他和他父亲的事情,可为何还是有人不能放过这样的好人?为了复仇而复仇,和叶云秋那样的大义对比起来,杀死他的人实在是令我难以忍受,用杂碎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我要去一趟天东!”我愤怒的说道。
  
      胡清雅立即拿出了个盒子,说道:“里面有新制作的鲲鹏令,我已经替你从姗姗姐那拿来了。”
  
      我接了过来,里面是六枚鲲鹏令,看来胡清雅是知道我肯定要走这一遭,所以已经替我请示来了这东西。想想鲲鹏羽毛虽然多,但鲲鹏令需要的是最精华的部分,提取并不容易,天一道除了我基本没谁有资格用这些东西,当然女子军团是有资格的,但大家都舍不得使用,现在为了我去复仇而拿出一共六枚来,足见她们是知道的我性格。
  
      虽然是我对叶云秋有救命之恩在先,但我却敬重他的为人,这一点就足够我为他讨回公道了。
  
      “天姐姐说,需得等九重天门等几大派商定索赔后,你才能走,要不然天一道还不安全,而且华宗主还要回来呢。”胡清雅说道。
  
      我点头应下,天一道现在虽然占据了两个顶级门派的地盘。不过临夜国内部不完整,灵鬼到处都是,眼下转换问题就需要时间来堆积,而天下派虽然正式归顺,可也需要时间来培养他们的归属感,这归属感的问题不好解决,那是一个门派的门脸,正常门派需要百年、千年日积月累形成,但天一道不行,想要尽快站稳脚跟,就必须要走暴发户的路线。
  
      所以媳妇姐姐要求我留下来的原因就很好解释了。
  
      我现在在凌云剑府这一闹,虽然威风凛凛,那也仅局限于最顶层那边,实际上很多低阶的弟子根本不知道这些,加上剑府也会尽量保密此事。故而知道的就更少了,而这次几大门派退兵,并且来找我签下血契、进行赔偿,这是宣布胜利一方的特权,也就是给自己长脸的机会,是凝聚归属感的关键时刻,我需要在场震慑住那些老怪,也好让底层的弟子产生出门派强大的感官,据而产生出凝聚力。
  
      所以为了这次的事情,天下派的几个掌峰都过来了,就是要看看天一道的威风,这几天战舰甚至也升空了,即将成为接待对方老怪的地方。
  
      第二日天微微亮,第一防御区就发来了消息,五大门派的老怪都到了外围了,正在请示要进入天一道的防御圈内层。
  
      孙陌尘和陆歌成为了这次接引官,带着五个应劫期老怪从皇城进入后山,再经由神塔而上顶部的战舰。
  
      整首战舰呈现圆形,中间经过周天阵的空中花园的填充,算是把整个后山搬到了空中,所以看起来如漂浮天空的后花园,我和媳妇姐姐站在了后山新建的巨大的亭台上等待,这几位应劫期老怪逐一落地。
  
      三男两女,二老三中年,就是这次五位老怪的配置。
  
      九重天门的老怪叫南宫九重,是个长相魁梧,性子颇烈的老者,而正是有这样性格,才会让九重天门的弟子们都具备一股极重的煞气,就连海乘风这样的漂亮女子,也摆脱不了性子中的狠戾,杀人越货也是干得出来的。
  
      而无为剑宗的老怪叫无为道人,是个介于中年和老年之间的男老道,身后背了两把剑,一把拂尘。极有仙风道骨的韵味。
  
      剩下的三个门派,分别是近月谷,,这些都是打酱油打到了天一道,却给一股脑捞了进来,眼下估计也觉得冤枉,不过帮凶就是帮凶,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没有疑问,这五位老怪见到媳妇姐姐的时候。都给她的美貌和气质惊到了,只不过碍于颜面当然不能说出来,但说话显然没敢太张狂,当然,听到媳妇姐姐介绍我的时候。这几位老怪还是诧异的把目光停在了我身上好几秒。
  
      我现在几乎是威震天南的存在,沧云门给我干掉三个应劫期,只有虚体逃了回去,而凌云剑府就惨了,应劫期死了不下十个,不过因为碍于面子,此事知道的人并不多,放出的官方消息,估计数量也不会多。
  
      “原来阁下就是夏大长老,我们几位老不休实在是有眼不识金玉。眼拙了。”无为道人拱手一笑。
  
      我也回了一礼,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过来也是谈赔偿的,总不能二话不说先怒扇耳光再说吧?
  
      不过对那南宫九重,我还是非常干脆的说道:“我师父呢?”
  
      “自然是带来了。”南宫九重冷淡的说道,这估计已经是他这性格的存在能够拿出的最好口气了。
  
      我阴冷一笑,说道:“带来了还不放了她,难道让我亲自求你放人?”
  
      “呵呵,夏道友是否操之过急了?眼下协议未签,事物未谈妥,我如何将人给你?”南宫九重不满的说道。
  
      我脸色一沉,正想要发难,而一边的无为道人立即站出来,拦住我们笑道:“哎,两位道友都冷静一下,大家都有大家的错,之前夏道友不也绑了九重天门的掌门嘛,故而九重天门才将华夏月道友请到九重天门做客不是?眼下我们都在凌云剑府的治下,大家就不要伤了和气才是……”
  
      “和气?我和他有什么和气可言?至于在凌云剑府治下的,是你们不是我!”我立即反驳道,随后看向了人群中的海乘风一眼,然后双目和南宫九重相对,说道:“别说海乘风如今也不是你们九重天门的人了,就算是,她也是毫发无伤。若是我发现我师父但凡有伤,可别怪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夏道友这说的哪里话?俘虏嘛,终究会受点苦的,也不是我们这些老一辈能够面面俱到的,至于下面的那些对俘虏不敬的。都给逐出门墙了,毕竟是为门派出力而遭殃,也算是门中重罪了,夏道友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无为道友连忙说道,至于近月谷,等三大门派的老怪,则在一旁不愿意多生事端,毕竟我怎么看都不像是好惹的,现在他们都等着随意签下血契后就此闪人呢。
  
      “咄咄逼人?若不是我杀上凌云剑府,咄咄逼人的是你们!”我咬牙切齿,最近所有事情加起来,时时让我想起便窝火,虽然还不至于迁怒旁人,但脾气肯定好不了。
  
      “夏道友息怒,此事自然是我们之错,否则我们几把老骨头也不至于万里迢迢亲自而来,喏,老夫也已经准备好了赔礼单,希望能够消弭夏道友怒火,包括南宫道友,此番也是带了诚意而来的。”无为道友说完,拿出了一枚玉牌双手奉上。
  
      我没接过来,而是一旁的赵茜亲自去取的,而那南宫九重也拿出了一枚玉牌,抛到了赵茜的手中。
  
      剩下三位连忙也拿出了自己的赔礼单,准备让赵茜等主要谈判人查阅,其实之前已经在外围谈过一次了,大致也定下了赔单的雏形,这一次则是老怪亲自过来算数。当然,也是因为他们害怕只有南宫九重一个过来,会轻松给我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