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三十四章:久等
    第二千九百三十四章:久等
  
      “看来我来得还算是时候,还有那么多的仙家活着,在救人之前,我想先问个问题,看看你们这些仙家谁能够答上……当然,妖族也算……”我扫了一眼周围,大致上当然要看看实力的分布。
  
      这里应劫期有两位,那妖族的应劫期应该是刚刚应劫成功没多久,不过看起来实力最是厉害,毕竟敢于在九劫的时候就来霸占神塔,估计寻常的同劫数仙家和妖仙都不是它的对手才是,而眼下还把人仙的应劫期打成这样,更是体现了它的强大。
  
      而人仙的那位应劫期是个中年女仙,穿着打扮和个道姑没什么区别,用的是一把拂尘宝物,背后的剑并未出鞘,而看着面相,心机应该不是很重,至于她的几个弟子,同样全是道姑。
  
      玉仙门的掌门,则是个中年的男子,剩下的九劫掌峰和长老,或老或少,不一而足。
  
      至于妖族那些,那应劫期的妖仙长相阴戾而霸道,看着就不同寻常,估计在一方也是凶残的存在,要不然身边也没有那么多的拥护者。
  
      “哈哈……口气倒是打得很!不过是个九劫的人仙!这里还有个给我们大哥打残的应劫人仙,轮的到你嚣张?”一个女妖大笑起来,随后瞬间伸出了利爪,几乎是贴着地面朝着我飞过来!
  
      那应劫期的受伤女仙一看我仿佛没有防备似的朝着大家走来,眼见女妖马上就要把我撕个粉碎,自然立即提醒道:“道友小心!那不是一般九劫妖孽!之前吴道友就因为……”
  
      唪!
  
      那女妖瞬间如同浪漫的血色飘雨,随着神塔上的飞随风飞舞起来,而那虚体仍然给斩成了无数次,最后在我的纳灵法下,方才安定了下来,但却已经成为了我纳灵来的能量!
  
      场面顿时一片的寂静,只有一滴滴的血液落到神塔上的声音,我双目中带着一丝酣畅淋漓,笑道:“那么问题来了,你们知不知道神剑门在什么地方?他们的掌门现在叫什么,可认识他们门中一位叫阴千徒的应劫期修士?”
  
      那应劫期的妖仙双目圆瞪,牙齿渐渐咬得咯咯乱响,但我一瞬间就干掉女妖的剑法,却让它不得不警惕起来,即便是愤怒,还是说道:“这里没有这个人仙!烦请阁下离开,我不想再让我的手下受伤了!”
  
      “呵呵,你不过是一孽畜罢了,不认识呀?倒也正常,那就站在那先别动。”我说罢,笑着看向了给围住的一群人仙,说道:“既是剑盟,这神剑门你们认不认识?那可是个很大的门派,你们应该听说过吧?”
  
      那玉仙门的掌门愣了一下,脸色有些发苦的看向了应劫期的道姑,随后嘴里窸窸窣窣的说了几句。
  
      女道姑沉吟了下,然后说道:“阁下杀伐凛冽,出手不凡,是来寻仇的?”
  
      “前辈倒是好眼力,看来是知道这神剑门了。”我冷冷一笑,然后看向了那妖仙,说道:“那你可有什么情报没有?没有就离开吧,我和师太前辈还有问题要问,看你还算克制的份上,我也懒得动手,你,可以走了。”
  
      那应劫期妖仙脸色一怔,牙齿咬的几乎让我以为碎在嘴里了,我顿时阴沉下脸来:“不想走?难道还要我送你们一程?”
  
      几个站在那的九劫妖仙已经有些坐不住了,其中一个大妖连忙说道:“大哥……我看着这人仙有点邪门,我们还是别招惹的好,这神塔我们占了这么多天,大哥也巩固了修为,现在撤退得了,不要逞一时之勇……”
  
      “是呀,老大……”另一个大妖连忙说道,结果应劫期的妖仙双目一眯,瞬间一拍旁边那说话的妖仙一掌,顿时把它的脑门拍成了浆糊,然后阴沉沉的说道:“谁再敢轻言祸乱军心,我就不客气了!”
  
      “原来,你是打算让我送你们一程,那应该早说呀,拖拖拉拉的,让我瞪了你们老半天,多累?”我张开嘴,吐出了戾血金莲,随后整个人已经如箭般飞窜而出,接下来纳灵法的力量就给我全都轰了出去!
  
      那群妖族虽然早有准备,但面对这范围如此巨大的攻击仍然有不少猝不及防,或者本能往后退的占据了大部分,包括那应劫期的妖仙同样也是往后退的一员,这纳灵法从来就是专门攻击这类躲避方式者,所以毫无疑问的把大部分妖族都笼罩了进去!
  
      轰隆!
  
      一声巨响后,许多的九劫妖仙全都拖着半残的身躯了,而接下来,我在前进中也开始将悲风裂神笼罩住了周围,而靠近我的一群受伤妖仙,须臾就给斩成了血花!
  
      那应劫期的大妖仙脸色铁青,顿时以稍瘦的身体提着那把板斧朝着我冲过来,毫无疑问,那开山破水的攻击方式,全是攻击的路子,但我的纳灵法早就再度吸收全满,又继续直接轰了过去!
  
      亏得那应劫期大妖仙强大的防御能力,竟是硬抗了我的纳灵法后仍然朝我轰击下来!
  
      我冷笑一声,天一御法加持完毕,悲风裂神也硬着他的巨斧轰去!
  
      一阵金铁交鸣,巨斧的斧刃当场就给磕开了个口子,给这猛烈的一击反弹,那妖仙同样也给震得往空中飞了起来!
  
      正面接了纳灵法,我已经很是佩服妖族的强横了,但用那巨斧来和真仙剑胚硬撼,不得不说是太过自信的表现,这悲风裂神再不济,也是真仙剑胚,怎么可能会输给一把灵宝?
  
      巨斧给轰毁后,那大妖仙方才知道我不是一般的九劫真仙,顿时想要趁机飞逃,但我的缩地术根本没打算让他逃离,拦截住他之后,无限天剑很快就爆发而出,一层层的剑气此起彼伏,如同海浪呼啸,霎那就把天空笼罩了及其怒,那大妖惨叫之后,身体就给打成了筛子,随后虚体强行脱离,想要就此离去!
  
      但这样阴险毒辣的应劫期妖仙,我是肯定不会放过的,至少不能让它再跑回去有修炼回来的机会,所以纳灵法扯住了它之后,再度把它轰了出去,在能量的燃烧中,它的虚体惨烈的咆哮着,但我仍然没打算就此停手,接下来有用无限天剑再度覆盖,折腾得它欲生欲死,也把周围的玉仙门仙修和剑盟的师太看得目瞪口呆!
  
      如果是九劫的虚体也就罢了,但眼下这位大妖仙可是应劫的虚体!那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够拦截的,但现在给我玩弄于鼓掌之中,这种境况恐怕他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而且使用纳灵法后的魔气上涌,让我脸上遍布了一层淡淡的黑气,仿佛如同地狱的恶魔,本来能够一击打杀了那大妖仙,却还选择了无尽的折磨!
  
      那应劫期的师太深吸了一口气,但始终不敢说上哪怕一句话,直到我把那应劫期的妖仙残魂装进了魂瓮中,让它和那群之前就关起来的应劫期一起。
  
      “倒是让前辈久等了,这妖怪也是非常凶狠,竟不知哪里得来一把灵宝斧头,要不然解决起来……嘿嘿。”我冷冷一笑结束了对话,随后扫了一眼剩下的妖族:“还不打算滚?等着我全杀了不成?”
  
      残余的妖族顿时都如获大赦的逃得一干二净!
  
      那师太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拱手说道:“阁下神力,竟连应劫期的妖仙都是说杀就杀,贫尼佩服之至……”
  
      看着她虽然是夸奖,实则已经戒备无比,我笑了笑,说道:“师太前辈,要不我们说一说正题吧,这神剑门你应该是知道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