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四十七章:子归
第二千九百四十七章:子归
  
  剑光爆射而出,不得不说周剑吟还是有点本事的,而血鸩剑在他高举之下,由红到紫,剧毒恐怕已经变成了猛毒,可想而知他是打算要一击决定胜负了!
  
  “大风!来!!”周剑吟怒吼一声,霎时间,原本凝固一般的紫色毒气,忽然卷动了起来,恍如是狂风一样围绕着他旋转,我知道,这是要念动剑诀了,是要凝聚全身心一剑决出生死!
  
  我不敢有丝毫的小觑,剑指贴着剑身一划,随后人立即退后十丈,跟着剑指划过,带起了一缕缕的剑风!这剑风吹拂如同柳絮,如绵绵照影,让周围飓风无法靠近半分!
  
  “大风梦来拂海山,紫仙西去度天关!垂垂暮年从容去,何时东风又复来!紫仙道!万剑随风!”周剑吟那把血鸩神剑挥动,脚步也疾疾朝我踏过来,而一道道的紫色剑影,在飓风中凝聚并快速的旋转,恍如跟随他的剑,随时随地要朝我射来!
  
  这样的剑法几乎是我最近见过的最高妙的招数了,果然东边的神仙比南边的要厉害,这正儿八经的剑法,也不是万剑来这种神剑宗能够带来的,而是仙盟独有的一种授业剑法!
  
  因为好的剑法,一招一式就能够带走身上无数的元力,一击之下,山河崩裂,前方掠过的地方,将会被元气摧垮,这就是剑法,所以那周剑吟敢说一剑就够了!
  
  轰隆隆!剑光飞旋带来的气魄压榨,在空气中恍如雷霆翻滚,彻响天际!而周边观战的八位应劫期全都往后急退,面色都带着一丝惊惶,可见他们也觉得周剑吟这位首领剑法厉害无比了!
  
  “来去总有离别,微风藏尽细剑,光影行色匆匆,云踪卿影子归。”我深吸一口气,仍然继续后退,虽然没有周剑吟的气魄夺人,几乎是步步紧逼,不过我的剑风徐徐而来,却挡住了千万剑的奔流!这一剑灵感悟出于神塔之底,是念想于雪倾城母子之剑。
  
  “千里萍踪总相违,念卿飘零子未归,江河云声惊别意,虹桥行色照匆匆!天一道!萍踪剑影!”我的剑歌唱起,轻而脆亮,恍如和剑吟声相互交融,这也是和关妙乐从剑曲神歌中得出,经过改良和凝练,加入了以后的剑诀之中,而每一道剑歌,将会因此情景交融,恍若实现剑境!
  
  剑诀唱罢,双重掷咒也就此完成,暮然间,剑化万千,汹涌而去,如同漫天遍地的吹散一切!紫剑化作万剑,随风而来,但我的剑却如情意已成风,夹带所有的紫剑,淹没而去
  
  一瞬间的光影互换,光芒把周剑吟扑灭,前方再也没有了紫剑,只有千里剑影,只有江河云海惊起的海浪声,而虹色的光芒中,飞云千里,像是只有我一人站在虹光桥头,持剑而立。
  
  轰隆隆!
  
  周剑吟怎能承受住双重掷咒,所以顷刻剑光漫到他身上,搅得他惨吼一声,只剩下虚体要就此逃出,而一群的同道也七手八脚的追过去,希望不要继续再斩伤他的虚体,毕竟绵绵剑意看似飘柔,实则残酷如风,每一流动皆是剑光,而闯入剑境者,后果自然少不了一阵剑剐,当然,八个人去救一个人,虽然落下一身伤,但至少不要命,也能保住了首座的虚体小命,算是划算的。
  
  像是这么年老的应劫期剑修,经验就代表了一切,有了经验,其他弟子也能够受惠,若是他死了,算是南部仙盟的一大损失了,所以不得不救。
  
  而且首座不同一般的弟子,那弟子们可以从底下遴选,但首座却代表了盟主的信任,不是谁都能够轻易坐上这位置的。
  
  很快,人墙把所有的剑意都挡住了,不够代价也很大,好些人元力直接给打灭了一半,更有给搅得浑身是血的,可见这一招双重掷咒完成后带来的毁灭效果!
  
  “前辈剑法不错。”我淡淡的说道,而这时候,前方周剑吟已经是震惊得不知所措了,身前挡着的八名应劫期,也或多或少感觉到了我剑法的恐怖,没有谁还想要再尝一尝这样的剑歌,当然,我这一剑直接消耗掉了第一脉络三成的能量,不过我有三条脉络,这个消耗对我来说还是非常划得来的,而创元法主消耗的是第三脉络,其他的两道脉络实际上就算残余不多也无所谓了。
  
  “你的剑法老夫认输了!不过,这不代表是我们南部仙盟认输!若是盟主在,一定不会像老夫那样败了!”周剑吟愤愤然的说道。
  
  “呵呵,我本不想如此,前辈可是怪我?”我平静一笑。
  
  周剑吟冷哼一声:“我周剑吟没脸没皮也不到这个程度!剑法对打,实力强者为重,刀剑无眼,实力弱者承之,你剑法远胜过我,九劫真仙,把我这应劫期打败,若你应劫期,老夫就更打不过你了,不过你想要就这么闯入我南部仙盟,讨要圣道神剑,可未必能得逞!”
  
  “那可能会让周老失望了,我不但要夺回圣道之极,连那阴千徒,我也会生撕活剥了,谁人阻止我杀此滥杀无辜之贼,与此贼同罪,我便杀谁人。”我冷冷的说道。
  
  周剑吟双目充血,怒道:“阴千徒将剑交送我南部仙盟,我们出力保他,承认他为我南部仙盟一员,我们拥有圣道之极,便是已经成了现实,毕竟我们已然尽力护他,甚至还因此而失踪了五位应劫期真仙,眼下他却已经主动逃脱,未曾回到我们南部仙盟报道,等同脱离了我们仙盟!”
  
  “呵呵,收了贼赃,助贼一力,便成了圣道之极的主人了?周老,是你老糊涂了?还是南部仙盟都疯了?”我冷笑起来,这道理人人知道,黑的却给他们洗成了白的。
  
  “那你夺圣道之极呢?又是为何?此剑本也不属于你!”周剑吟继续反驳。
  
  “此剑乃是当年古神界为了镇守六神天,而下放九枚真仙剑胚中的一枚凝练而成,不巧,正是人神界的神皇佩剑,至于我天一道的掌门倾城若雪,正是人神界的至尊和神皇,那你说这把剑是不是该属于我?”六神天的情报现在已经在古神界传开了,应劫期的老怪基本上都知道,所以之前和黑子他们签订的血契早就已经作废了,因为当时是有备注,如果被人主动发现通道,这血契就算失效的,而现在看我没有给什么罡风雷劫弄死,就知道血契是没起到作用了。
  
  周剑吟脸色有些郁闷,当然也不会就这么承认,说道:“可有证据?”
  
  “不需要,难道有了证据,你们就会双手奉还?我想不会吧?我现在从不苛求你们主动奉还,所以,问了你不给,就别怪我自己抢回来了!”我冷笑说道,这世界就是这么简单粗暴,谁拳头硬谁就是道理,当然,如果他们肯双手奉还,我感谢一番还是有必要的,但显然这事只能是想想,真这么觉得的,就只剩下疯子了。
  
  “真当我们南部仙盟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周剑吟冷哼,随后和身边的几位应劫期下属说了几句什么,又对我说道:“老夫就率众看你来南部仙盟,剑也等你来抢!”
  
  “呵呵,最好如此了!”我冷笑,随后周剑吟身边的几个应劫期不知道用了什么宝物,很快周边全都陷入了一片的浓云,我连忙冲过去,结果发现这浓云里面的仙家全都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