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四十二章:裹挟

  第二千九百四十二章:裹挟
  
  “除了正常进入九重天者,想要挤进我们南部仙盟,可不容易,要么是凭实力来挑战,要么就是有特殊的贡献,阴道友不在这里,我倒是敢斗胆说一句,他虽然贡献圣道神剑有功这一点外,实力还是不错的,至少没有差到排在尾巴末。”老陈一副公允的说道。
  
  “那圣道之极这样的神剑,在你们仙盟,能够排到第几?”我当然要问一问这些宝物的情况。
  
  “在我们仙盟,十之内肯定是没悬念的,不过此剑新来,还未完好的祭炼成功,威力并没有发挥到最顶点,故而也不好做出排名,怎么?你小子问这么清楚,该不会想要现出手中这把剑,进入我们仙盟吧?”老杜说出了自己想知道的可能。
  
  连老陈刚才忽然的松懈下来,其实也是给我保留了一些后路,就是为了要拉拢一番,毕竟在五人围攻下没有立即露出失败的态势,又有悲风剑和戾血莲,足够叫板很多应劫期存在了。
  
  “倒是没有,只是想着打上你们南部仙门的时候,能有点底。”我阴沉一笑,这话,顿时让五人如给戳到了脊梁骨,全都炸毛了,一下子攻势也爆发了起来,飓风、流火、幻术,什么攻击都顷刻朝我招呼过来,就怕杀我晚了一秒钟会造成多大损失似的。
  
  “臭小子!不过一介九劫真仙,疯话连篇不觉得可笑?打上我们南部仙盟,我们就是站着不动,光是靠防守,怕耗你一辈子你都杀不死!”老杜骂起来,而老陈不甘示弱,冷笑也跟着说道:“本来还以为你小子上道,原来是要刺探军情的,既然你不归凌云剑府管,也不是沧云门的人,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面对强横的攻势,我心中冷笑,谁人不是为了利益而做这些事?包括他们不也是为了拉拢我而跟我泄底么,只不过我对这南部仙盟根本兴趣,只是把它当成了假想敌而已,想要知道南部仙盟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直接问他们内部的应劫期修士。
  
  不过让我吃惊的是,这圣道之极在南部仙盟只能排进前十,可见他们的实力不是天南哪家大型仙盟可比的,当然,如果因为这样我就害怕了,那阴千徒的首级和圣道之极就别想要了。
  
  我瞬间闪入了戾血金莲的范围中,随后很快就进入了护罩之内,接下来让他们震惊的是,我很快全身上下的脉络全都鼓胀了起来,脸上和额上仿佛布满了青筋,随后身边也闪烁着一层层的虹光!
  
  经过多次的控制力量,现在创元法已经给我压制在了一个范围,既是刚刚足够引动天地力量的平衡点,所以天空现在仍然一片的净彩,只有乌云正在因为我们的斗法而缓缓随着元气聚拢而来罢了。
  
  我浑身的变化,当然让这群应劫真仙感觉到了威胁,互相有了个眼色招呼后,全都分散开来了!
  
  “好了,谁打算先死?”我笑着看向了为首的老陈,这老头阴冷一笑,说道:“小子,选老夫?那你可得想好了!”
  
  在他话音刚落,我瞬间出现在了他身前,随后无限天剑以骇人的威势,一瞬间就笼罩了过去!
  
  老陈本来已经十分的注意,然而这一剑,还是把他眼珠子都吓得快瞪得掉出来,轰隆隆!
  
  接连不断的攻击,让两把宝剑对磕的声音变成了爆炸声,老陈毫无疑问一个回合都没撑过去,全身给打成了蜂窝似的,连剑都给悲风裂神轰断了!
  
  当然,悲风裂神也没好到哪里,剑身到处都是缺口,剑尖位置,甚至直接给削掉了!
  
  不过这并没有让剩下的应劫期感到任何轻松,因为我持剑的手一震,嘭的一声,整把悲风剑就在手中震成了碎片,随后我手又是一抬,另一把崭新的悲风裂神再次出现在手中!
  
  九大真仙剑胚都是能够成长的神剑,只要是存在主人体内的剑胚不毁,从新凝聚神剑并不困难,所以这次和老陈对剑,明显他就吃了兵器不行的亏,给悲风裂神占尽先机!
  
  老陈居然给瞬间干掉,而剩下的四个应劫期连反应和驰援的时间都没有,这让老杜脸色不由一阵的发苦,但作为头领之一,审时度势的他很快就发布了个命令,说道:“对方恐怕身上有厉害的邪法!凌云剑府和沧云门吃亏绝对不是巧合!大家先撤离!立即!”
  
  老大都出声了,剩下的早就知道了问题恐怕不是自己能够解决的,所以顿时也知道要逃了!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我就出现在了离着老陈刚才位置最近的男剑仙身后,而那剑仙同样连一招都没撑住,就给砍成了血花,这让所有的应劫期真仙都倒吸一口冷气!
  
  “呵呵,这次,南部仙盟不就空出了五个名额了?不知道你们南部仙盟的盟主会不会感谢我,比如发点宝物,锦旗什么的。”我阴冷一笑,随后再度瞬间挡在了一个女仙的去路,三下五除二也当场把她的虚体也打了出来!
  
  南部仙盟固然可恶,但目前我还没有理由去斩草除根,所以留一副虚体警告他们也就罢了!
  
  干掉了这一组剑仙,最后就剩下老杜和刚才操控飞刀的女仙了,这两位此刻已经面露骇然,毕竟一个九劫真仙和应劫期之间,能够有这么大的反差距,简直是难以想象的,所以老杜吓得立即往南边逃窜起来,甚至顾不得自己的女队友了!
  
  竞争力固然是维持一个派系强大的基础,然而一旦面对强敌,也将会是他们保全自己的理由之一,既是凝聚力同样不行,所以仙盟并非铁打的营盘。
  
  老杜速度最快,我当然优先对付他,在创元法的速度加持下,老杜即便飞快逃窜,但我眼中不过是比慢动作快上不少而已,至少逍遥行和缩地术的配合,就已经把他逮住了,接下来他还想要以剪刀争取一线生机,但显然我并不打算留下任何应劫期的存在,数剑过后,老杜也给打灭了,虚体发疯似的从我眼皮底下逃走,但我也懒得对他动手了。
  
  虚体可以走,毕竟不是掉落境界,也会丢掉实力,加上身上还有一堆的宝物,肯定是亏大了,如果是回到仙盟,怕也难逃给踢出编制外的结局!
  
  “你别逃了,肯定是根本逃不掉的,要不,留下了I给我带路如何?我可以保你顺利兵解不落境界,宝物也如数不缺返还你。”我对使用飞刀的女仙说道。
  
  那女仙犹豫了下,但还是快速的跑路了,换谁估计都不会轻易接受这条件,我同样也不会留一个有完整虚体的应劫期在身边,所以须臾间后,我就拦住了她,并且在她还准备反击的时候,瞬间斩掉了她的双手:“自己兵解,还是我来动手?”
  
  女仙两眼委屈无比,显然是从没给团灭过,眼下竟还要她亲自兵解,这可就太残酷了!
  
  我并没有给她太多考虑的时间,长剑在手中拍了三下后,瞬间就已经到了她眉心那!
  
  “我兵解!”女仙惊怒叫道,随后唉毫不犹豫张开口,虚体从口中钻了出来,而接下来道体因为失去核心,开始燃烧了起来,我当然不至于让她太丢脸,大手一扬,她的道体就灰飞烟灭了,燃烧的过程也就此省去。
  
  自然兵解的虚体能够更快的恢复过来,但虚体状态,肯定就没什么战斗力了,对我也十分的安全,所以我让她进入了莲台后,接着开始清点起了战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