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三十五章:呈上
    那女道姑沉默看着我一会,才说道:“不错,我们南部仙盟,门派众多,包括神剑门,亦是仙盟中的一员,不过他们是在偏东一路,我们剑盟却是在南部区域,所以彼此虽然没有太多联系,但却互相都是知晓的。紫幽阁ziyouge并非什么敌对门派。”
  
      “原来如此,前辈放心就是了,我不问及太过关要的地方,反正就算不问你们,这神剑门也不是什么小道观,想要什么消息,总能让我找出来,我只是来问路的。”我凝眉说道,对方说是南部仙盟,那就是一大群的仙门联合,那把对方暴露出去,以后难免要遭来祸端。
  
      “那就最好不过了,我们亦有不得已的苦衷,即便阁下救了我们,但终究有些事还是不便去说。还请阁下多多包涵了。”女道松了口气,而那玉仙门的掌门原来紧张的表情也恢复了平静。
  
      “其他人先收拢自家门派,剩下的把自己的同袍师兄弟们从妖修手中救出来吧,以免妖族离去,反而还死伤一些。”我双目一扫女道和玉仙门掌门身后的诸位弟子门人。直接帮忙下了命令。
  
      那些弟子长老、掌峰都疑惑了下,随后连忙看向了女道,女道无奈摆摆手,大致算是承认了这命令,所以最后也只剩下他们二人留了下来。
  
      “贫道李和依。这位是玉仙门掌门段龙,阁下从南边而来,又是寻找神剑门的,定是为了前段时间神剑门那件传得沸沸扬扬之事吧?”女道看弟子们都离开后,立即开门见山起来。
  
      我看着女道,也拱手说道:“天一道夏一天,见过李前辈,段道友,我正是为了此事而来。”
  
      “原来是夏道友,此番贫道前往天南南仙阁,便有幸得仰威名,阁下在天南已是名气甚大,一把悲风神剑,一朵戾血金莲让天南仙家无不是闻风丧胆,贫道正准备把此事反馈仙盟。如今却未曾想竟首遇就是阁下。”李和依显得有些不平静,双目自然的没少往我手上和身边的戾血莲上看。
  
      我双目崭露寒芒,嘴角冒起一丝冷笑,说道:“哦?恰巧我与天南仙门都不太合拍,也不知道李前辈从南仙阁那里听到的在下,是什么样的人?”
  
      “是个最好不要惹的人。”李和依打量我的同时,同样重新审视着我。
  
      “既然如此,我们就说说神剑门的事情吧,在我把事情闹大之前。”我冷冷笑道,对于天东的修士,我可没有太多好感,连叶云秋都能给这些天东正道杀死,这一丘之貉不是光说着玩的。
  
      “阁下要知道,贫道就把自己所知的,都说一遍吧,也算是报答阁下救命之恩,互不拖欠。”李和依说完,然后从手中拿出了一面地图,伸出手捏得粉碎成灰,随后吹了口气,那些玉灰顿时布满周围,随后形成了一副类似于地图的云雾区域,而这个区域我基本上已经在脑海里和主要地图关联,定位成了天东南部的地图。
  
      做完这一切,李和依指了指玉仙门的大概位置,说道:“这里是玉仙门,而玉仙门东去的这个位置是我们剑盟,而剑盟之北,又隔了一个门派,才是神剑门,算是我们仙盟北部一些区域的门派了,而南部仙门覆盖的地方,则是这么一大片,阁下可先有个直观的了解。”
  
      我看着她绘制玉仙门和剑盟的距离并不是很遥远,甚至连五分一的鲲鹏令都不到。就知道她说的多半是真的了,而且一个仙盟能占据多大的位置?而按照天东的规格,估计像是南仙阁和凌云剑府这些仙盟,总得有五六个以上,所以李和依所在的仙盟管理区域几个大派勾勒出这么一片大的区域。也算不小了。
  
      “原来如此,多谢道友指路,不过在下还有个不情之请,就是可否将道友所知道的关于神剑门之事,以及我那兄弟叶云秋怎么惨死之事,告之一二?”我看了一眼李和依,以及她身边的段龙。
  
      那段龙此刻以李和依为首,当然一句话不敢说,只有李和依犹豫了下,然后说道:“此事我虽然知道一些大概,但因为已经前往天南办事,故而知之不详,相信我身边的段道友,会更加的清楚一些。”
  
      段龙看着我本能是抽了口冷气,毕竟连应劫期和我说话都不敢全身心放开。他一个九劫的在我面前,和只菜鸟没什么区别,所以他酝酿了下才说道:“神剑门和我们玉仙门不同,它是根深蒂固于天东的大门派,和其他大门阀一样,由一个家族盘踞于门中,也是许多年一成不变的现象了,但这样的门派,不出事便是一锅好菜,互相搭配后色香味俱全,但一出事情,那便像是在菜中丢了一坨粪便,让它彻底无法下咽,而当年,神剑门式微之际又逢阴雨。因为一位叫沈剑来的仙家,盗走了指剑佛后,也让神剑门这锅菜从内里加速坏掉。”
  
      “嗯,不止是盗走了指剑佛吧?”我淡淡的说道,叶云秋曾经和我说过这些事。
  
      “是的。那沈剑来还杀了不少门中的厉害仙家,甚至抛妻弃子,逃入了天南,当然,此事在神剑门也算是秘辛。直到好多年前才有风声传到了其他的门派里,当然,同样也因为这件事,神剑门在损失惨重后,几乎还给排斥出了仙盟,直到后来,从掌峰坐上新任掌门的阴千徒,竟不知道吃了什么神药,道运非凡的闯入了应劫期,而再度把神剑门拉向了一流大派的位置,只不过,即便他再如何厉害,又给神剑门带来多大的好处,毕竟也不是门派中根正苗红的存在,在门派中。当年真正执掌神剑门的叶家,其实一直也是他阴千徒一直以来的心病!”段龙渐渐的把一段往事娓娓道来,而听到这内门相争的事情,我也算是知晓了他们杀死叶云秋的理由。
  
      “叶家,既是叶云秋生母叶氏所在的家族吧?”我试探性的说道。
  
      “正是如此,我听说本来那位叫做叶云秋的天南九劫真仙,带着沈剑来前来神剑门,就是为叶家赎罪的,而叶家也因此将这位优秀得让人惊艳的叶家后代子嗣捧在手心中,如若宝玉,但正是因为这样,却引来了阴千徒的怒火,因为阴千徒当年还作为掌峰时,和儿子追杀沈剑来,却让自己儿子泥足深陷,给沈剑来杀掉了,故而他一直以来深恨,现在他从掌峰到掌门又晋级应劫,还兼并了许多分出去的小势力而发迹成了神剑门太上掌门,自然就籍当年自己儿子之死为理由,于一日宴请中纠集了其他的掌峰发难,顺势将那叶云秋杀害!也算是灭了叶家的香火了。”段龙说完,吸了口气,随后看着我的目光,生怕我会突然因此爆发。
  
      我面无表情,知道他重点讲述剧情,却不重描绘结果,最后只是说叶云秋给杀了,那是害怕引爆我怒火之故,我也懒得去为难他,毕竟冤有头债有主,总得找阴千徒算账,所以接着我说道:“阴千徒可还在那神剑门中么?”
  
      其实之前我得到的消息,这阴千徒因为晋级应劫期一段时间,现在早就是太上掌门了,而杀了叶云秋后,去了南部仙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番剧变。
  
      “那阴千徒留下了指剑佛给现任神剑门的掌门,自己给南部仙盟呈上了神剑圣道,从而得以去往南部仙盟了了。”段龙说道。(http://)《劫天运》仅代表作者浮梦流年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