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二十六章: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人情世故在古神界依旧是惯例,但毕竟涉及的是我师父,谁都不敢保证我到时候会不会迁怒他们,赔礼单给得还是很爽快的,赵茜看了一眼五张玉牌,估计也觉得没什么问题,就转交给了媳妇姐姐,
  
  媳妇姐姐当然不会有意见,就把礼单收了起来,大致上我也知道会赔偿点什么,只不过心中仍旧有些不忿而已,因为古戎之死,就算让九重天门赔一个门派,我都觉得不够,
  
  但战争就是这么残酷,政治永远都是无情的,难道为了古戎,再填进去无数的尸体,总要有罢战的一方,而天一道眼下还不够五面作战,真的得了便宜还卖乖,以后墙倒众人推,我不在的时候,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停战协议很快就摆上了台面,上面大致是停战的细节,比如互相之间不再继续攻击,友好往来什么的,不过这些都是例行公事,保不齐什么时候就翻脸了,谁都不会把它当成血契来签,
  
  因为停战条款早都是内定了,现在不过是公开表演一下而已,大家也都心照不宣的签字,然后等媳妇姐姐签过之后,这份协议也就生效了,而最关键的部分,就是俘虏归还的血契,
  
  这血契上的条陈大意就是归还华夏月后,我不得再因此事展开报复,更不能因此歼灭五大门派,当然,有我存在的一天,他们也不会再派门中的弟子对天一道不利,我看完冷冷一笑,说道:“这血契看起来,倒是有意思了,说得像是我不歼灭你们,你们就不会死似的,”
  
  “夏道友言重了,除了夏道友外,我们还真没想到其他把我们五大门派灭门的存在……”无为道人连忙赔笑,
  
  “不因此事展开报复,如果是其他事情,这血契总不会生效吧,比如我单方面想杀这南宫九重,单方面想惹事,如何,”我阴阳怪气的把血契在南宫九重眼前晃了晃,这南宫九重顿时咬着牙,双目凝视起来,
  
  传说归传说,没有看到的事情,大家总不会害怕,我挑了沧云门三个应劫期,又去闹了一阵凌云剑府,那都是道听途说,真的谁知道呢,给一个九劫真仙欺负成这样,他南宫九重怎么能忍,因此眉头一挑,就说道:“血契就在那,若是不签,老夫岂会甘心送还俘虏,想太多了,”
  
  看我如此嚣张,其他四位应劫期也频频皱眉,这事情可大可小,还是确实是让他们觉得难办,所以无为道人犹豫了下,苦笑道:“夏道友,此事也不尽是南宫道友的事,对天一道出兵,是因为他弟子先给你掳走了,因此才会去攻打天一道的主神塔,换了别的门派,同样也会这么做,不是么,南宫道友是九重天门的创道者,也是很想守住门派的门脸,要不然以后怎么还能在我们这些伙计面前立足,”
  
  南宫九重冷哼一声,算是回应了这话,而他也看向了海乘风,嘴里很快传出了一道传音,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海乘风似乎浑身一震,随后两眼露出了惶然之色,
  
  我皱起了眉,冷笑道:“有意思了,海乘风眼下是天一道的弟子,不知道南宫道友是和她有私情,还是跟她有什么过节,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她聊私,这是不把我们天一道放在眼中,”
  
  南宫九重闷哼一声,没有吱声,
  
  我脸色逐渐阴冷,看向了海乘风,说道:“乘风,这老匹夫是不是威胁你了,如果是,便是与我作对,你说出来我立马就干掉他,一个老怪俘虏,换他们九重天门什么不行,”
  
  这话说出来,五个应劫期老怪全都浑身一震,面色都苍白到了极致,而南宫九重脾气很烈,强忍之下,手都抖了起来,我双目死死的盯着他,他同样也是如此,好半响的安静,让整个场面都如同爆发着一场大战,没有一个人敢吭声,包括海乘风也在喘着气,
  
  “夏、道、友,莫要欺我太甚,老夫虽然不敢保证打得赢你,不过若是老夫出手,可不敢保证会伤及你身边的人,拳头是不长眼的,”南宫九重把我的称呼咬的极重,心中估计给我这几句话给闹腾得冒烟了,
  
  “杀你,你一招都未必能接住,”我冷笑起来,一脉创元已经随时启动,只要他敢有稍微动作,我势必发起雷霆攻势,
  
  南宫九重憋屈到了极致,而其他的四个应劫期此时此刻也都心中七上八下,
  
  当然,里面有三位断然是不敢惹事,倒是无为道人始终愿意当个和事佬,毕竟他现在身份很特殊,他是站在战线前端的人,无论如何肯定是逃不掉干系了,所以只能是硬着头皮说和,否则一旦谈崩,大家都得完蛋,
  
  “哎,两位都住手,大家背后都是一个大门派,何必牵扯到这个地步,徒子徒孙,终究都要护着一些不是,”无为道人连忙说道,随后拉了拉南宫九重,又道:“南宫道友,你说你这是何至于呢,既然你这个弟子由你亲自逐出了师门,又出了门墙,就不再受你管束了,你这是做什么,也要挑事么,大家说好了的,不要节外生枝……”
  
  “哼,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南宫九重怒哼一声,
  
  我却冷笑起来:“你把她逼入了死地,这就是师父、父亲该做的事情,她作为一个俘虏,落入我天一道之手已是可悲、可怜,你再把她逐出门墙攻打天一道,难道是让她为了你的面子而死么,如今还与她有什么关系,凭什么与她私语,”
  
  南宫九重仿佛不愿意和我多说半句话,我现在恨不能鸡蛋里挑出骨头来,这年头少坐些准备,这些宵小总觉得有空子可钻,所以我看向了海乘风,说道:“乘风,把刚才他说的话,原原本本在大家面前说出来,”
  
  海乘风浑身颤栗,似乎有些不敢,毕竟谁又能在这时候把自己的师父推上风口浪尖,而这时候,女子军团里可不缺不嫌事大的人,好几个都站在了海乘风的身边劝慰起来,
  
  这种事情肯定是非常折磨,但眼下非常时期,海乘风也顾不得怎样了,说道:“师父,乘风尊敬你,也感恩您对乘风的培养,但若是你真要那么做,这辈子乘风都会恨死你的,”
  
  虽然没有原话说出来,但海乘风这话,已经足够说明自己受到了威胁,南宫九重听罢,咬牙怒道:“逆徒,你回不回九重天门,,若不回去,莫要怪老夫无情,”
  
  海乘风摇摇头,泪水不断流下,道:“回不去了,我不能再面对一个杀我亲朋友人的师父,”
  
  南宫九重双目布满血丝,怒道:“看来你是死了心要留在这里了,也好,那就别怪老夫回去后无情,”
  
  “南宫九重,你觉得你还能回去么,”我冷笑一声,随后手中的悲风裂神瞬间出现,而我的脸上,身上,几乎同一时间给无数的青筋布满,这创元法一旦施展,就说不出的狰狞和可怕,
  
  南宫九重看我欲要攻击,瞬间双手摆出了十字的形状防御,随后身体往后退开,并且怒道:“你就不怕我将你那师父……”
  
  唪,
  
  顷刻间他的脑袋已经炸出了一团的血花,我接下来把他身上的各处衣服,道体挑开,但凡有异种力量气息的道具或者能量体,一样都没有放过的抓取了过来,随后全都扫到了赵茜那儿,
  
  无为道人本来反应也是极快,但我的剑实在太快了,所以他只是身体微微一颤,就停止了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