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三十八章:微末

      这场不对等的杀戮,就如同把人群主动推入地狱之中,纳灵法对于大面积杀伤简直堪称无敌,而除了纳灵法,悲风裂神当年是魔神界至尊施行统治的主要工具,连魔尊都没有选择继任者的权利,这把剑带来的威慑力是最大的,本来就是为了杀戮而存在的,搭配上纳灵法,简直就是绝配。.
  
      叶灵灵作为一峰掌峰,这时候已经首先明白无论多少人冲上来,都不过是死路一条。这次来报仇的我也是十分干脆果断,无惧杀戮的存在,所以一直就传令她这一峰的弟子长老后退,等我杀得差不多的时候,整个场面诡异的剩下她这一脉,以及还有一峰不愿意上来的,估计也是叶家残余了。
  
      剩下冲上来的也已经潮水褪去,脸上都是惊骇和恐惧,因为我一出手,立马就有十数个精锐就这么给打成虚体,这种体验,谁都不愿意尝试!每一峰为首不过一个九劫。八劫的就是最厉害的精锐了,就算多出来,也不过是各堂的老大,而他们麾下的八劫精锐,加起来不过百余两百,也是知道有人复仇。全都集中在了这里,但现在明显不是人多就能够解决的,眼下精锐十之七八都给干掉了,整个神剑宗的实力,怕这一次就能直线掉成二流宗门。
  
      “还有要上来送死的么?或者谁出来说点什么?要不然,我就把你们都当成凶手好了。也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滥杀无辜。”我冷冷回顾了一眼围而不动的神剑宗精锐以及弟子。
  
      他们或者是隐隐布阵,或者是准备好了法器,但我根本毫不畏惧,因为戾血金莲他们都攻不破,这宝物经过淬炼。除非先天级别的宝物,或者剑芒类的点对点攻击宝物,想用范围法术之类的攻破它的防护,基本不可能。
  
      “前辈,杀死云秋表弟的阴千徒,已经带着圣道神剑去了仙盟,听掌门赵季洋前段时间说,阴千徒知道你会来寻仇,故而已经请仙盟派出应劫期的前辈前来保护门派安全,而这两天应该就会来这里,这几个掌峰和赵季洋全都听他的,但现在剩下的,大都是和赵季洋意意见相左,所以前辈还请手下留情!”叶灵灵站出来说道。
  
      “呵呵,你还没证明你怎么就是叶云秋的表姐呢,况且,叶家也同样没有保护好叶云秋,难道就不该承担点责任?”我双目中闪现出杀机。
  
      叶灵灵吓了一跳。但还是连忙拿出了一件玉诀:“这是云秋表弟留下的一片玉诀,说是我姑姑之物,他被阴千徒召去后山之前,已经猜出会对他不利,便将此物交与我,说定会有人来帮他报仇,此物是他给我的护身符,若真到了那时候,就取出给对方,可保性命。”
  
      我微微皱起了眉,随后一伸手就强行把玉诀抓入了手中,睹物思人,这玉诀是当年牧中平交与我,而我又交给了叶云秋的东西,竟没想到现在又重回了我手中!
  
      可惜,它的主人已经给人残忍的杀死,而这玉诀竟也成为了他和我最后诀别之物……
  
      叶云秋是很聪明的人,一直都是,若不然以沈剑来那六亲不认的强盗性子,估计早就把这儿子干掉了,可想而知当时他就猜出了我听到他死去的消息,一定会为了他而来这里报仇,原因无他,他和我本就是肝胆相照的人,我能够在临夜国救出困在笼子里的他,他的命运已经和我相连,我们之间也无所不聊,甚至天一道出事,他也放弃了暂时东行,而助我寻访天一道逃亡的足迹,光是这样的交情,我们就足够称之为兄弟了。
  
      而除了我,相信以他死了为前提,要为他复仇的何其多,好比李破晓,自然也不会轻易就这么作罢,但他始终是对我包有最大的信任,他知道我和别人不一样,替他报仇者,也必然会是我首当其冲,因此留此玉诀,正是为了制止我继续杀戮的。
  
      我双目忍不住泪光盈眶。让猩红的双眸失去了鲜艳,而旋即想起的。是大家在一起时,和卫光宇、陈葳淑夫妇,以及应香雪一同在天罡宗的神塔上把酒言欢的日子,那时候谈天说地,气味相投。也是我以后都难以忘怀的温暖,可惜,现在一切都成为泡影了。
  
      手握着玉诀,我却仍然节制不住心中涌动的杀机,吓得叶灵灵双目闪动,而其他残余的精锐全都如临大敌!
  
      但就在这时候,玉诀因为我力量的沾染,竟透出了一丝丝的光芒,我心中惊讶而张开了手,发现这枚玉诀已经重新给写入过信息了!
  
      我连忙注入了自己的力量,很快一重重烟雾从玉诀中飘出,凝聚出了叶云秋的光影。那位喜欢一手放在身后,一手随意洒脱拿着扇子置于身前的谦谦君子,重新的出现在我面前。
  
      “就知道是你,一天。”叶云秋淡淡一笑,那略带自信的笑容,让我一瞬间的杀意降温下来,但我知道,那不过是留光幻影而已,即便我不回答,他也会自顾自的说下去的,不过我还是忍不住的笑道:“是我,兄弟。”
  
      “此去便知凶多吉少。本也不想再牵连什么,因为命运总是要交代过去的,我父沈剑来死去,我便知业力会盈满我身,虽不是我弑父,但弑父业力,恐怕也是会加在我身上的,所以我死而无憾,不过我也知道,我即便是走了,身后之事却不会像我想的那样就此平息过去,因为我这一世沾染的因果实在太多……好比你,好比一切与我有关的人,不是么?我也知道,打开这枚玉诀的时候,既是你为我报仇的时候,所以在这里,我留下这枚玉诀。算是最后求你一件事吧,毕竟杀戮能解决很多事情,却始终解决不了全部,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带来更多的因果,因为你和我一样,同样都背负得太多了,不对吧?”叶云秋的留光幻影很平静的说道,那表情仿佛就跟说其他人的事情一般,让我心中深感怅然。
  
      “真有你的,顾不得自己,却还想着别人。”我摇头苦笑。杀人不是我的本意,但有些人,却不得不杀。
  
      “一天,你知道,我随母姓,叶家当年就是兴起于神剑宗,但同样,叶家也是神剑宗没落的源头,我来到这里之后,叶家待我很好,表姐叶灵灵也关照着我,他们都是真心的,只不过叶系在神剑宗已非当年,我之将死,他们必然也是很无能为力的吧?我也不怪他们,相反我来到这里后,也算是尝到了多年未曾敢想过的真正亲情……我希望你也不要太过责怪他们吧。”叶云秋果然自顾自的说着这些话,我能够从他的表情中看到。他知道自己要死,但却也不想死,所以那一种绝望而带来的最后希望,就化作了庇护叶家的想法了。
  
      人之将死,也会牵挂一些微末的东西,叶家其实无关痛痒,却不过因为他的死而存留罢了,我看向了叶灵灵,她已经是哭得梨花带雨,我扫了一眼周围,剩下的人,也都目露一丝愧意。
  
      我叹了口气,叶云秋为人太过善意,对谁都是如此,他在圣道门也一样,能交上一大群的朋友,可惜,死的时候。却彷如孤零零的一个人,没有人敢为他求情,没有人敢去帮他挡上哪怕一剑……
  
      战斗停止久了,原来的元气不再受到调动,带着血气的雨点就淅淅沥沥的从空中洒了下来,我仰天看向了那阴霾的雨雾。心中却久难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