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三十一章:黏人
    第二千九百三十一章:黏人
  
      “你到底在找谁?”女子似乎也没料到沙土会暴露自己的存在,所以很快把敛去的气息又放了出来,但其实就算继续敛气,我也已经发现了她,即是骆奔流的师姐。
  
      至于骆奔流,此刻并不在这里,估计给骂了一顿后,应该留在了神塔上了。
  
      “鬼鬼祟祟的偷窥就算了,还有脸问别人私事?”我冷冷一笑,这时候双目中也只剩下看尸体的目光!
  
      “呵呵,恼羞成怒了吗?如今这神塔是我南仙阁所看守,让其不为其他门派所觊觎,连我们都没有下去查看,你却轻易就去了,我本该竭尽全力拿下你才对,如今看你这般回来,我姑且只当没看见算了,难道你还想因此而杀我?”女子那如同星辰一样的目光也逐渐冷了下来。
  
      我冷哼一声,说道:“这里本就是我天一道的地盘,不仅是你们南仙阁,包括其他门派对我而言,都不过是外来的霸占者,不是现在还没有遭到报复,而是时间还未到而已!”
  
      “阁下的威胁,还真是句句扎耳,是天生就如此凶戾么?”女子针锋相对起来。
  
      “对付敌人,用不着存留感情,剑锋入体的时候,也能快上三分。”我阴沉沉说道。
  
      女子淡淡的一笑,随后背起了手,说道:“很好,不知道阁下是打算再跟我斗一斗,还是如何?”
  
      我看着她的眼睛,却没有看到哪怕一分杀气,可见她虽然这么说,却并没有要战斗的想法,而我当然也不是什么战斗狂,只是对她监视我而心中愤怒罢了,实际上和她斗,对我没有半点好处,而她能和我现在九劫打平手,可见实力是有两把刷子的,要知道应劫期很少会对其他同道真心服气,但那徐老太和骆奔流就无条件信任她,可见她不是一般的剑仙,我还有要事在身,犯不着在她身上浪费力量。
  
      况且这南仙阁的意图不明确,一来也不像是霸占神塔的样子,毕竟任由我开阵和下到底部,二来听他们的意思,只是看守而不是占有开发,而且他们也没有打开大阵,那我没必要遇上谁都先仇恨一遍,姑且先看清楚他们南仙阁意图再说吧,免得又给天一道招来无尽麻烦。
  
      想通这点,我也不打算再和这女剑仙纠缠,脚尖一点,就直直飞上塔顶。
  
      女子看着我从身边掠过,双目中只带着一抹复杂,似乎有种欲言又止的想法,估计我没有说要找谁,估计对她也是如鲠在喉吧?
  
      我和她并无关系,所以也没必要对她解释什么,故而绕出了神塔的底部后,我往很快东边飞去。
  
      结果才飞了一阵,似乎感应到我离开的样子,那骆奔流又飞出来追上了我,我对这中年人已经是深感郁闷了,这作死的行径,估计能够得上少梓了。
  
      “你师姐都说了不要靠近我,你还来找死?就不怕我一剑把你干掉了?”我冷冷说道。
  
      那骆奔流一边追上来,一边说道:“喂,你说大话从来不怕风大把舌头给吹折了?你都打不过我,还怎么干掉我?还打算一剑?你就算一百剑都干不掉我,嘿嘿!”
  
      “你这么说,好像还挺有道理。”我心中好笑,暗骂你师姐都跟我打出郁闷来了,现在还没晃过神呢,一个应劫期攻不下九劫真仙,说出去要笑掉大牙的。
  
      “那是自然,我骆奔流,一向鲜少撒谎,阁中的师兄弟姐妹们,也很喜欢与我说话,这点我是不会胡说的。”骆奔流哈哈大笑,然后看向了我,说道:“对了,那个夏兄弟,你下去到底是要干什么呢?刚才我师姐也下去了,怎么,你没发现吧?我就知道你没发现她!她敛气的本领可好了,小时候我们捉迷藏,从来都是我输的!哈哈哈……”
  
      “怪不得你师姐抬手就是对你一巴掌了。”我忍不住笑骂起来,这家伙还真是不设防。
  
      “哎,不说了,我师姐实在是太不给我面子了,不过她小时候就那样,好强,我又打不过她,经常挨她揍,揍了我又想揍回去,结果又给揍得满地找牙,后来我们师父说,让我让着她点,结果你才怎么着?”骆奔流一边说,一边笑起来。
  
      我笑道:“肯定不揍你了对吧?你师父是个妙人。”
  
      “屁呀,我给揍得更凶了,足足追着我打了三天三夜,我师姐还问我哪里学来的小心机,敢用在她身上?”骆奔流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这……倒是心地不坏。”我苦笑道,对这骆奔流顿时也没那么介意阵营了。
  
      结果骆奔流听罢,气道:“还不坏?后来我给打得凶了,只能是全盘托出是师父教的,结果她回去连师父都揍了,她可厉害了,师父都打不过她。”
  
      “你师父一定是让着她吧?”我笑道。
  
      “应该不是,我师父听说年轻的时候也凶得很,但现在身子骨不行了,根本打不过师姐!带着我逃了好几些日子才敢回去。”骆奔流无奈说道。
  
      “哈哈……好吧,你师姐倒是很厉害。”我笑道,但这么凶悍的履历,我却无法和那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女子联系起来,那一瞬间的四目相对,我看到的是对我的同情。
  
      这样的女子,内心往往温柔。
  
      “可不是么,她天南第一剑的名号,不是说笑的。”骆奔流笑道。
  
      “天南第一剑?”我轻凝眉心,真没想到她居然有这样的称号,不过这名头估计是曾经的,因为现在的天南第一剑,应该是李古仙师父,论剑法,她如果自称第二,怕再没人敢称第一了。
  
      “是呀,天南第一剑骆樱神,你居然不知道?怎么混那么惨?怪不得连我都打不过了,哎,我师姐也不知道哪点看上你,跟你打居然让你那么多招,我说嘛,跟你打就得干脆!不能给你之前攒下的那些虚名唬到了,要不然真的没法打!你说是不是?可惜,师姐只听自己的,谁的都不听,小时候这样,现在也是这般!”骆奔流一副懊恼的样子,然后上下打量我:“要不我教你剑法如何?”
  
      “教我剑法?好呀,不过现在我还没空,要不等我办完事回来再说吧?如何?”我心中好笑,有时候碰上这对人真诚而不设防的人,也是一种好玩的事情,也不知道他师父是谁,居然能教出这么两个截然不同的弟子,真是让人思之神往。
  
      “呃?你打算去干什么?要不我跟你去吧,我呆在神塔也怪是无聊,你若是去玩,可不能丢下我吧?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都没听过么?”骆奔流忙准备过来扯我衣袖一起走。
  
      我闪开了他,说道:“听过,不过你去不了,我这趟是要用鲲鹏令的,一去千万里,带不上你。”
  
      “那可糟糕,那你在那边呆着久么?我速度很快的,你鲲鹏令一下到,我多飞两天没准也追上你了,如何?”骆奔流又道。
  
      我头上瞬间冒出了黑线,我现在是发现这家伙的毛病了,就是够黏人,特别是遇上感兴趣的事物就没完没了了,我心中急转念头,随后忽然看向了他背后,说道:“看,你师姐好像追来了……”
  
      那骆奔流一愣想要回头,结果我瞬间带上了鲲鹏翅,随后嗖一下就蹿到了他前方很高的天空,接下来,一面鲲鹏令从袖袋中落入手掌,在骆奔流快要追上来的时候瞬间启动!
  
      我眼前一片的彩光四溢,已经是在时空的快速切换之中了!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