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六十四章:凭剑
第二千九百六十四:凭剑
  
  让蒋若茵先喜悦的男子毫无疑问正是君亦烁,他背着手飘落下来时,动作儒雅而不失男子气概,身上除了一身洁白如雪的道袍,只有一件玉佩挂饰,让人第一眼就觉得他着装上干净利落;加上脸上总是平静的表情,还有一头如瀑布一样用白银束箍扎起的长发,真如同电视中的古典男神。
  
  确实是足够的吸引人了,想比之下,我这中人之姿的容姿,连我自己都觉得站在他面前有些矮了点,当然,那也只是一瞬而已,其实像是李相濡那样的我都见多了无所谓,这君亦烁也不过让我惊艳了下,在他拿出自己本事之前,在我心中也就是路人甲而已。
  
  而随同他一起飘落下来的,是个同样穿着白色霓裳的女子,这女子身材高挑,模样确实是不用说,号称中部第一女仙,可不是开玩笑的,至少在格局和气势上,就绝对不再君亦烁之下!
  
  真是一对璧人!
  
  这是我心目中对这两位盟主的第一印象。
  
  见我对他们也看愣了,蒋若茵有些郁闷的传音道:“你不会给镇住了吧?”
  
  我淡淡一笑,并不反驳,如果说这都能给镇住,当年看到媳妇姐姐才算给真正镇住,以及,雪倾城将脸上的黑纱接下来的时候,那也才能称之为镇住。
  
  这两位盟主落下后,身后的一干应劫期都下来了,他们都各带了三五位应劫期的同伴,当然,这趟来仙岛,肯定不止是带了那么几位,因为在我的感应中,应劫期在这里着实不少,况且之前凌云剑府也说了,基本上精英都去了仙岛,因为这次盛会还不知道会不会打起来,所以谁不是有能力就得去的?
  
  而看得出来,这里来的九个人,就有七个剑仙,而且老迈者不少,有的刚落地,就开始闭目养神了,这些显然都是门派中的老精英,一个不说挑十个下品的应劫期,但四五个肯定没什么问题!
  
  我之前也问过蒋若茵能够来的都是什么样的存在,结果当然大都是上品的存在,当然,也不说没有中品的应劫期,但那都是擅长谈判、内务的存在。
  
  也怪不得蒋若茵会生气了,她作为内务阁主,又是上品的仙家,居然给留在了仙盟里,而且现在又让她看到这君亦烁和中部仙盟的女盟主在一起!不气煞都怪了。
  
  “蒋阁主,你怎么来了?这两位是……”君亦烁充满磁性的声音从口中吐出来,蒋若茵神色也不由一怔,但很快就有些抵制的说道:“哦,回禀盟主,是带了天南天一道的夏大长老有事来于仙岛,与盟主商量代盟主定下之事。”
  
  接过蒋若茵手中的玉牌,君亦烁脸上多了一丝的迟疑,旋即又看向了我,说道:“既然是沙代盟主定下的,不管什么理由,那我们南部仙盟自然是支持的,而建立顶级仙盟的倡议书里的情况,我会在其他盟主那提及,却未必能够得到全部的回应,你可明白?”
  
  “这个当然,只是希望君盟主能够多多为天一道说项,我也会去说服南部的凌云剑府、沧云门、南仙阁的。”我连忙说道。
  
  这君亦烁倒是算客气的,毕竟他也算是天东最顶级的应劫期真仙了,对我这九劫真仙却没有太过见外,实在出乎我的预料了。
  
  然而,这件事毕竟关乎天南的发展,偌大一块地方,顶级仙盟可不是说建起来就建起来的,不和谐的声音,立即就传了出来,而这次说话的,却是中部仙盟的女盟主:“不知天一道要建立顶级仙盟,凭着什么?”
  
  看着这女子没如画轴中侍女的模样,以及脸上没有半点瑕疵的肌肤,我淡淡一笑,说道:“凭一腔的热血,凭背负的命运,和手中之剑。”
  
  “很好,不过热血是否足够烙热,命运是否足够坚强,以及你手中的剑是否够锋利我却不知,你觉得,我中部仙盟,会同意这道倡议书么?”女盟主冷冷的说道。
  
  早听说这叶孤玄性情偏冷,又能擅长仙剑,我就知道她肯定是天一道立足仙盟的难关之一,但没想到她会如此的直言不讳。
  
  “答不答应,我这门派都是要建起来的,盟主觉得不够格,阻挡也是你的自由,但却不是我必然遵守的参照。”我对于她的第一印象坍塌后,当然不会跟她客气。
  
  叶孤玄那双很大的妙目半眯下来,闪过了一丝的不爽,而她身后自然不乏为她出头的人,站在她身后的一个老太婆桀桀一笑,随后说道:“老身活了这么多年,倒是见过不少骨头硬的家伙,但在前辈面前,多少有点尊敬,但你小子不过九劫而已,竟如此的嚣张,丝毫不把前辈放在眼里便罢了,居然还挑战我中部联盟的盟主,你可知道她是谁!?”
  
  “叶孤玄,中部联盟盟主,天东的副盟主,不会是说错了吧?”我我笑了笑,这更让那老太婆脸色难看。
  
  看热闹不嫌事大,蒋若茵早就对那叶孤玄不爽多时,看到那老太婆站出来要教训我,顿时是嘀咕说道:“呵呵,如果是叶盟主就算了,估计还能打个平手什么的能走的利索些,但你钱道友,恐怕还不够看的,他可以打你十个都不带流汗的。”
  
  “蒋若茵!你说什么?”那老太婆顿时大怒,眼珠子瞪得如牛铃似的,仿佛眼神都能杀对方百遍!
  
  “蒋阁主!请慎言!”君亦烁连忙何止蒋若茵,生怕触怒了对方。
  
  蒋若茵顿时是恼了,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我就是这有事说事的脾气!说真话怎么了?我就是实说而已!”
  
  君亦烁皱起了眉,但很快摇了摇头,说道:“你看看你,怎么就不成熟一些?你知道我为何不带你来?”
  
  “我怎么就不成熟了?”蒋若茵很是生气的说道,我看着她马上要变成了怨妇,传音说道:“你别说下去了,再说下去脸都给自己丢尽了。”
  
  蒋若茵瞪了我一眼,直接说道:“我这是帮你不是么?!”
  
  我耸耸肩,然后说道:“你别说话就是帮我了,赶紧闭嘴吧。”
  
  蒋若茵气急,但咬咬牙还是瞪了一眼那钱老太,顺便说道:“我可是说真的,也劝你别自讨苦吃,免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蒋阁主似乎对老身不是很看上眼嘛,可老身纵横中部的时候,蒋阁主可曾知道自己在何处么?”钱老太也是气得够呛了,不过毕竟是应劫期的老怪,说脏话什么的肯定不会,但讽刺什么的,却绝对不会少。
  
  蒋若茵阴狠一笑,随后抱手不说话了,但这偏偏让钱老太更是气愤,没处发泄的她,总算是想到了把怒火发在我身上了,没有任何的理由,瞬间她就拔出了身后的长剑,并且朝着我一剑而来:“既然一个能打老身十个,又想建顶级仙盟,那让老身来以身试剑!看看你小子凭的是什么?!”
  
  我早就知道这样的碰撞难以避免,但发生之迅疾还是出乎了预料,因此直接缩地到了老太的身后,紧接着天一御法也跟着凝练而出!
  
  这短暂的时间里,老太也猛然间回头,剑和我的悲风裂神当场撞击在了一起,而火星也跟着爆发了出来!
  
  嘭!
  
  干脆利落的冲击,果然让我气血跟着腾了起来,真没想到这老太不止是说一说,力道之刚猛,竟不输给任何的男仙家,甚至比起很多应劫期,有过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