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四十六章:言败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最快更新劫天运最新章节!
  
  第二千九百四十六章:言败
  
  “前辈这是打算要单挑?”我笑看对方伸手唤出了宝剑,心中也暗暗对他有些佩服,因为看着周围还有八个应劫期竟没有动手的意思,这明显就是老头想单挑的意思,看来南部仙盟还是有人胆大如斗的,毕竟老杜和老陈都是大家一起上,我还真对这南部仙盟节操没多少期待。
  
  “老夫周剑吟,南部仙盟戒律首座,阁下可敢与老夫一战?”老头浑身气概一抖,气浪如同翻天了似的,剩下的八个应劫期立即往旁边飘去,但始终围成了一圈,估计我就算是不打都不行了。
  
  “本来想要敬你年老体衰,不打算让你伤筋动骨,不过你这么欺负晚辈,我总不能眼睁睁的让你欺负了吧?”我笑了笑,手中的悲风裂神也拿了出来,但很快我就看向了老头手中那把绯红色的长剑,说道:“周老,你的剑不错,你看我这把剑如何?”
  
  “呵呵……老夫这把剑名血鸩,可化鸩鸟而飞,乃是一把剧毒神剑,见血封喉,虽然比不上你手中那把九大真仙剑胚的悲风裂神,但也所去不远了,所以别说老夫不提醒你,稍不留神,剑气也是带毒的。”周剑吟冷笑一声,以为我这是轻看了他那把血鸩神剑了。
  
  细细一看,这血鸩神剑确实和别的利剑不一样,这把剑到了他手中后,整个空气都给染成了红黑色,确实是一把猛毒神剑,这种但凡能感染空气的毒剑,说其剑气带毒虽然夸张了点,但给这把剑实打实扎中一下,肯定是要完蛋的,所以和这老头对剑,一定要小心他的剑透体而过!
  
  “原来这么厉害?即是说血鸠比不过悲风裂神,我又不过九劫,而周老你已经是应劫期了,也算对等,我们光是比剑就没意思了,要不来赌点彩头吧?”我笑道。
  
  “赢了老夫,你可以大摇大摆离开!”周剑吟当然是先入为主说道。
  
  我摇头笑了笑,说道:“我赢了,这把血鸩剑归我,如何?反过来你赢了我,这把悲风剑也就是你的了。”
  
  “可以,赢了老夫,这里想来谁都拦不住你了!”周剑吟非常的自信,我点了点头,这鸩鸟是传说中的上古毒鸟,把它的羽毛放在酒里,可以毒杀人,更别提剑灵以此鸟炼成了,应该是把杀人利器。
  
  看我点头,这周剑吟剑光速度立刻变得猛烈无比,一瞬间就像是卷成一团红色飓风朝我冲过来!
  
  我一掐缩地术就到了他身后,随后念起了天一御法的咒语!
  
  法术御身凝聚,很快形成了好几个的阴阳球环绕我身,这改良型的天一御法和弟子们的两个球体完全不同,是原来的天一御法凝聚了太一阴阳道最厉害的阴阳玄机炮精华后,两者共同衍化而出了法术,这段时间为了扩展和构思天一道以后的顶级仙门,我自然没少实验和加强这法术,现在施展而出,力量显然比以前还要强一些。
  
  实力提升到应劫期等同后,我的目力和感应能力也全都直线提升,那周剑吟迅速回击,我也能够捕捉到他的动作,接下来无限天剑立即席卷而出,一瞬间刀光剑影,纷乱如麻!
  
  轰隆隆隆!
  
  前方很快全都布满了剑光!不得不说在悲风剑催发下的剑气,实在多得离谱,那周剑吟想要就这么冲过来,身上不挂点彩是不行了,而也同样不出所料,这周剑吟看到了这剑光,冷笑一声后,身上竟也升起了一团红光,猛然全身上下竟都如同陷入了猛毒的状态,轰隆一声闯入无限剑气里面!
  
  不过他这可不是莽撞,是经过了长时间剑术浸淫,加上死战后得到的结论,既是如此大的范围,如此猛烈迅疾的剑气,势必威力肯定会降低到一个程度,而一个只不过九劫真仙,顶了天也就是裹着一层防护罩的我,怎么可能比他这个达到应劫期,还能释放出类似天一御法一样的加持法术的真仙可比?
  
  抱着这样的死战期待,周剑吟大吼一声,紧接着那把血鸩剑开始嗡一声发出了尖啸,随后以势不可挡之势一道道的剑气劈砍过来!
  
  轰隆!
  
  两剑交锋,元气承受不住我们俩的恐怖重压,一瞬间炸了开来,无限天剑的全方位覆盖,而那狂斩一样的血鸩剑同样也发了狂似的到处乱劈,这老头确实不是开玩笑的,性情爆裂,剑法拔群!
  
  而劈砍之余,这把血鸩剑的毒性也一瞬间裹住了主战场,周围全都成为了一片血红之地!
  
  我心中惊讶,才觉醒之前这些应劫期逃那么远的原因,敢情是这老头的暴力已经让他们记忆犹新了!
  
  不过无限天剑可不是寻常密集剑气类剑法可比,在李古仙的教学之中,得先有天剑的威力,才能有剑法的速度,虽然我反其道而行,但本身我也是剑魔师父时空剑气的传人,剑气再弱能弱到哪儿?对方确实觉得剑气密集会造成威力散乱,实际上往往不过是错觉,天剑无限是以双重念咒为基础而施展的双倍数量剑气,这普通的剑法,又怎么能不一触即溃!?
  
  所以很快这周剑吟就尝到了苦头,他越是往前面冲锋,越是感觉自己的劈砍变得不再那么有利了,而且这么密密麻麻的剑气又经过悲风裂神释放而出,几乎把所有能够覆盖的地方全都覆盖了,所以要避开重要的核心部位还可以,但手臂和腿部之类的肯定是要挨上几剑了!
  
  砰砰砰!
  
  等到剑风破体的时候,周剑吟总算是读懂了无限天剑是什么了,立即想要就此抽身止损,但我又怎么可能让他安然离开?一个纳灵法,瞬间抽走了他三分之一的元力!
  
  这一下,周剑吟脸都苍白了,虽然让周围全布满了鸩毒,但没砍中我的话,我的防御罡罩虽然承受巨大的压力不断给腐蚀,但道体也并不会中毒,那问题的严重性就自己显现了:他拿我没办法!
  
  加上纳灵法吸收之下,什么诡异的毒雾和能量,不全都给一层淡淡纳灵法护罩隔离在外面,而等同那股能量就属于我可调动的范围了!所以这周剑吟一退后,我顿时毫不犹豫的把纳灵法轰了出去!
  
  轰隆!
  
  这周剑吟虽然似知道纳灵法的攻击方式和范围,但在这么短的距离内,想要躲开也很困难,所以在中招后,他就惨叫一声,全身上下都中毒了,给我无限天剑打中的切口那,伤口全都卷了起来,还冒着无数的血泡,看来这这一复杂的能量在反击过去后,他反倒是中了血鸩剑的毒!
  
  而我这边,则因为一吸一放,毒雾早就没有了,身上不但不见任何伤痕,连实力也未损太多,可以说是这两个回合是完胜了对方。
  
  不过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招对周剑吟并没有太大作用,他手中的血鸩剑往身前一横,毒气和毒血全都给吸了回去,竟强行解毒了,看来这把剑也是极好的宝贝了。
  
  “认输吧,大半元力都给我打没了,再打下去,怕把你老给打死了就不好玩了。”我嘲讽道,周剑吟咬牙切齿,须发随风狂飘,虽然吃了一亏,但这么气势汹汹而来,一剑都没砍到对方而去,那他还有什么脸面回去当仙盟的戒律首座?
  
  “哼!未战到最后,何言胜败?只要一剑!老夫只要一剑就够了!”周剑吟气势滔天,固执己见的凝聚起了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