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五十一章:胚种

      南仙阁成为了大家的看门狗,现在估计心情复杂,不过难得小宗门站在了狂风浪尖上,关注点肯定是不低的,骆樱神和骆奔流镇守在那儿,心情怕也复杂。
  
      但让我打开五大世界给他们瓜分,作为五大世界盟主,我其实心情更郁闷,而这代掌门老太这么礼遇我,想来也知道我在下面的身份了吧?毕竟夏瑞泽和黑子只要碰上有利可图,绝对不会放过把我放在火炉上烤的机会!
  
      而且老太知道得这么多,很有可能就是量劫前的遗老了,我翻看过这南部仙盟的名单,老太叫沙玉竹,应劫上品。剑修,实力深不可测。
  
      “瓜分这词用的好,不过却不尽然,我们还是以守护为主,而非是霸占。当然,古海会议还未结束,具体会谈成什么样子,老身也是不知。”沙玉竹笑道。
  
      我冷哼一声,随后问道:“该说说圣道神剑了吧?还还是不还。直接给个明话!”
  
      “既然不是守护寰宇的九大真仙剑胚,难道夏道友对它还有兴趣?”沙玉竹饶有兴致的看着我。
  
      我森然一笑,说道:“你随便说不是就不是,我随便又听了就信,那我岂不是个随便哪里都能捡来的白痴了?”
  
      “哈哈……夏道友说话。果然有趣。”沙玉竹大笑起来,随后看我不理解,她接着说道:“此剑胚之种,其实来源于我们古神州的古海,是生长在古海神树上的种子,此古海神树之神奇,至今我们这些门派尚且没能看出个明白,因为经过古籍的追溯,传说此古海神树千年一开花,开花生一朵,一朵结果而有果核,果核之内必蕴藏一胚种,存于仙体中,则可凝出宝贝来,然而量劫之后,此古海神树就不再开花,不再结果了,查阅古典,乃知道此树已无生命,轮回去了。”
  
      “什么?这树轮回去了?”我皱眉问道。
  
      “不错。此树非同一般,乃是一道独一无二气运所化,故而千年开花,千年得一胚种,胚种也神奇之极,让古神界许多追索至宝的人受益无穷,常沟通此胚种,转化成自己所使之宝,也常以凝形长枝长剑的形态出现,故而名为真仙剑胚,但若是没有了主人,离开仙体久了,或数百年,或数千年无人给它充注力量,它同样会重新择一处能够供给它足够生命养分的地方,再历经多年生根发芽,重获新生,而它出生那一刻,古海神树同时就会失去生命,故而量劫后大概千年左右,古海神树已不再生长,而可惜的是,这上面如今还挂着一枚枯果未曾来得及成熟呢,那可是量劫后唯一诞生的果实。”沙玉竹叹息道。
  
      “你是说,神皇那第九把真仙剑胚,已经成为了真正的树种子,在某个地方生根发芽了?”我怔怔说道,怪不得只有八把神剑,而另一把已然不见了。
  
      而那么枯果居然没来得及成熟就死亡了,也确实很是可惜,不然又能多一枚真正的真仙剑胚。
  
      “是的,具体在哪,我们并不清楚,而何时能够成熟并开花结果,我们更不知晓。或许等待千年,或许万年,不得而知了。”沙玉竹笑道。
  
      “那既然九大真仙剑胚下落都明了了,这圣道之极又怎么就是你们南部仙盟的了?”我当然很不服气。
  
      沙玉竹背手哈哈一笑,说道:“此圣道之极确实是真仙剑胚所凝聚而成。也是当年南部仙盟拓荒天南时,使用过的神器,只是后来因为战乱丢失不见,我们也未曾理会,以为它就此寻觅一处地方生根发芽去了。却怎知阴差阳错又辗转回来?毕竟此种神物脱体即会飞走,若非当时得见,根本无从寻找,不是么?”
  
      我想了想,也觉得如此。当年圣道之极交给樊天圣,这家伙把剑封在了临夜国的熔火之地,最后送给了李相濡,才让剑得见天日,而根本也没有机会飞去寻找地方生长。
  
      “你随便说说,我就相信了?况且那也是我兄弟叶云秋之物,难道就让你这么抢走了?”我不依不饶。
  
      沙玉竹把背后的手放到身前,随后拍了拍,一团光影顿时囊着一把玉卷而来,而展开了玉卷,上面一大堆名字稀奇的宝物出现在了我面前。但上面大多都是失踪宝物的名单,至于比较靠前的,果然有‘古海神树胚种’这几个字,后面注释则是代表了圣道神剑的能力等,但却还写了大概是什么原因丢失,又可曾有谁去寻找的记录。
  
      这一下我只能是哑口无言了,看来这东西还真是他们仙盟之物。
  
      “呵呵,东部仙盟为整个古神州之最,拥有的宝物何其之多?我们南部仙盟作为一部分,开拓天南这量劫最重之地,一向是责无旁贷的,使用的宝物更是品级居高,丢失的同样也很多,而你们口中的圣道之极,正是神树胚种所凝之剑。如此一来,你应该能够了解为何我们南部仙盟会在这时候收回接纳此招惹过是非之物吧?”沙玉竹话中的意思很明确,这剑就是南部仙盟的,无论招惹过什么是是非非,它们也会回收。
  
      看我沉默扫过这些宝物。沙玉竹却不打算给我看完,直接就收起了玉卷,说道:“我们只收回了我们的圣道之剑,却未染指你们从五大寰宇带上来的胚种,便是这个意思。所以你现在可明白了么?”
  
      我顿时是郁闷无比,真没想到这圣道之极是他们的东西,不过这东西不拿回去,我岂不是要闹了大笑话了,况且还是阴千徒杀了叶云秋后得来的。虽然辗转半天,大家相互调换了个位置,可总得把问题真正解决了吧?
  
      “我们南部仙门亦是知道夏道友因为此物而奔波辗转,不过也只能是深表同情而已,毕竟叶云秋叶小友不是我们杀的。这阴千徒又已非我南部仙盟的一员,我们波折拿回的胚种,又是我们之物,所以夏道友,你现在还打算问老身讨要这圣道之剑么?”沙玉竹微笑看着我,一副‘现在谁比较有道理’的样子。
  
      我哑口无言,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了,这不彻底把我绕晕了么?
  
      不过有些事却是事实存在的,我说道:“无论怎么说,此剑是阴千徒带来南部仙盟的。南部仙盟说要庇护他,还和我动起手来,要不是给我反杀,我岂非给你们欺负致死?难道你们说他不是你们一员,就把问题撇干净了?这点就说不过去了吧?咱们可算是对头,怎么又能谈到这程度?岂非笑话了?”
  
      沙玉竹摇摇头,说道:“这亦是双方鲁莽之故,这样吧,我为此事深表抱歉的同时,也会给与夏道友一些赔偿如何?当然。圣道神剑,是不可能还给道友了,毕竟这也是我们多年来一直寻找的至宝。”
  
      “赔偿?赔偿什么?”我眼睛眯成一条线,圣道神剑真没想到不是九大真仙剑胚,这最后一把居然自己生根发芽去了。简直是让人大跌眼镜。
  
      “我们为了将此问题解决,已经列出了给与赔偿的单子,夏道友看看合不合适,毕竟我们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我们自然不会亏待了夏道友。”沙玉竹笑着取出了一片玉牌,送到了我手里。
  
      我拿了过来,立即读取里面的信息,但一看都是七零八碎的宝物,加起来就算有圣道神剑的价格,却也没有圣道神剑一把来的狠了,顿时把玉牌丢还给她,怒道:“不成!什么破烂玩意!”
  
      巴先旭(17028075) 您好,感谢支持正版,为了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小说连连看”,阅读最新最快章节!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