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四十九章:仙味
第二千九百四十九章:仙味
  
  那青年的剑歌虽然也即将唱罢,但我的攻击却已经开始,他本来还想独力支撑一下,但力量和力量之间的抗衡非常的简单粗暴,一瞬间他就知道了不能力敌,立马想要就此逃离,但一放弃抗衡,如同滔天巨浪一样的攻击却不是他能够抵抗的!
  
  就仿佛一个站在沙滩中的孩童,面对十几米的浪潮,最终不过是给卷走的下场,所以毫无疑问,在逃跑的过程中,身在力量漩涡中的道体很快就给剐没了,只剩下虚体正疯狂的逃往外逃,但这股力量太过汹涌,竟似什么都不给带走一般的痛下杀手,所以震撼的力量留下了一群恍若石化的仙盟众仙!
  
  不过毕竟是仙盟的仙阁阁主,蒋若茵顷刻拿出了一面盾牌,随后玉手一推,那面盾牌如洪流中的石墙,顿时往前方推去,而她自己,也很快持一把细剑,一脚踏在了盾牌上,最后朝着我这里踩过来,那青年本已经万念俱灰,但看到自己的阁主飞盾来救,立即感激涕零的钻到了盾牌的后面!千钧一发的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然而,蒋若茵却也同样因此而身处漩涡中央,这回她也深切的体会了我的剑法威力,因为她脚底下的那面盾牌,虽然看起来迎风破浪,但面对潮流的趋势,前进速度越来越慢,最后竟开始纹丝未动,若非蒋若茵念咒力抗,恐怕连她自己都要给吹飞!
  
  我看着她从以脚控制,最后又一个鱼跃而推出一掌,就知道她已经是被迫换手了,毕竟也不是为了对付她,见好就收的我长剑一抖,瞬间收回了体内,而剑风如同一场飓风,吹过之后再无留下太多的痕迹!
  
  但,这一场狂暴的剑风,却已经深深印在了所有在场应劫期的身上,包括蒋若茵,收回盾牌的时候,娇面上仍有潮红,显然是动了真力了。
  
  “夏道友剑威绝临,名不虚传,不过也不能对我们南部仙盟的应劫真仙说杀就杀吧?”蒋若茵面色冰冷,这美女生起气来,其实也是相当的好看。
  
  我冷哼一声,说道:“一剑换一剑,公平的很,况且要是之前他那一剑就干掉了我呢?我跟谁说理去?而且我还他那一剑,他可也念动了剑歌,连蒋阁主也跟我动了手,不是么?”
  
  “夏道友未免强词夺理,我只不过是为了保护卢道友而已,并未与夏道友动手。”蒋若茵已经有些微怒起来,因为觉得我太咄咄逼人。
  
  我却不以为然说道:“哦?那刚才他先动手砍我,怎么不见蒋阁主来保护我?难道他打我不是打?我打他才算是打?还是说,蒋阁主和这小白脸有特别的情谊,故而要特别的对待不成?如果是这样,那就当我这话没说好了。”
  
  “你!”蒋若茵从微怒变成了羞怒,可转念给我这节奏一带,还真是那么回事,她有些不好反驳,说是嘛,自己名声就完了,说不是,那也是狡辩,想了想,也不愧是能当上阁主的厉害角色,这蒋若茵说道:“我是见你要把卢道友打死了,故而才要出来阻拦!你们私斗,与我何干!?”
  
  “哈哈,也好,那这件事,就是私斗啰?”我笑了起来,蒋若茵似乎从我的笑容中看出了不妥,转过脸一看这愤怒的漫天‘神佛’,就知道她这定义有点不大好了,但想改口肯定不行了,只能咬牙不吭一声,算是默认。
  
  大家本来还群情激奋想要一哄而上,眼下却轻巧巧用私斗来解决了,虽然不失是好事,但大家却憋屈差点内伤,怒火从何处宣泄?自然就跑她身上去了,没准个别激进的,还把我和她扯一块去了,整成故意让仙盟吃亏这理由也合情合理呢。
  
  看蒋若茵已经在患得患失中跑偏了思路,我连忙提醒道:“话说回来,蒋阁主这次是打算带我去见见代盟主的吧?”
  
  蒋若茵这才晃过神来,说道:“还请夏道友客随主便,我们也会尽量约束仙盟成员!”
  
  “好呀。”我笑了笑,这南部仙盟毕竟和凌云剑府、沧云门、南仙阁不一样,他们不算是门派,是联盟存在,所以无论是对我还是对自己的同伴,都是以道友来称呼,不过等级制度肯定是存在的,听董其苒说要分上中下三品,实力也会细化的分出来,而这蒋若茵在排名中排在了上品,除了是位剑修,听说她手里还有一盏花灯很厉害,刚才倒是没见她使出来。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那代掌门打算要找我谈什么。
  
  在无数双愤怒双眼的凝视下,我跟随蒋若茵朝着剑盟那飞去,而进入了白云之中的时候,巨大的仙盟就这么出现在我眼前!
  
  两尾巨大如同小城市一般的金色和银色龙鱼在天空中并排游动,它们的鳞片巨大,七鳍招展,身姿优雅而缓慢,晃动间萌蠢而富态,在这片天空中仿佛把天当成了水,而大地就是水底一般!
  
  而两尾大鱼并排的间隙里,无数条巨大的锁链相互串联,而一座巨型的道门、山峦、河流则盘在了锁链的上访,看起来如同浮岛,如同城市,玄奇无比!
  
  见我震惊,蒋若茵总算恢复了自信,不过当然不会自夸半句,毕竟有时候什么话都不说,就是最大的震慑了。
  
  不过我总也是见惯了世面的人了,自己在五大世界里,每一艘战舰都跟城市那么巨大,这两条鱼算得了什么?所以我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连问都懒得问,毕竟古神界大怪兽多得是,我要是现在先问出声,岂不是显得土掉渣了?
  
  看我没吱声,蒋若茵当然不会作罢,就讽刺说道:“听说夏道友想要建个顶级仙盟?”
  
  这意思是你得现有两条鱼,我笑了笑,说道:“怎的?蒋阁主见过了我的实力,想通了要跟着我打长工了?”
  
  “你……”蒋若茵看我答非所问,气得是咬住了小嘴唇,但还是说道:“那你也得有神兽驮扶仙门吧!?”
  
  我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说道:“是呀,怎么了?”
  
  蒋若茵看我装傻充愣,气得是够呛,只能是恨恨说道:“没什么!当我没问吧!”
  
  我无奈耸耸肩,一副她无理取闹的表情,蒋若茵也不打算再跟我吭声了,因为总觉得讨不到好处吧,就只能是愤愤然带着我去两条鱼中央浮岛的主殿那儿。
  
  浮岛建筑精妙绝伦,一看都是仙家鬼斧神工而来,至于主殿,更是美轮美奂,不愧南部仙盟的称呼,蒋若茵带着我飘落了红地毯后,朝着殿内走去,路上应劫期的仙家不少,包括九劫的也零星有一些,他们因为是联盟,穿着打扮并不统一,或是别的门派的代表衣服,或者是一些私人定制,显得无比自由。
  
  我跟着蒋若茵走入了里面后,已经有好几位身上有阁主徽记的应劫期真仙站在那,包括一些堂主身份的也都云集此处,而之前败在我手中的周剑吟也以虚体站在那里生着闷气看我。
  
  而这两列应劫期之上,正中央一个老太婆站在那精神抖擞的背手看着我,她满面红光,长相和蔼,十分的有福气,头发也是黑白相间,加上一身白色的衣袍,显得十足的有。
  
  “来的可是天南夏一天夏道友?老身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吶。”老太朗声说道,随后朝我缓步走来相迎。
  
  我对这老太第一印象是不错,不过我可没因此忘记了圣道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