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二十七章:淡忘

  第二千九百二十七章:淡忘
  
  眼睁睁的看着我把一个应劫期高手给秒杀了,所有的应劫期连动弹都不敢,特别是无为道人,此刻尴尬的面对我,有些不知道该解释刚才自己想要干什么。
  
  我纳灵法抓住了南宫九重的虚体,随后看向了赵茜:“怎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赵茜凝眉寻找这南宫九重这次带来的所有宝物,当然是为了找寻华夏月的虚体,亦或者一些蛛丝马迹,而就在所有的天一道弟子紧张杀了应劫期修士还找不到俘虏的时候,最是难堪的无为道人似乎想通了什么,缓缓的闭上眼深吸一口气,随后伸出手指向了南宫九重战利品里面一个深红色的葫芦,战战兢兢说道:“葫芦……藏在葫芦里了。”
  
  我冷哼一声,赵茜连忙解锁了葫芦,随后好几道惊慌的虚体快速的飘了出来,而其中一道最虚弱的也想要逃走,可结果飞得甚是缓慢,我一看之下,眼眶不由也红了,手中顿时出现了一团猛烈的烈火,烧得南宫九重的虚体惨叫连连!
  
  “师父!”我连忙叫了起来,而华夏月缓缓的看向了我,好半响才反应过来,那是她虚体受创太过严重了,而另外几道率先逃出的虚体,当然都给赵茜和关妙乐一一捕获,因为不知道这些虚体是什么样的原因给关在同一个葫芦中,所以肯定不能让他们逃离。
  
  “一天?”华夏月虚弱的看着我们大家,可见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估计要恢复道体,也是有后遗症了。
  
  我心中怒火窜了起来,看向了余下的几个具体,问起了华夏月:“师父,这些可是你的伙伴?”
  
  华夏月看向了那几具虚体,本能的颤栗和恐惧起来,毫无疑问,这些虚体都是放进葫芦里折磨她的,我牙齿忍不住咬得咯咯乱响,怒道:“我要让这些虚体,永生永世都受尽折磨!”
  
  赵茜点了点头,把这些虚体封入了盒子之中,他们的结果当然会是悲惨的,敢折磨华夏月,即便是帮凶,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你们看到我师父给他这么折磨,还如此云淡风轻的来和我谈条件?”我已经是怒火冲头,双目赤红了,看向了无为道人,杀机好不掩瑜暴露而出!
  
  无为道人连退几步,面露恐惧之色,所有应劫期都感受到了创元法带来的可怕元气压,就连远处修为低于八劫的天一道弟子,如今都要有九劫以上的帮忙撑住这股元气压,否则早就跪倒一片了!
  
  这还是我接连使用创元法得到的经验后,压制住了一部分的力量,否则无悬念的这股力量都能引来天地量劫!
  
  “不……不是……我们也不知道会是如此呀……只知道夏道友的师父给装进了葫芦里,要知道里面还有几具虚体时时折磨令师,断然不会如此淡然装懵懂的……”无为道人哆哆嗦嗦的解释起来,而其他另外三个应劫期也纷纷表示自己当时完全没敢去多言,毕竟这南宫九重向来性格孤僻,脾气暴躁。
  
  我也懒得废话,跟他们说道理,讲威胁都没有用,只有用更加残酷的现实,才能让他们彻底警醒,所以我以纳灵法轰出再收回的办法,把南宫九重的虚体折腾得气若游丝后,直接装进了魂瓮里,然后才说道:“南宫九重的下场,你们都看到了,若是再有谁敢动天一道的弟子门人,都会是这下场!明白了么?”
  
  无为道人连忙说是,毕竟这代表着整件事暂时结束,至少只要他们小心点,我也不会再迁怒他们。然而不给凌云剑府面子而杀了南宫九重的做法,还是把他们震惊到了,心中没准想自己以后不免还得夹着尾巴做人。
  
  说不合拍,立马动手杀人的性子,让这些应劫期老怪都感受到了我的恐怖,当然,天一道来观礼的所有人,也都看到了我的厉害,天下派分部的几个掌峰这一次回去估计就老实了,至少天一道有我的一天,没有人敢造次。
  
  “既然……既然夏道友的令师已经回到了天一道……那这血契……”无为道人果断还是硬着头皮问了起来。
  
  “呵呵,那还有什么必要签的?签什么?诸位是大算单方面让我遵守什么?”我冷笑回应道。
  
  无为道人一听我话里的味道不对,当下就摆手说道:“不不不……我的意思当然是不用签了,只要停战协议签了就行了,那……既然事情都这么解决了,我们是不是可以……”
  
  无为道人不敢久留,我却冷冷一笑,说道:“这样就想走了?无为道人,你该不会忘记当时你派了多少九劫真仙来追杀天一道弟子吧?”
  
  这话让无为道人浑身颤栗,想要继续解释点什么,我却冷哼说道:“九重天门在天南无端挑起战争,让生灵遭殃招罪,为罪魁祸首,还阴谋诓骗了无为剑宗,近月谷,紫阳剑宗,七云阁等不明真相的四大门派搅入浑水,我天一道对此表示极度的愤慨,便要派大军前去平乱,不知道你们几位给骗了后,是不是也如我一般愤怒?是不是也想要为我们天南和平而去除这祸端?”
  
  无为道人双目顿时转动了下,随后看向了另外三个同道,显然都知道我这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五大门派攻打天一道,总不能只是赔款就解决的,为了其他四家存活,不打算牺牲一个也不现实,所以作为代表,无为道人当即说道:“夏道友说的是,这九重天门委实太过分了!居然要搅乱天南秩序,心肠可谓歹毒,我等必然举门派之力共同剿灭之!”
  
  其他三人自然不敢反驳,估计也觉得眼下敢持异议只有死路一条,那还不如回去后把此时上传凌云剑府,等剑府来维持秩序呢,所以很快在无为道人表态后,余下的纷纷一起对九重天门进行了谴责。
  
  “那这次……乘风,就由你来当总指挥,带天一道精锐对九重天门进行惩戒吧,不过切忌不能因为仇恨而随意杀戮,九重天门里还是有些好人的,尽量不要放过任何坏人的同时,也得保证不轻易错杀了好人。”我看向了海乘风。
  
  海乘风愣了下,随后连忙答应,这是明令掠夺了,这九重天门虽然这次赔偿得最多,不过相对天一道的损失,显然还是不够的。
  
  就这样,五大应劫期老怪只回去了四个,这事情肯定也会引来剑府的颇多微词,只是我在赌剑府不敢对我怎样,毕竟杀光五个侵略门派的首脑当然是不行,可如果牺牲一个保住大部分,这买卖虽然亏本,咬咬牙还是能做的,因为我闯过剑府,杀过剑府这么多的应劫期,还大摇大摆的把人家镇派宝剑带走了,他们也怕我再去一趟。
  
  送走了四个应劫期老怪后,海乘风着手点起了精锐,准备去救自己在九重天门的亲朋好友,而女子军团也有好几个她的好朋友会一起前往,比如云冰心等,至于攻打九重天门的兵力,当然让无为道人他们来出,这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惩戒了。
  
  华夏月给折磨得不轻,虚体虚弱之极,不过幸好对方知道她的身份,知道留着她的命而不下死手,所以一切还能从头开始,只不过心理创伤肯定是难以抹平了,因为日日夜夜都给其他的虚体攻击,打得是遍体鳞伤,谁受得了?
  
  所以我安慰了她好几次,她也没能缓过神来,也只能暂时放弃,决定让时间渐渐让她淡忘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