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二十八章:流派

  第二千九百二十七章:流派
  
  那把无情仙剑研究有了重大突破,所以天之东一行我也不打算带走了,留在天一道也可以发挥余热,或者凌云剑府的府主来,也不能算天一道不还他宝剑,免得给他拿到借口对天一道不利。
  
  当然,天东之行我还有鲲鹏令,这一来一去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古海会议所在遥远于我去天东,他们总不能比我回来还快吧?所以也是我想趁着这空档去给叶云秋讨个公道的原因。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恢复了石化状态,做好了一切准备的我,坐上了戾血金莲就往天东飞去。
  
  因为临夜国去往天东,是会经过中央神塔的,所以为了应对那边的南仙阁成员,我当然也要保持绝对的巅峰状态,以免又是一言不合动手,即便媳妇姐姐和韩珊珊明言告诉我肯定是开不了路,但我也想要尝试一下。
  
  进入了中央神塔的区域,果然三道气息朝着我飞快过来,而且还都是应劫期的老怪,我双目冷凝,但还是没有停下的往前方飞行。
  
  “主公,都是应劫期,这南仙阁一出场就如此大的排场,果然不一般。”紫卿云说道。
  
  “要不然怎么敢叫南仙阁?”我笑了笑,而很快三个应劫期就快要拦截住戾血莲,不过戾血莲早就冲击到九劫这个档次,速度快得离谱,须臾间就穿过了三个应劫期,一瞬间又离着神塔更近了一步。
  
  不过一言不发就进入中央神塔,让南仙阁驻扎这里的应劫期全都激活了,如同捅了马蜂窝似的,一下子就飞出来十几个之多,按照凌云剑府的规模,至少也得是两个剑阁的人马。
  
  我没有半点惧怕,直接站在莲台山,双目由上而下看着这十几个应劫期的老怪。
  
  而为首的两个应劫期老怪站了出来,他俩身上都穿着很普通的便服,看着和凌云剑府、沧云门那些规范化管理的很是不同,而他们俩身后的应劫期成员也同样是便服,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戾血莲,看来你就是把天南搅成一锅粥的天一道大长老夏一天了,不知道来这神塔,与欲何为呀?”为首的老太上下打量着我,双目中带着一抹警惕。
  
  南仙阁作为天南的真正主人,当然不会不了解最近发生的事情,我的事迹哪一件都会引来大家的关注,看到戾血莲而想到是我一点都不奇怪,毕竟戾血莲的名气在我成名之前就足够轰动天南了!
  
  “回自己家看看,还需要禀报你南仙阁?”我呛了一句,占领中央神塔,对我而言,都是敌人!
  
  “哈哈……好一个闯入凌云剑府还能毫发无伤出来的小子,听说凌云剑府的无情仙剑都给你夺了!看来不只是行事嚣张跋扈,连性子也是如此!”为首另一个中年男子也同样打量着我,但他说出的话,却十分的自信,显然不大将我放在眼中!
  
  我没有理会他,带着戾血莲绕过了他们,绕着神塔的天空扫了一趟,发现这里虽然几度易主,但至少没有被破坏太过,毕竟大家都觉得以后肯定还会到自己的手中,所以没有毁掉神塔。
  
  我发现没什么问题后,就准备前往神塔底部,然而这一下,那中年人很快拦住了我,笑呵呵的说道:“小子,莫要着急着走嘛,老夫听说你不过九劫真仙,却会一种邪法叫做创元法,能够越过劫数而引来量劫,而剑法又十分的独到,听说同阶之内也罕有敌手,曾经打遍圣道门无敌,真是出乎意料,能不能和老夫详细的说说?”
  
  “前辈打算让我怎么说?前辈又打算怎么听?”我一边说,一边闯入神塔的底层。
  
  这南仙阁的十几个仙家立即追了上来,仿佛都成为了我的尾巴似的。
  
  “你就说说这创元法的原理,至于怎么听嘛……难道这东西还有个听法不成?”那中年首领好奇心很重的说道。
  
  “呵呵,当然有,就是分横着听和竖着听,前辈想要哪一种?”我阴森森的一笑。
  
  “骆师弟,莫要招惹上这杀神,他的意思说的很明白,是在问你想死么?”跟在后面的老太连忙体形那中年的首领之一。
  
  中年人愣了一下,顿时大笑起来:“有趣!太有趣了,徐师姐,这小子真有如此的厉害?”
  
  “嘿,你还别不信,凌云剑府那里全是剑仙,即便那家伙带精锐去了古海,不过实力如何还用得着说么?我们这些人加起来,怕都不是那他的对手,如果他不过是来看看这神塔而不是对我们不利,我们又何必去招惹他?”老太直言不讳,居然不要丝毫面子。
  
  我忍不住回过头看向了老太,那老太也在看着我,我当然懒得和她废话,继续往神塔下面飞行。
  
  而老太婆都这么说了,南仙阁的应劫期真仙当然没人敢这时候招惹我,毕竟他们才十几个应劫期,还不会自信到把自己上升到凌驾凌云剑府以上的存在。
  
  “可我还是想要和他说说话,徐师姐,他总不能真杀了我吧?”那骆姓应劫修士满脸堆笑,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徐老太却不以为然,警告道:“骆师弟千万别去,我可不想你死在这里,也护不住你,还是等你家师姐来了再说吧。”
  
  “哈哈,我看这样吧,徐师姐你先带大家回神塔,师弟我自己去看看,若是招惹了事端,我一人承担便是了。”那骆师弟仍旧大笑起来,不顾那徐老太再次阻拦,竟跟在后后面进入了神塔的底部。
  
  “那好,我可护不住你周全,若是你亲师姐回来了责怪我,我可全都推你身上了,这里这么多的师弟师妹看着呢。”那位徐老太把责任撇干净后,根本就没打算跟下去,就带着人飞走了。
  
  应劫期的老怪一个个都是精明之辈,即便脾气再暴躁,也是胆大心细之徒,明知道危险还不跑路,那早就死了,像是南宫九重虽然低头来签协议,但尚且还把华夏月装进葫芦里打算威胁我,要不是错估了创元法能瞬间杀了他这事,恐怕我还得给他钳制住,威胁签下不能杀他的血契!
  
  “我叫骆奔流,夏兄弟,我是好人,你不用这么躲着我的。”那骆姓应劫修士笑道。
  
  “裸奔……流?”我忽然想笑起来,因为他的名字在这诡异的对峙里,显得格外的可笑、
  
  “骆奔流……”骆奔流又着重咬词的说道,其实他的名字并不难听,甚至可以说很是霸气,但偏偏我在地球村接受着这类谐音教育无数,把他的名字难免往岔道上读了。
  
  “既然是裸奔流派,那还穿着衣服干什么?”我笑着说道,随后才认真的打量起他来,这家伙虽然人到中年,但长相却是看着让人觉得年轻,依稀还有那么点类似李庆和的气质,当然,李庆和是见了厉害的坏人,跑得比兔子都快,但这家伙简直是相反,哪里危险往哪儿凑,这类人按理说应该早就给人砍死无数遍了,但居然冲入了应劫期这地步,简直是一朵奇葩。
  
  “哈哈,你可真是风趣,所以我说你不是坏人!怎样兄弟,你这次来这神塔,是不是要开大门了?我听说这里原来可是你们天一道的地盘呢,你也是从五大世界上来的吧?”骆奔流笑道。
  
  我看着他好一会,问道:“你师姐很厉害吧?漂亮么?”
  
  那骆奔流给我这么一问,顿时惊喜道:“你也认识我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