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五十三章:花篮
    “这可就不好说了,反正去不着也与你们无关,不是么?”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们我有鲲鹏令,反正速度就是很快,沙玉竹也不介意,说道:“那我们南部仙盟就先以我名义写下倡议书吧。”
  
      “不只是这样,我还要求足够抵偿圣道神剑的宝物,顺带还要周剑吟周老使用过的团队转移灵宝,另外,阴千徒杀我兄弟,我必杀他,你们应该有这阴千徒的定位办法吧?毕竟他也是你们门派中的一员不是么?”我当下说道。
  
      沙玉竹蹙眉犹豫了下,说道:“你要周首座的如意云?恐怕周首座不允。”
  
      “那是个什么宝物?”我问起来,而已经到了附近的周剑吟冷笑一声,说道:“此物乃是我安身立命之物,岂能给你?”
  
      “呵呵,如意云是化整为零的缩地之宝,虽然不是十大镇门重宝之一,但也是我们仙盟极为厉害的灵宝,自然不能轻易给与道友,至于阴千徒的定位,我们已经尝试过了,发现他抹掉了仙盟的所有印记,毕竟背叛门派,任务未能完成而逃亡,是要招来仙盟惩罚的,故而他早就料定了这结果,所以已经逃亡别处了,夏道友真要寻,恐怕我们也只能以他住在此处时,遗留的旧物中寻找他如今所在,而夏道友可往此方向寻找,至于能否寻找到,就看道友的本事了。”沙玉竹说道。
  
      我恐怕没有猜错,很快花篮渐变,越来越大后,里面繁盛的各色花朵都展现在了我面前,这里面的花儿有大有小,颜色各异,样子也或是可爱、或是雍容,甚至连长相狰狞的花儿都有,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没有束发的蒋若茵长相确实甜美,着实不愧天东三大美女之一,而她的花篮听说也是本命花篮,拥有莫大威力,也不知道是不是放在手中那盏。
  
      蒋若茵也知道我着急,所以很快伸出了双手,揭开了束发,并从束发带那里取下了别致的小花篮。
  
      至此,这如意云就暂时失去了作用,毕竟周剑吟一来一去用了两次,所以眼下如意云就形成了一团很淡的烟云,我只能收入了袖中,然后召唤出了戾血莲,请蒋若茵一同坐了上去。
  
      这一传送,我感觉和蒋若茵一同都化作了飘渺的白云,而后在我的指挥下,周边顿时形成了一片和鲲鹏令同等的时空通道,接下来我们就出现在了之前周剑吟和我斗法附近的那条山脉。
  
      我笑了笑,随后和沙玉竹拱手道别,就跟着蒋若茵去了之前阴千徒居住的地方,找了一件沾染了他气息的物什,然后以如意云传送出了南部仙盟!
  
      蒋若茵轻哼一声,才笑道:“这还差不多,那走吧!不过你也要记住,那是给沙代掌门面子!。”
  
      “如果蒋阁主不故意找茬,我岂会对你这样的美女如此粗俗?”我笑道。
  
      蒋若茵愣了下,咀嚼了这段话后,说道:“听起来,是有那么点玄机,也罢,大家之前都有过矛盾,但之后可别再这么对我。”
  
      “哈哈,敢情蒋阁主是因为这个对我怀恨在心,不过蒋阁主也别忘了,要不是你纵容手下对我动手,可也不至于会这样对不对?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当然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我玄而又玄的笑道。
  
      代盟主说话,毕竟还是有分量的,蒋若茵拱手点头,却也没说答不答应,等沙玉竹主动退出我们的讨论圈子后,这蒋若茵才轻哼一声鄙视我:“之前你不是很厉害么?怎么,没想到会有现在吧?”
  
      “蒋阁主,夏道友说的不错,毕竟这阴千徒也算是我仙盟逃亡出去的成员,我们仙盟总不能放着不管,身携仙盟机密,怎能让他逍遥法外?你还是赔夏道友走一遭吧?”沙玉竹也在一旁劝解起来。
  
      “呵呵,你现在指路他是往那方向,但如果我追了上去,对方已经到了别个方向,我岂不是又错过了么?”我苦笑道。
  
      “还是那句话,指路可以,但带路免谈。”蒋若茵很坚定的说道。
  
      我心中无奈,不过既然已经定为蒋若茵,那就只能耐着性子接受而已,所以我微笑对蒋若茵说道:“蒋阁主,那就劳烦带路一趟如何?”
  
      况且罗盘定位什么的,也是强者找弱者为原则,弱者若是去找强者,先不说能不能找到,毕竟是借探天机的事情,对自己就非常不利,好比外婆这样直接窥天,下场会非常的残酷。
  
      我看了蒋若茵一眼,暗道这小姑娘阴险着呢,还不如周剑吟这老头直来直去,不过眼下用人之际,不带这蒋若茵,恐怕是不行的了,毕竟九劫要去抓捕一个应劫期,若是对方存心躲避,根本无从找起。
  
      “是的,而且蒋阁主擅长追踪,不在周首座之下,而眼下周首座受了伤,所以就算夏道友不满意蒋阁主,也是没别的办法了。”沙玉竹饶有兴致的一笑。
  
      “很不巧,想要定位一个应劫期的存在,你应该知道只能是比他更强的存在!”蒋若茵哼哼道。
  
      “我当然紧张!”蒋若茵瞪了我一眼,沙玉竹在一旁淡淡一笑,我瞥了蒋若茵一眼,皱眉道:“不是吧?难道要给我指路的是你?”
  
      沙玉竹说的还算话,已经算间接答应了,但你蒋若茵至于和我对着来?我冷笑一声,道:“呵呵,又不是让你蒋阁主跑断腿,你至于那么紧张么?”
  
      沙玉竹笑了笑,说道:“这阴千徒跑得再快,估计也不会快上多少,算算时间,不至于逃到天南去的。”
  
      “指路可以,但人不可能跟着你去找阴千徒,要是人都逃到了天南,不得跑断腿了?”一直在旁边对我很不满的蒋若茵拒绝了我后面的要求。
  
      面无表情的炼化后,这如意云被我揣进了袖子里,这些灵宝不是每一件都能收入体内,受限于制造宝物的材料和手工。
  
      我接过了如意云,心中当然是兴奋,读取了玉牌的信息后,发现其实也就非常简单的驱使方法,这如意云在完整的充能后,可以传送三次,距离可谓非常的远;而人当然也能站在其上,进行批量运输之用,但却不可能跟戾血莲那般一边飞,一边还能狂吸元力,让它可以无限移动,如意云还是有能量限制的。
  
      “好,既如此,那玉牌就请周首座拿去库房领取宝物好了。”沙玉竹说罢,拿出了玉牌递给了周剑吟,而周剑吟从袖中摸出了一团小小的云雾,随后伸手一抹这雾蒙蒙的东西,算是消除了这上面自己的痕迹,最终也将此物连带使用玉牌说明书转交给了我。
  
      周剑吟两眼早就亮得跟什么似的了,这生意跟砍冤大头似的,一件换一件可能抵不过如意云,但一大堆宝物加起来,那价格肯定是稳稳超越的,所以他轻咳一声,说道:“这个…;…;既然夏道友这么喜欢这件如意云,那老夫割爱好了,免得说我们仙盟这个对不起他,那个对不起他的。”
  
      “这…;…;”沙玉竹看向了周剑吟,说道:“周首座,你看这些夏道友不要的赔偿,换你的如意云如何?”
  
      “你们对圣道之极的赔偿我不要了,把如意云给我,另把能指引方向的人借我一用,找到了阴千徒,此事了账。”我对于空间类宝物,当然最是惦记,有了这东西,带着一群人跳跃空间逃亡,那和赵茜的界力转移效果一样的,而且距离会更远。
  
      您好,DMr_大脸(2652296),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若相识”,阅读最新最快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