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六十六章:留仙

      那虚荷谷主看了我一眼,怔了下说道:“九劫真仙?她为何打你?”
  
      “可能是我太过讨厌了吧。”我淡淡一笑,然后看向了前方一大群保护应劫期老太的人。
  
      “一群应劫期,何以全站在你的对面?是要欺负你一个九劫真仙么?又是何人动手在先?”虚荷谷主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而不用等我回答,站在一旁没过去搀和的蒋若茵就说道:“谷主,你觉的一个九劫真仙,会没事跑去揍一个应劫期送死么?”
  
      那虚荷谷主一听这话,顿时是双目凝成一线:“很好,你们天东两大仙盟真有底气在我这虚荷仙谷区域杀人!”
  
      君亦烁看到叶孤玄双目微凝而不语,当即站出来拱手说道:“虚荷谷主,此事另有隐……”
  
      “不用你来说!”虚荷谷主旋即看向了最先在这里的护岛仙人,其中为首的道人连忙传音说了几句,顿时,她双目很快的瞪着钱老太:“你们觉得一个九劫真仙好欺负,就想出手灭掉他,是觉得我们这里拦不住你们,就能够恣意妄为了?若不是你们撞上了铁板,而是杀的我们岛民,是不是觉得只要赔点东西就算了?”
  
      “虚荷谷主这么说。实在是让我们太。”
  
      君亦烁还打算说几句话这事消弭。结果虚荷谷主根本不打算给谁脸色,怒道:“谁在这动手,谁就给我滚出仙岛!”
  
      虚荷谷主实力不知道怎样,不过这里满地都是应劫期,她实力怎么可能会弱?况且君亦烁和叶孤玄是谁?那是天东五大联盟中部和南部的盟主!其中叶孤玄还是整个天东的副盟主,别说实力是第一等的,就是身份地位,也不是区区一个岛主能够比得上的。
  
      可虚荷谷主就是不给面子,勒令动手的人滚蛋,钱老太火气顿时是飚了上来,咬牙说道:“是这小子该死!区区九劫,敢如此不敬!”
  
      “住口。”看老太这时候还有些不理智,这叶孤玄也有些不高兴,其他人自然也还想站出来,一边说以后不会这样,一边还说多加赔偿什么的,这顿时让虚荷谷主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我心中也是郁结,但看这情况,肯定是得罪了两大仙盟了,所以就对着虚荷谷主拱手说道:“谷主,实在对不住了,在下虽然一路上和道长交流,也知道岛中是不能动手的,奈何迫于无奈,给仙岛,给岛主带来了麻烦,现下便先离去是了。”
  
      这其实也是以退为进,走我真没觉得有什么可惜的,毕竟进人家家里,坏了人家的规矩,还把人家锅碗瓢盆打烂了,被赶出来很正常,像是钱老太那样还觉得不解气多想踹几脚的,肯定没什么必要,可如果因为我诚恳,而得到主人谅解呢?
  
      果然,虚荷谷主一看我竟主动道歉和要离开,她顿时对我是另眼相看,当即说道:“你不用走,走的应该是她!本谷主也历经九劫,知道九劫真仙之极限,你面对如此多的应劫期,自保已是困难,无论出于什么理由,皆是被动应对,他们占尽人数众多,而这老不死的却仍然以大欺小,此种老而持临之辈,早就该死了!还敢如此大言不惭!”
  
      “这……”我一副愣住的表情,暗道那道长见我九劫,又面对那么多的应劫期,所以已经将事情事无巨细,每一句话怕都告诉虚荷谷主了。亦或者有些话故意帮我隐去了,故而才引得那虚荷谷主怒气都炸了出来。
  
      当然,更生气的是那钱老太,眼下已经是双唇发抖,指着那骂人倒是恶毒的虚荷谷主,道:“你!你!老身要与你死斗!”
  
      “呵呵,不知所谓,莫说你全盛之时本谷主都不把你看在眼中,就凭你现在也想和本谷主死斗,不知叶盟主可敢替你答应?”虚荷谷主性情却不是什么儒软女子,一眸一言都是率性而为,不喜欢的就往死里讨厌,这可真是够可爱的。
  
      叶孤玄双目沉凝,气魄威势竟让周围都冷了几分,我心中不禁惊讶于这叶孤玄的实力,怪不得蒋若茵会对这女子如此的敌视了,无论是样貌比她要更有优势,连实力,更是云泥之别!
  
      “虚荷谷主还请息怒,钱道友不过是怒不择言,心中并非真是这么想的。”君亦烁老好人似的帮说着话,但这虚荷谷主却只凭印象看人,冷道:“这么不知轻重,年轻气盛能说得过去,老仍不改,善心早无,尽早离开,我们仙岛不欢迎这么霸道的人!”
  
      给仙岛驱逐出去,这何等的丢人?而且钱老太现在就算走了,丢的可不止是她自己的脸,连叶孤玄,肯定也没办法接受这事实,因此可想而知中部仙盟都下不了台了,叶孤玄现在也是郁闷无比,可连君亦烁都没办法帮忙劝阻,这下,整个事情都陷入了死局。
  
      “要不……这事能不能就这么算了,毕竟也是因在下口出狂言,要提出于天南建立仙盟之事……”我看情况实在太过纠结,毕竟也要仰仗天东的几位盟主签字,所以当然要出来讲和。
  
      而虚荷谷主还觉得我倒是蛮懂事,渐渐还打算露出笑容的表情,想看看我到底会说什么;可这时候,老太却双目欲裂,怒道:“老身不用你小子求情,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还有你这谷主,如此之武断,定为天东所有仙家不耻,老身钱萍!宁兵解已正己身!也不用再受你们侮辱!”
  
      “不要!”“钱道友!且慢!”
  
      一群天东仙家顿时都炸锅了,但钱老太性子却如烈火,长剑朝着自己的身体扎入,随后虚体冲出,愤怒飞离了仙岛,也不知道会去往哪儿,而其中两位仙家慌忙追着她而去,生怕她出点什么意外。
  
      这一回,老太自毁道体的行径,把南部仙盟和中部仙盟的应劫老怪都激怒了,纷纷怒视着我和虚荷谷主,估计恨不能生啖我的血肉,好似本来错不在我,现在全是我的错似的,人性有时候确实就是这样。
  
      “小子,你真厉害,三言两语就颠倒了黑白,把钱萍道友害死,老夫对你佩服得很,不过,也希望你手上的剑真比你嘴巴还厉害!”一个东部仙盟的老者站出来讽刺。
  
      “呵呵,嘴仗打得好,剑法也是不错,但还是太过年轻虚浮,日后必是祸端,而虚荷谷主竟未看清实质,实在让老朽失望,真未曾想如此年迈了,还是第一次遭遇此等不平之事,罢了,老朽也随钱道友离去了!何须在此受气?”天东更是有和钱萍交好的,一副自己吃亏的表情,甩袖而去。
  
      “老身不敬你嘴上功夫,却对你剑法佩 服之极,想必也不止是老身想学钱萍道友吧?如此,老身做第一个挑战之人又如何?便在漩涡海上等小道友你七日,若是有胆,便来一战!”一个同样年纪老迈的应劫期剑仙拱手后,就此跟着离去,这世道,还真不缺少这类欺负人后给打脸,还想扳回场子的。
  
      “诸位前辈客气了,争强斗狠不是本事。如果前辈们想赢,在下认输便是了,但是非曲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甚至大家都知道,可绕得过天道之因果轮回么?”我却冷冷一笑回应,于此而看着他们离开。
  
      毕竟黑白分明,要帮助钱萍的可不多,所以在我这句话后,也没再有人打算在岛下堵我回去之路,但所去也已经有好几个应劫期了,反倒剩下叶孤玄和君亦烁这两位盟主差点成了光杆司令,当然,因为知道这里出了事,竟打闹起来,很多应劫期已经飞过来助阵了。
  
      而通常一出事,总不缺从众而盲从的心态,钱萍自我兵解,一副心有所恨而不平的样子,让所有应劫期的真仙全都把火气都发在了我身上,大抵是把我当成了无恶不作,阴险狡猾,卑鄙无耻之辈了,而钱萍倒成了给我逼死的仙家,简直是天大的翻转。
  
      “哼,众口铄金么?夏小友,看来你到我这仙岛来,倒是成了众矢之的了,九劫真仙,还是不要太张扬的好吶。”虚荷谷主冷哼借我来反讽这群仙盟的仙家,然后对我说道:“夏小友,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此番之事你不用理,这待客居损坏成了这样,就不要住了,到我谷中来住吧,免得这些人又一言不合要借机杀你。”
  
      我怔怔看了眼虚荷谷主,然后拱手说道:“多谢谷主前辈体谅,不过居住在那边,会不会不太方便?”
  
      “无妨,在我眼皮底下。才能防止这些天东修士对你不利,我亦有一些话,想要问问小友。”虚荷谷主摆手一笑,然后脚下一踩,咚的一声,原来周围窸窸窣窣的讨论,顿时安静了下来,她也冷冷的说道:“若想继续留在我虚荷仙谷。便要遵守本谷主地规矩!若你们有心离去。别忘了,此处也不曾留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