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五十六章:刺果

      干掉了阴千徒后,我也算是为叶云秋报仇了,虽然他没有留下什么遗物,不过对于他那段记忆,我相信一生都难以忘记,直到收起了魂瓮,心情才舒服了一些。.
  
      我看向了愣住的蒋若茵,说道:“蒋阁主,我们该走了。”
  
      “呃……嗯。”蒋若茵一直看着魂瓮,好半响总算反应过来,说道:“你行事可真是胆大包天,斩杀沧云门的真仙,又闯凌云剑府,听说近来和南仙阁都有些摩擦,也是你实力强一些,要不然你身后的门派,估计别人早就惦记了。”
  
      “呵呵,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发展模式,大地方,也有大地方的维持稳定,我不闹腾,别人都觉得我好欺负,我闹腾了,又觉得我太坏了,那我只能是率性而为了。”我无所谓一笑。
  
      “说的是有那么点道理,不过古神州之大,不是你可以想象的,鲲鹏令就算再快,也未必能够面面俱到,你好自为之吧。”蒋若茵说道。
  
      “蒋阁主,话说回来,你其实倒不是什么坏人。”我笑道。
  
      “哎呀,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坏人呀!哼,你是坏人,我才是好人!”蒋若茵哼道。
  
      我耸耸肩,说道:“除了把持住自己的原则,我倒是觉得我还不算太坏,好人不长久,坏人活千年,我这半好半坏的,姑且活个五百年差不多了。”
  
      除了赵茜和韩珊珊,胡清雅、宋婉仪等女子军团今天少有云集,连竺道荷和竺道蕴她们都在,她们修为提升非常快,确实应了之前沙玉竹说的,占据了传道优势的修真,修为境界突破远超这里的普通修士。
  
      “茜茜,你担忧什么呢?惦记天一道东西的多了去了,最后都是什么结果你又不是没见过,嘿嘿。”韩珊珊有些百无聊赖的站在一旁,对我勾了勾手指,她这次来当然不是来站岗欢迎的,而是问我要那朵如意云的,所以几天来她已经催促了好几次了,所以我一到她就跑来了,还对我挤眉弄眼的。
  
      蒋若茵给赵茜这一问倒是问得有些尴尬,只能推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我不过是南部仙盟的阁主,掌管的也是盟中内勤而非外务,故而……”
  
      蒋若茵也不由看了一眼赵茜,这一看之下,赵茜身边也还有一群倾国倾城的女官,这可把她吓了一跳,别说赵茜美貌断无输她的道理,就随便抓出一个,也是看着万里挑一的容姿。
  
      “蒋阁主倒是客气了。”媳妇姐姐客气道,而一旁的赵茜却说道:“蒋阁主,我听天哥说,你们天东,以及其他的大陆,都在惦记我们天一道守护的五大世界,不知道是否真有此事?”
  
      “嗯,不愧是我夫君结交的好友,皆是和善真诚的朋友。”媳妇姐姐笑道,蒋若茵愣了下,连忙回答:“我也未曾想到,夏道友竟有一位如此优秀的夫人,不但样貌清丽倾城,连性情都可亲无比。”
  
      “好吧,省了跪刺果这一步了,嘿嘿。”媳妇姐姐继续给我传音,而蒋若茵当然知道我们互相传音,不过仍然回答道:“不敢,我来是因为私事而来,并无南部仙盟的名帖,天掌门还请平常待我,无需太多繁礼。”
  
      “没有!怎么连你都不信了?人家有心上人!”我暗里叫苦不迭,连媳妇姐姐都忍不住的揶揄我,我在这天一道混得也太没面子了。
  
      “蒋阁主远道而来,未能远迎,倒是怠慢了。”媳妇姐姐平静的说道,还顺便瞄了我一眼,传音道:“又带回来一个?”
  
      媳妇姐姐进入应劫期,实力几乎是以十数倍数提升的,因为她本身就有个特点,就是能够召唤无数同劫数的鬼,毕竟跟她斗法,等同她直接带了一大堆人群殴,和单挑的区别肯定是非常大的。
  
      况且那把六道神剑是媳妇姐姐飘到哪儿就跟到哪儿,这把先天灵宝以六剑形态摆在那,比她脑袋上别着个小花篮要嚣张多了,所以光是气势,就矮了不是一分两分。
  
      不过等她看到媳妇姐姐的时候,整个人都说不出话来了,都说人比人气死人,如果只是样貌上跟人家有差距,那还能用修为来欺骗下自己是内外兼修的存在,但连媳妇姐姐都应劫了,那她作为天东三大美女和上品的应劫真仙,可就尴尬了。
  
      回到了天一道,看到我带回了个天东美女,前来欢迎我的孙陌尘忍不住也鄙视我了,我好一阵的解释,都不能洗脱自己的嫌疑,让蒋若茵笑得是花枝乱颤,还生怕误会不够大似的。
  
      当然,现在还留在天南可不是什么好事,天南即将成为战火纷争之地,大家正准备往北部撤离,继续留在这绝不是好选择。
  
      除了这些事情,圣道门在袁沐影当上掌门后,变化也非常大,九大宗门在夏瑞泽等搭上沧云门这条线后,自然不再继续走两派三宗四门的路线,而彻底合为一大门派,原来的掌门,如今成了掌峰,不过调动的力量,权利,自然会更加的集中,毕竟在兼并了如玄仙门之类的大派,圣道门已经是左近的巨无霸了。
  
      应香雪经过赵茜邀请,已经离开了圣道门,来到了临夜国,而卫光宇则继续在圣道门当掌门,陈葳淑作为他的道侣,助他一臂之力也应该,这点没有出乎我的预料,毕竟他们守成可以,进取略显不足。
  
      夏瑞泽正式把圣道门掌门之位传给了自己弟子袁沐影,而他则带着黑子、万松小等一票从五大世界上来的离开了圣道门,至于去了哪儿就不知道了,根据天一道的情报猜测,应该不再逗留沧云门,具体在哪说不清楚。
  
      圣道门那边真正实现了一统,李破晓把万剑门全盘移交给了圣道门,转而去了东边,动机不明,不过我想无非就是为了给叶云秋讨还公道吧,他没有鲲鹏令,也不知道我已经去过天东了,所以发去那边估计会扑个空吧,不过距离太远,根本联系不上他,所以让他无功而返反倒是件好事。
  
      还有之前去西边的时候救下的欧阳寿一家人,也已经投奔了临夜国,成为了天一道的一员,欧阳寿因为实力不错,当上了长老,女儿欧阳素,也在天一道成了弟子,接受内政的培训。
  
      进入了临夜国的领地,在我反馈回来的信息后,很快我的通讯仪就不断回复了近来的消息,九重天门因为老祖被我灭了,在后来几大门派要发起战争,并打响没多久,九重天门整个门派就分崩瓦解了,最后散乱的弟子,多是给近月谷,收编,剩下部分,则投靠了海乘风。
  
      而临夜国毕竟是很南部的地方,也是当年量劫的重灾区,这里门派凋零,又靠近巫蛮之地,故而很少有谁无故跑到这里来。
  
      蒋若茵在这几天里成了好奇宝宝,一路对于地貌问个不停,她说自己还是第一次来天南这么南边的地方,往昔在天南,都是往北边多一些,毕竟那里门派众多,远离量劫核心。
  
      毕竟已经熟门熟路,连续使用了两次鲲鹏令后,我已经返回了天南,而这一次因为以两点一线的最快路线返程,所以并未经过多余的距离,以至于返回天一道的时间,也缩短到了三天左右。
  
      蒋若茵噗哧一笑,说道:“好吧,好吧,什么道理都让你说全了,我还是进入花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