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六十一章:青雨
第二千九百六十一章:青雨
  
  漩涡海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有别于其他的海洋,因为它流动的方向很规律,只是朝着一个方向旋转,即便在雨夜里,它在我面对中央方向时,也不会改变这样的前进方向。
  
  “这里是外围,所以流速不会太快,可如果到了里面,传说会形成一个恍若是天坑一样的恐怖漩涡,那里的海水奔流潺急,听说如同一口吃人的怪物,就连应劫期都不敢往下面飞去。”蒋若茵说道。
  
  海在旋转,也不知道为什么它会旋转,但毕竟我去的不是漩涡海的底部,而是要去仙岛,所以我并没有太过纠结于原因,而是让紫卿云朝着海岛前进。
  
  “我们这段旅途还算很顺利,并没有遇上太过恐怖的妖兽,而这片漩涡海,感觉边缘那儿也不是有特别多的生灵,有也多是一些没什么灵智的。”我探测后发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在激流区,它们也不敢如此靠近吧,越是聪明的,就越是这样?对不对?”蒋若茵说道。
  
  “有部分原因,不过这里的元气也很浓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海底下恐怕会有什么古怪,不过有岛主住在这里,我们不如有机会问问好了。”不到自己需要,我是不会主动去传说中危险之地。
  
  很快我们进入了漩涡海后,仙岛的岛民似乎发现了我们进来,没过多久,就派出了三个应劫期的存在,朝着我们迎过来,这三位脚下并非是什么古怪的法器亦或者是御剑而来,而是站在了三块大概磨盘大小、形状又绝不相同的石头上面,这让我和蒋若茵都好奇的对视了一眼。
  
  三位应劫期看到我不过九劫,而蒋若茵是应劫期的存在,互相之间传递起了消息,而为首那位男姓的道长一捻胡须,先是笑道:“三位道友远道而来仙岛,我们岛上的居民都是欢迎之至,但还未曾知晓三位的身份,不知道介不介意自我介绍一番?”
  
  看这些岛民居然没有质问的意思,可见平时岛上的规矩,恐怕也是以和为贵了,我也不打算太过托大和夹生,说道:“在下夏一天,来自于天南,因为有点急事,故而不远万里也想要去岛上见一见诸位古神州部洲的盟主,而这位是我的从属紫卿云,另一位,则是南部仙盟的蒋若茵蒋阁主,此番是陪同我前来。”
  
  “原来如此,我们岛上子民,是为了仙岛而生,不问任何部洲之事,也尽量不参与任何对错之争,更无心助任何之人,故而三位道友想必也无需知道我们的姓名,而既然三位皆有事要寻在岛上的本州道友,便随我们来吧,但需注意的是,我们这里是禁止喧闹的,不知道友可愿意遵守?”为首中年的道长笑道。
  
  我心中已经大体知道这道长其实实力应该藏得很深了,毕竟看他举手投足释放的元气压,应当是资质极好的存在,所以也不敢怠慢的说道:“我们来此,并非是为了寻滋挑事,道长还请放心。”
  
  “那便最好不过了,三位请。”那无名道长当下在前方引路,而我和蒋若茵跟在了后面,紫卿云现在还在九劫的阶段,因为戾血莲下一次成长会变得很缓慢,所以她的修炼也开始被耽搁,不过教育器灵不是短时间就能停下的,因此这一段时间她也是巩固修为为主。
  
  “果然和沙代盟主说的一样,这里的仙家都不大喜欢交友,这看谁都一样的态度,我也有些不习惯了,感觉像是见了西方教的大和尚。”蒋若茵有些抱怨的传音说道。
  
  我笑了笑,上下打量那些道长的穿着打扮,他们身上都穿着粗布白衣,而衣襟领口,袖子的袖口,裙摆的边缘,全都是用黑色的三指宽的黑边来衬托,除此之外,其他位置实在没有特别的装饰了,连品阶高低都没有,朴素中带着极度的简约,是非常耐看的设计。
  
  当然,我一身的青衣,也是简约到极点的打扮,回想下从入道开始到现在,已经是不知多少年过去了,我的打扮也从来都这么朴素,印象中少数几次最花哨的,都是重大日子里的,比如中州的时候娶媳妇姐姐,那时候是最花里胡哨的了。
  
  反观紫卿云,她出门在外也不敢太过帮天一道拉仇恨,所以是一身原来临夜国的黑红袍打扮,看着典雅霸气,加上她气质娇艳,所以有种华贵的感觉,让人见了都不会往天一道那边想。
  
  而穿着打扮上最着重的,就是蒋若茵了,除了天天从本命花篮里捻出一朵不同颜色的花,幻化上花色相同的衣衫外,她到了漩涡海后,还把那朵最好看的话遴选了出来,把自己装扮得和那朵花儿一样好看的形象,让我差点都有些认不出来了,也未曾想过她打扮之后会变得这么的美。
  
  诚然,这样的美肯定不是为了我如此,而是为了他们南部仙盟的盟主君亦烁的,这位叫亦烁的仙家,到底得帅到什么程度,才能让这么美丽的女子如此倾心迷醉?
  
  “今天的你有些不同。”我忍不住宛然一笑。
  
  蒋若茵见我在肆无忌惮的打量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哼一声,说道:“我总不能穿得很随意吧?这里是仙岛呢,你以为是入人间么?”
  
  “有什么不同的?我看你是迫不及待想要见心上人了吧?”我又笑起来。
  
  “哼,才不是,只是不想让那两位给比下去。”蒋若茵反驳道,我说:“人家漂亮,你就让人家漂亮去好了,也未见你在我天一道的时候这么打扮?”
  
  蒋若茵似乎给一针扎入了心脏,捂着胸口喘着气说道:“早知道把天姐姐给带过来,我也不用打扮成这样子了,我也得让她们尝尝,有时候光靠打扮,把自己画成花儿一样,也是无济于事的。”
  
  “哈哈……回去我会告诉她的,估计她会很喜欢你这么说。”我笑了起来,媳妇姐姐那样的存在,即便不用化妆,也确实能秒杀所谓的任何美人。
  
  “我能有什么办法?不想承认都不行的好吧?女人没有自知之明,那就是妖障了,我又不是那么的不堪,不过说实在的,这寰宇之中,会还有有比她长得好看的仙人么?即便是长得一样的好看,恐怕也不存在吧?”蒋若茵忽然好奇的问道。
  
  莫名听罢,我忽然心中刺痛,因为这句话我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答案难道是否定的?不,曾经有一位女子,也绝世独立,倾国倾城!
  
  “蒋阁主,你其实已经是美则美矣了,而且性格也没有太多的瑕疵,因为太完美了,是要遭天妒的。”我笑了起来,媳妇姐姐虽然很美,但性格的小瑕疵也不少,当然,都是些让我怎么看都觉得可爱的小毛病,比如会有些小肚鸡肠什么的,忍不了受人欺负,更不能让别人欺负我。
  
  雪倾城同样也是这样,虽然美到了极致,但一言不合就会上打神鞭来招呼你,可不会跟你有什么商量的。
  
  所以她们即完美,又同样不完美,毕竟人性是最复杂的存在。
  
  “好吧,本来我还是想完美些的,可惜去了你家里后,这念头现在是越来越给抹平啰。”蒋若茵有些哭笑不得的笑起来。
  
  “呵呵,看来阁主这段时间,经受了许多不为人所知的打击呀?”我忍不住消遣起她来。
  
  蒋若茵伸过芊芊玉手,朝我膀子那就是一扭,我根本懒得去避开,结果她手快要触碰到了的时候恍然想起什么,气得只是一巴掌拍到了我的衣服:“哼,绵绵青山雨,润物时无声,我差点就着了你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