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四十八章:卿影
第二千九百四十八章:卿影
  
  显然这是类似于鲲鹏令的东西,而且还是能够集体传送的,不过听韩珊珊说,通常越大规模的传送,距离也会越短,韩珊珊现在还要把五大世界空间跳跃那套拿出来,以后天一道的顶级仙门,肯定是要能够空间跳跃的。
  
  但现在我还得靠着戾血莲来行动,所以我拿出了六角令牌,瞅准了仙盟的方位后,快速的朝着那边飞去。
  
  仙盟毕竟不是躲躲藏藏的存在,查找它的动向并不困难,而且巨大灵兽移动的时候,多少会留下一些残余而无法完全处理的能量,以此循迹并不困难。
  
  况且谁没事跑去攻打仙盟?那是防御重地,应劫期的老怪多得惊人,一个仙家冲过去找麻烦,那简直是在自己找死,但现在我要夺剑,不亲自前往仙盟肯定不行。
  
  至于阴千徒逃跑,不敢回去这一点,其实我早就想到了,毕竟在神剑宗的时候,阴千徒把老杜和老陈坑死了怎么可能还回仙盟找罚?但目前没有他的消息也没办法,只能是之后慢慢找了,就算是上天入地,我也不会放过他。
  
  到了仙盟的飞行领域,我没有太过费劲,一天不到的时间里,就追到了南部仙盟的屁股后面,而发现我的到来,很快好几个应劫期就冲了出来,显而易见是要拦截我的。
  
  不过这一次来拦截的,并没有立即动手,甚至为首的女仙还笑语盈盈的说道:“阁下就是天南夏一天吧?夏道友远来南部仙盟之事,我们代盟主已然知晓,眼下正在正殿等候,还请随我一同前往。”
  
  “哦?今天周剑吟还气势汹汹的喊打喊杀,这才大半天过去,你们就换了张脸了,我该信谁呢姑娘?”我上下打量这标志的女仙。
  
  那女应劫期修士用来迎客,实在太过浪费了,而能够在这年纪冲上应劫期,容貌不可不用端庄秀丽来形容,这笑语嫣然的,我还不好发火,所以南部仙盟恐怕不是凌云剑府那么好对付的。
  
  “周首座这几日上火,此行乃是自己的主意,代盟主委实是难为得紧,拦都拦不住,只能是任由他自去了,如今周首座败兴而归,自然是信了代盟主的话,不该此行的,现在以我看来,夏道友不也没事么?那既是皆大欢喜了,代盟主也知道有亏了道友,所以已经设下了道歉的宴席,希望夏道友不要太过见怪。”那女仙笑吟吟的,但说话却已经堵死了我找茬的各种借口,这让我很是憋屈。
  
  不过我当然还是继续找茬道:“呵呵,除了宴席,不知道这圣道之极有没有准备好呀?最好是我坐上你们饭桌的时候,能够把剑还给我,你知道我家中妻儿也在等待的,可不能在这久留……对了,阁下就是南部仙盟第一美女,蒋若茵吧?听说还是仙阁的阁主,风评也是不错,听说也是天东三女仙之一。”
  
  知道这些事,也是从之前董其苒给的情报玉牌中来的,至于天东三大女仙,实力如何目下还不知道,但光是美艳肯定是一等一的了,因为这名头有时候也是交际花的代言词,没准她们咳上一声,身后就能跑出一大堆男仙来为他们站岗呢!
  
  蒋若茵掩嘴一笑,说道:“道友知道得真不少,我岂敢和另外两位姐姐相媲美,只不过仗了别人给的虚名,混迹其中垫底充数而已。”
  
  “嘿嘿,蒋阁主太自谦了,不过也比我们天南那位骆樱神好点,见面就跟我动手动脚的,让人胆寒。”我笑嘻嘻的明褒暗讽,这意思是她绵里藏针,套路太深,实际上这骆樱神再讨厌,也比她蒋若茵要好许多,毕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
  
  蒋若茵当作不知,笑道:“骆道友名震天南,也非我可比,我只不过擅长统筹门中事物,却不善剑法,实在没什么太大的优点。”
  
  “哦,原来蒋阁主善治内呀,我这倒是有个想法,我眼下正筹措弄个顶级仙门,要不这样吧,如果蒋阁主最近有要易改门庭的想法,不妨投入我的怀抱如何?跟着我干,前途可是相当光明的唷!”我乐着调戏道。
  
  结果我的话,果然引来蒋若茵身后一群应劫期的愤怒,其中一个俊朗的男子立即瞬间飘出来,一拔长剑就怒道:“住口!哪来的黄口小儿,敢这么和阁主说话?也不撒泡尿照照什么来路身份!?”
  
  “呵呵,哪来的小白脸?这么和小爷说话呢?”我坐在莲台上,根本不怕应劫期的突袭,这防御力就算来三五个应劫期同时围攻,也未必能打穿戾血莲的护罩。
  
  俊朗男子一听,气得是火冒三丈,当然,那蒋若茵此刻难免也是心头火起了吧?毕竟这么给我一个九劫真仙面子,结果还给我打脸了,身为南部仙盟的阁主,怎么受得了这种待遇?
  
  果然,没听到蒋若茵阻拦自己,那俊朗的小白脸立即持剑横冲过来,最后引来好几道剑气,轰的一声砸到了戾血莲的护罩上!
  
  可巨响后,除了戾血莲的护罩动荡了一下,竟完全没打穿它!
  
  应劫期其实威力也没那么不济,只不过因为这家伙也心中犹豫,生怕自己出头染上了麻烦,所以留了三分力,结果正是少了这三分力,自然就无功而返了,我表面冷笑,说道:“哎哟,你居然打我?那是不是我也该还你一招?”
  
  那俊朗男子顿时是脸上一红,这很明显自己是丢人了,还不知道怎么下台好呢,而蒋若茵看到这一幕,站了出来,说道:“卢道友实在是太过了,我必然会将此事禀告代盟主……”
  
  然而我却很快阴沉着脸,抢先说道:“以牙还牙,一剑换一剑,蒋阁主应该没意见吧?”
  
  给我这一抢断,蒋若茵脸色有些不好看,但还是想要继续坚持说点什么,可我已经施展了天一御法,并且跟着念起了剑咒:“来来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来去总有离别时,微风藏尽细剑中,光影行色亦匆匆,云踪卿影照子归!天一道!扶风细剑!”
  
  “你!”那卢姓青年顿时大吃一惊,他估计也没想到我念的直接就是剑歌,这要是施展而出,可不是一剑两剑呢,所以他自己也硬着头皮想跟着念起剑歌来。
  
  但显然我施展非双重掷咒,速度却是快了他不知道多少,加上本身的剑法差距,一瞬间前方一切都布满了剑雨,而那蒋若茵连忙斥退了所有的应劫期同伴,让大家全都离开剑咒的范围!
  
  而引动剑歌这么大的事情,当然是刺激到了剑盟的所有应劫期,毕竟气息的调动都会让大家十分的敏感,感应再差的真仙,都能够知道这里出事了,所以很快天空就出现了若干的气息,全都是观战的应劫期存在!
  
  这一回蒋若茵感到自己捅了马蜂窝了,气得是花容失色,偏偏又是自己的手下先动手的,这回她想要介入肯定是不行了,只能是看对决的结果,再想办法进行补救而已。
  
  如果我输了,她就能站出来挡住杀向我这一剑,然后卖个好人什么的,而如果我快要干掉自己的手下,她也总有应对的办法。
  
  可惜的是,她万万没想到我这一招,当场就毁掉了这小白脸!
  
  改良多次,并修炼到了四层的天一御法,已经让我和应劫期没什么区别,而在剑法上我远胜对方,就连悲风裂神也不是对方一把普通灵宝能比的,一声巨响,前方就给剑气熔得灰飞烟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