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三十章:内塔
    第二千九百三十章:内塔
  
      “师姐!靠近他,靠近他他就打不过你了!”骆奔流在一旁指指点点起来,结果那女子根本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似的,一直在我附近游击,而我面无表情,始终逼得她没办法前进,甚至还不断再次寻觅机会,这顿时让骆奔流一副抓耳挠腮,急火上头的表情。
  
      “住口!退一边去!”久攻不下,女子很果断的让骆奔流闭了嘴,骆奔流愣了好一会,只能是退到一旁,还一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表情。
  
      剑芒给戾血莲牵制后,女子确实以应劫期的实力控剑不断攻来,而且剑法连绵施展的同时,同样也带着极为精纯强劲的恐怖元力,我当然知道她的实力,所以无限天剑一直是以爆发的状态应对,密密麻麻的剑光恍若看起来寥寥几剑,实不知在那些最空白的地方,已经是密布剑雨,只要稍微靠近,立马就会成为一片血云!
  
      所以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别看那女子只敢从剑光闪过的位置冲过来,实则是明知道没有剑光的地方更危险,因此才会跟我打游击,我进则她退,我退则她再进攻,这一来一去,竟是诡异的平手状态!
  
      至于骆奔流那边看过来,其实也就是看到我随手出了几剑,他的师姐就怕死的到处乱躲了,故而他怎么会不觉得窝心?没准已经抱着自己要进场的心思了,不过看得出他还是对自己师姐言听计从的,至少到了这时候还没觉得女子会输掉。
  
      悲风裂神在无限天剑的加持下是相当恐怖的,堪称九大真仙剑胚的剑气密集度之首,所以想要不受伤而进入攻击范围,基本上不可能!
  
      甚至连李相濡这样的剑法高手,怕面对这么密集的剑气也束手无策,只能是硬抗伤害过来!
  
      而女子没办法过来,其实也是正常得很,因为她无论穿着打扮,都比较素雅,这样的女子又怎么会不顾形象跟个猛汉子一样闯过来,最后衣服给切成一条条的碎步,让见不得光的部位跑出来?
  
      就算是死战,这样的局面相信没有哪个女子愿意这般吧?况且她师弟骆奔流还在这里呢!
  
      偏偏骆奔流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不断的想要怂恿自己师姐上前,这简直就是让人难堪不是?
  
      所以我才不愿意和女子斗剑,划破了衣服不好看,划破了脸她还要找我拼命,很不讨好,而看这么战下去大家也是消耗法力罢了,即便能赢了,也不会让我得到什么利益,因而在看完她的剑法后,我转眼跳到了很远的地方,女子似乎以为我要念剑诀,立即也跟着掐指起来!
  
      我忙伸出手制止,说道:“姑娘且慢,不知是我哪里得罪了你,你非要和我拼命不可?是我打残了你师弟呢?还是杀了你们南仙阁哪位?亦或者我之前干掉的应劫期里面,有你家的亲戚朋友,或者你男人在里面?”
  
      给我这么一说,女子看我没有念动剑诀的迹象,也顿时收了手,然后看向了骆奔流,说道:“奔流!你还不过来!”
  
      骆奔流连忙跟个乖孩子似的,飘了过去:“师姐,你咋忽然就对人家动起手了?我这跟夏兄弟正玩得兴起呢!”
  
      “你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女子咬牙瞪了骆奔流一眼,双目中已经有了一丝火气。
  
      “夏夏一天呀!怎么,难道不是?”骆奔流连忙回答。
  
      啪!女子毫不犹豫的一巴掌砸到了他脑袋上,然后怒道:“你既然知道他是夏老魔!为何还要靠近他!我不是说过了么,遇到其他应劫期的,就算是认识的,也不可交心,更别说不认识,而且他是夏老魔呢!杀了沧云门和凌云剑府那么多的应劫期,就差没有杀我们南仙阁的道友而已!要不是徐道友通知我,怕是我没来,你早就死了!另外,你别再整日里再这么没心没肺,要不然早晚会死在谁手上!”
  
      “他?怎么可能?他都打不过我!肯定是那些应劫期的都自己老死了吧?或者太久没修炼,修为给荒废了什么的!”骆奔流狡辩起来,一副疑惑重重的看着我,大有不信的表情。
  
      “你闭嘴!”女子斥责,骆奔流连忙捂住了嘴,这中年男人实在是太过可爱,看着平时一本正经,实则心理年纪却是不大,做事也带着一些生涩荒唐。
  
      我懒得辩驳,既然人家把我当成恐怖分子,我何须跟她废话,怕我的人终究怕我,爱我的人,无论我做什么,他们也都是包容的。
  
      “姑娘,既然谨记了沧云门和凌云剑府的事情,那咱们往日无仇近日无冤,就此别过了。”我笑了笑,然后继续进入中央神塔的底部。
  
      结果那骆奔流作死的朝我飞来,一路还说道:“夏兄弟,且慢!你还没问我师姐叫什么呢!”
  
      “哦,好像也是,不过看来你师姐对我满怀戒心,我就不问了,还是那句话,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我笑了笑,然后继续深潜入神塔底部。
  
      那骆奔流没能继续追下来就给自己的师姐扭了耳朵上神塔去了,所以我也算是清静了下来,一个人飞到了地底的阵法区域,这里的应劫期似乎都得到了通报,全都走得一干二净,现在天南都觉得我是杀神,毕竟一个传一个,也会以讹传讹,没准现在我都成了什么妖魔鬼怪了,所以大家也会敬而远之。
  
      大阵已经是破解开启的状态了,南仙阁也是有阵法大师的,不过想要进入底部,肯定是需要一定能量的,所以我很快召唤了戾血莲出来,对着这大阵连打数次激光,瞬间启动了大阵。
  
      下一刻,整个大阵中很快成为了一片的漩涡,周围的东西也都尽数卷了起来,我没有犹豫就跳了进去,而对面毫无疑问,则是我当年从下面上来的飓风区!
  
      茫茫然的一片空白,除了狂烈的飓风和不断吸食元气的气息外,全无其他存在,就好像是让我深处宇宙空间一样,只不过宇宙是黑漆漆的,这里却是惨白色的世界!
  
      周围,原来的空间站已经撤走了,现在只有我打开的一片漩涡而已,我连忙闭上眼睛,感应着周边的一切,希望能够看到因为打不开通道而滞留此处的雪倾城和孩子,因为我希望如此!
  
      然而,现实始终残酷无情,在我再三放出识海阅读这片区域的时候,根本不可能感应到什么,因为萧瑟的空间里,只剩下我罢了。
  
      看向了神庭所在的方向,那里仍然一望无际,如果以我和戾血莲的速度,来去恐怕也要两三个月才行,但两三个月之后呢?进不去五大世界,又有什么用处?
  
      雪倾城带着孩子失踪不见,让我这些日子以来都备受煎熬,但现在面对自己唯一所望的失去,我还是没忍住落下泪来。
  
      我站在这片空间里,总是希望只是我的探测范围太而实际上雪倾城已经在附近流连了,因此打开的漩涡收缩之前,又绕着周围飞了好几圈,直到空间即将关闭,方才失望的返回中央神塔的世界。
  
      “我以为你逃出来了,只是困在飓风区罢了我以为”颓然的坐在了大阵的中央,我如若失去一切般,再度泪眼茫然。
  
      她和孩子真的没有逃出来
  
      而就在这时候,我头上的上层空旷之地,突然发出了沙土落下的声音。
  
      “谁?”我皱眉抬起了头,看向了声音发出的方向,内塔的一处平台上,一位女子站在了那儿。(http://)《劫天运》仅代表作者浮梦流年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