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三十六章:寻仇

  
  “呵呵,杀了我兄弟,夺走了指剑佛和圣道之极,却还借花献佛给天东的南部仙盟,倒是做得一手好生意!”我冷冷一笑。..
  
  “这……在下就不知道了,南部仙盟离着我这九劫真仙还遥远得很呢……”段龙苦笑,然后看向了李和依。
  
  李和依想了想,说道:“神剑圣道,乃是厉害之极的灵宝,呈上南部仙盟。仙盟就有责任保护他的安全,这叶云秋竟引来夏道友,可见其道运业力都不凡,显然阴千徒要断叶家再兴的香火,自然也有卸掉业力的打算,所以不敢将神剑圣道占据,而是送了出去,连指剑佛都不敢拿来傍身,真是自作孽而不敢活的行径,可悲,可恨。”
  
  我冷哼一声,说道:“神剑圣道,非正义之士不可持有,这样奸险恶毒之辈,也敢觊觎此剑!总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方知什么东西该拿,什么东西不该拿!”
  
  段龙听罢,浑身一震,而李和依拂尘架在手臂上,做了一礼。说道:“夏道友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切勿多生杀戮,圣道神剑正义,忘阁下也能够行正义之事……”
  
  “此仇不报,正义便不能伸张。你又和我谈什么正义?”我冷道,随后扫了一眼周围,发现方才逃出去的陆小花已经飘了过来,看到我后叫起来:“恩公!”
  
  我淡淡一笑:“所幸你没事,那就好。”
  
  “嗯,我听恩公的话,来去正好一个时辰!”陆小花笑道,飘落下来后,立即对李和依跟段龙行礼,段龙看了她一眼,说道:“陆师侄,你可算是没事,你师父担忧你,已经去别处寻你了,道谢的事情。由师伯我来吧,你先去寻你师父再说。”
  
  “是!掌门师伯!”陆小花连忙应是,然后看了我一眼,就准备离开,我笑了笑,说道:“你与我有缘,有很听话回来,我便教你一招本事,以后必有大作为。”
  
  陆小花‘啊’的一声,然后连忙看向了段龙征求同意,段龙忙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能得前辈机缘,便是你道运来了!”
  
  陆小花连忙笑着千恩万谢起来,我拿出了一枚玉牌,把改良过的天一御法丢给了她:“拿去罢!专心修炼,但以后却只可传与品行优良的亲传弟子和子嗣一人,不可为外人道之。”
  
  天一御法发展到了这阶段,早就比当年古神界的时候又了更大的进阶,出自我手的,更是有别于传授一般弟子的简略版,所以我很有把握这东西已经足以成为三大道法之下的存在,陆小花发现是辅助功法,当然喜不自禁,又是一阵感谢,才告退飞离。<>
  
  虽然段龙看我连应劫期都能干掉,也是十分的想看看是什么功法,但碍于我后面那句话,也不敢觊觎了,只补了一句努力学习禅悟云云,就让陆小花离开。
  
  段龙羡慕的回过头,苦笑道:“阁下接下来是要去……南部仙盟么?”
  
  我皱眉看了他一眼,吓得他连忙住了嘴,而李和依还是说道:“既然阁下铁了心要为叶道友报仇,那贫道也奉劝阁下一句,南部仙盟虽然算不上神州之东数一数二的顶级仙盟,但也不是凌云剑府可比的。以圣道神剑转接自己的运数,阴千徒固然可恨,但却也有些小阴谋,切勿力敌才好。”
  
  “多谢李前辈赠言。”我倒是听出了这李和依的意思,她也是鄙视阴千徒这样的存在。只不过也同样不会喜欢我这样一言不合,动辄杀仙的仙家。
  
  我也懒得和他们继续说什么,拱手道别后就坐上了戾血金莲,朝着神剑门方向快速飞去!
  
  这一路上,逃走的小妖多不胜数,但我已经懒得去杀它们了,毕竟存在于这神州大陆的,也不乏有古戎这等妖修,每个妖修都和人仙差不多,弱肉强食而已,要不是首领怂恿,或许也不至于和人仙争夺地盘。
  
  时间一晃又是十数日,这玉仙门和神剑门还隔着剑盟和另一个门派,也算是距离不短了,我现在有了天东南部的大部分详细地图。但仍然为自己这些日子所走过的路感到惊讶,因为这看似在地图上不大的地方,却十足的消耗时间。
  
  因为抄了近道,我没有前往李和依这道姑所在的仙门,甚至还斜斜的掠过了神剑门之前的一个门派,因此一路上还算是安逸,只是碰到了三两个零散的仙家,但因为戾血金莲带来的能量波动太过猛烈,导致了这些仙家一感应到气息,就如同惊弓之鸟,逃得是不知所踪。
  
  到达神剑门那日,太阳星高悬天空,日头也大得可怕,在烈日灼烧的神剑门顶级神塔前面,我也算是又开了一次眼界。
  
  这顶级的神塔果然都是各具特色。而经过阴千徒这些年来的兼并,神剑门从兴旺而变得没落,又从没落成为了远超于玉仙门的一流的大派,在底蕴上肯定比一般门派要强大许多,从那神塔上连绵的山脉。以及整体带来的压迫感,就能够发现与众不同!
  
  大半个月的飞行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足够让我有可能会来的消息传达神剑门了。<>当然,我也相信段龙和李和依不至于会蠢到自己报告神剑门,但间接而来的消息,也并非不可能获得。
  
  比如像是李和依这样的仙盟情报官存在,她如果如实的把消息传达到仙盟,仙盟得到消息的,又怎么会不提前告知神剑门,亦或者派出应劫期拦截,也是正常之极的事情。
  
  而我连闯几道神剑门的防线,也早就让神剑门无比戒备了,眼前刚到神塔,就有七八个九劫真仙带着各自的弟子门人长老飞来‘迎接’了。
  
  “何方神圣,不经通报,便要闯入我们神剑门!?”为首一个掌峰连忙厉喝起来。
  
  我打量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我来了解点事。如果回答得好了,我会尽量的少杀点人,但如果回答得不好,那就对不住了。”
  
  听罢我的话,所有的九劫真仙全都面面相觑起来,并且有的已经开始传音了。
  
  那为首掌峰冷笑一声,说道:“阁下穿着打扮,不像是我们天东南部的仙家,莫不是来自于南边,要为某人寻仇的?”
  
  “呵呵,看来你们还记得有那么回事,那问题就简单多了。”我笑了笑,眼睛半眯起来,随后说道:“叶云秋,当时是怎么死的?谁来说一说?比如谁都有参与,谁又没有参与,越是详细越好,而你们七个九劫真仙,总不能都参与了吧?”
  
  七位真仙听罢,也都表情各异起来,但除了那么一两位沉凝,大部分都是怀揣一丝戏谑,估计也不大看得起我这九劫真仙。
  
  “阁下宝物是不错,但凭借这金莲,就想要在我们天东神剑门撒野……是不是太嚣张了?人说落地凤凰不如鸡,奉劝阁下还是收敛些,别祸从口出了!几位上仙已经从仙盟赶来,怕阁下寻仇不成,反没有了回去的路!”为首真仙双目寒光扫了一眼我身后,估计是怕我不止是一个人来呢。
  
  “就你废话还多,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就先拿你来祭剑吧。”我森然一笑,一瞬间缩地就逼近了他面前,随后无限天剑如疾射而出的机枪,转眼间把他覆盖了进去!
  
  毫无悬念,一片血雨沾染得透明的悲风裂神猩红可怖,而这时候我再看向了所有九劫真仙的时候,才彻底把他们威慑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