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四十一章:杂烩
.,最快更新劫天运最新章节!
  
  第二千九百四十一章:杂烩
  
  话说这么大的剪刀,和铡刀没太大区别了,谁给剪一下怕脑袋身子都得一剪而断,而它散发的恐怖气息,也能让人轻易感觉到至少是灵宝以上的宝物,而且至少还是中品左右的,如果硬度足够,对抗悲风裂神恐怕都不成问题。
  
  我之前遇上的大部分低层的应劫期,能够拿出手的宝物,其实和九劫的差不多,毕竟每个应劫期的宝物都不好寻觅,一般都是用惯用的本命法宝升级而来,所以本身底子所限,即便祭炼到很厉害的程度,也达不到中品以上的灵宝所能到达的威力,甚至想要超越,会受限材料而崩碎,这把剪刀,显然一开始就是品序极高的宝物。
  
  而不止是老杜的剪刀不错,老陈背后的一把飞剑,恐怕也不是什么水货,光是剑鞘本身就是一件宝物,若是出鞘,怕也有难以想象的威能。
  
  我暗道这南部仙盟虽然是隶属东方的稍弱仙盟,但实力上已能够和天南的南仙阁相比了,而经过这段时间的探索,我也知道这东部五大仙盟的构造,他们的层次分配很明朗,东、西、南、北、中五大正道仙盟,实力有强有弱,互相也会掣肘,但对外的态度还是相当坚决的,可以用牵一发而动全身来形容,因此只有这样,对于其他神州大陆的仙盟,他们才有足够的底子去叫板。
  
  当然,如果说东部这五大仙盟一家独大,那是不可能的,五大仙盟也不是真没敌人,在内陆它们确实是无与伦比,但海外的邪道仙盟也一直以来对内陆虎视眈眈,所以整个天东的和平也同样虚伪,内里常常波涛云涌,难以窥见其中的真实面貌。
  
  “五个应劫期真仙,对付你一个小辈,虽然有些不公平,不过你有先天宝物戾血金莲,此物足够让你一跃成应劫期的品序了。”老杜剪刀率先飞出,竟很快化作两道飓风,嗖嗖的朝我刮过来,我一招手,紫卿云戾血莲很快就上前应战,自从九劫后,对抗应劫期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戾血莲的导弹攻击犀利无比,一下就把前方一大片的地方全都笼罩了进去!
  
  在这么密集的攻击范围内,大家根本避无可避,有的爆炸接触点碰撞后产生爆炸,更别提它每一枚莲瓣自带的吸收效果了!
  
  五位应劫期给这么逼开后,各自占据了一个地方,而那老杜也不得不收回剪刀,准备绕过这些大面积的莲瓣,然后轰击莲台上的控制着!
  
  结果紫卿云本身就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九劫真仙,她手持鬼石,念咒间鬼气顿时溢满了整个莲台,莲台魔气感染鬼气,这一次轰击打在莲花的护罩上,给立即弹了出来!
  
  这还是奴奴在巩固修为,如果加上奴奴的阴雷,对付应劫期老怪,怕炸中一枚都得报销一个,所以我心中也很期待奴奴再过几个月后的表现!
  
  打乱了五位应劫期的进攻,但也不过是一时,那老陈作为第一队的首领,立刻带领自己的队员朝我逼近,看来他们的目标很明确,三个应劫期是对付我的,两个应劫期则对付戾血莲,这样我首尾不能顾,无论那一点先沦陷,都是失败的下场!
  
  我早就习惯了给应劫期围攻,天一御法之后,实力猛串到了应劫的程度,加上三脉络的相互切换,无限天剑在对抗上绝对不是一般应劫期能守得住的招数,那老陈刚刚靠近我,立即就享受了一次特殊‘待遇’,无数的剑气瞬间遮天蔽日一样朝他压过来,吓得他连忙拔剑反击,但这一次先手,让我占尽上风,如果不是他背后两个伙伴出手救场逼退我,这老陈这一回合就得重伤出局!
  
  “好险恶的小子,剑法也是凌厉,老杜,恐怕我们可不能这么整了,你那边把小荷道友给我借过来,我们这恐怕四个才能打赢他!”老陈没有半点犹豫就承认自己的实力,这让老杜点头后让身后辅助他的女道立即过去接应了。
  
  那女道是个远程法术者,非常擅长使用远程攻击,手中那套攻坚的飞刀,能把前方很大一片地方封住,这就限制我飞行的距离,而有了她的加入,老陈三人组顿时发挥变得出色起来,他这一组是非常纯正的剑仙组合,三个队友全是剑仙,所以三人一起冲锋,连我也不得不退后起来!
  
  一旁观战的叶灵灵看着大神打架,本来不敢冲进来帮忙的,但估计想到这次我如果输了,她掌门之位怕还未必保得住,所以立即传音说道:“夏前辈,虽然我们九劫实力不济,不过数量也不少,我把大家集合起来,为你分担一些压力!?”
  
  我心下好笑,叶灵灵什么实力我早就已经看穿了,而她和其他掌峰实力差距都不大,现在加入进来只会让我分神,况且我也不是真的打不过他们,只是想要看看这南部仙盟的整体实力而已,所以我传音制止了她帮忙:“不用,就当成自己无关此事就好,保护自己的门派弟子不失就足够了,我要是打不过,也用不着你帮忙。”
  
  叶灵灵也不敢说什么了,毕竟她知道我打不过的,她举门派之力也没办法帮忙,所以也只能就此作罢。
  
  “看来,你们天东的应劫期,确实比天南的厉害一些,无论在实力上,还是在宝物上,都高了一筹。”我由衷的说道,这是经过对比后得出的结论,在凌云剑府一战里,这里的应劫期实力参差不齐,有的应劫期甚至连天一道精英里的九劫都不如,像是赵茜这类晋级九劫后,一般应劫期要拿下她这样拥有界石和焚天神剑的,基本不可能,当然,有的应劫期也非常的厉害,好比代理府主殷剑亭,实力远胜一般应劫是肯定的。
  
  “呵呵……你小子偶尔也不犯傻,倒是说对了,要知道我们仙盟也不是什么应劫期都收,一来关乎到仙盟的名声,二来若是实力连下品都评不上,我们仙盟要来做什么?送死么?可不能像是你们天南沧云门和凌云剑府,一个说是精英门派,一个自称全府剑仙,实也是笑死人,只不过是什么应劫期大杂烩门派而已,天南姑且能够一看的也就是南仙阁而已,倒是几个厉害点的,譬如南仙阁首座,以及弟子天南第一剑骆樱神,七大阁老,都还能入眼,但你可知道,当年南仙阁的首座,可也是从我们天东过去的。”老杜在躲过了戾血莲的一波攻击后,免不了得意的插了一句。
  
  “你们这些五大世界偷渡上来的,也算是保持了当年这古神界的一部分知识,一旦应劫,厉害点也很正常,不过终究不比我们这些纯粹的天东真仙,我们五大仙盟,当年量劫前的东西,可遗留不少,岂是量劫后蛮荒的天南能比?故而天东之地,应劫期众多,想要进入仙盟,呵呵,若没有一招半式拿出手的,基本上也是没戏。”老陈看到他们一组四个打得我一边退后,一边寻隙找话题,顿时松懈了不少。
  
  “呵呵,难道进入天东仙盟,还要优胜略汰不成?不是上缴点什么宝物就混进去了么?”我冷笑讽刺。
  
  “臭小子,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如果只是这样,那我们南部仙盟早就人满为患了!你可知道,每个仙盟的守御神兽皆有驾驭的规模,资源自然也有其限制,想要挤进来,难度如何你自己想象不出?”老杜笑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