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六十九章:明溪

      听他这么一问,我说道:“是在现在的地狱裂口吧,那里如今也到处是红色的,有不少大陆板块破裂的痕迹。 ..”
  
      “嗯,你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那边确实是量劫的中心点,当年也曾经是一块很大的陆地,但你应该不知道,它也曾经是四大部洲决战之地吧?”吕一三平静的看着我。
  
      我吃了一惊,然后问道:“难道当年量劫,也是因为四大部洲因为争夺寰宇世界,而展开了战争?”
  
      吕一三捻须点头:“正是,这历史和命运,从来都是重重复复的,因为欲望只要存在,就会有追逐它的生灵。”
  
      我脸色微微一变。也把之前的一切信息都弥合了起来,而这时候,几个人影出现在了我们酒桌上,我回过头一看,发现竟是虚荷谷主忽然来了,这酒肆到处都是人,要进来也很随便,谁都不会注意到谁的气息,毕竟到处都是应劫期的岛民。
  
      虚荷谷主背着手看我们一眼,然后说道:“五大寰宇,从始至终都是古神州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里是鸿蒙元气的入口,而五大寰宇则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地方,但一直以来,大多数的仙家并不知情,而我们仙岛固然知道,但却并不打算说出来,因为上一次量劫之后,居住在这座仙岛中避难的仙家,在出岛之前都是签过生死契的,在五大寰宇自然暴露之前,皆不可将此事说出,只为了古神界不再因为这样欲望,而再引来量劫,然而,历史的轨迹始终如同碾过的车辕,不断的重复告诉我们,仙家之力在命运面前,仍旧渺小如纤尘。”
  
      大家看到谷主亲来,自然都站了起来,连忙拱手见礼,岛中的气氛很好,谷主特权虽然很大,但大多没有架子,因为都是应劫期,也不至于上了天去。
  
      “岛主已经回来了,刚才我们几个谷主,便是去迎岛主的。”虚荷谷主第二句话,让我的心又提了起来,吕一三等人,包括一些妖族和巫族的岛民,却全都期待等着第二句话,因为岛主回来有没有把两族的联盟首领带回来,非常的关键。
  
      然而虚荷谷主很快摇摇头。说道:“岛主此去无功而返,巫妖两族已经扬言,已非当年量劫后之羸弱,人仙想要占据地利人和,就拿出相应的实力来。”
  
      大家听罢,全都面面相觑,脸上都是隐忧,显然这一仗你不想打都不行了,而显然人仙那边,听到这消息肯定要炸锅了。
  
      “看来,历史又要重演了。”大家当然是忧心忡忡,这是整个古神界的事情,就连仙岛都不能独善其身。
  
      “行了,我们几位谷主很快要去岛心开会,大家该干什么就先干什么吧。”虚荷谷主摆摆手,遣散了一群和我喝酒的人,然后看向了我:“在此之前,夏小友,请你与我去殿内一叙吧。”
  
      “好。”我当然答应下来,旋即跟在她后面前往山谷的大殿。
  
      大殿华丽,两排柱子雕琢精良,站在旁边时,人都显得渺小许多,而虚荷谷主坐在了大殿的首座上,打量我好一会,说道:“夏道友来到我们仙岛,可是有什么打算?”
  
      “有些打算,但都是为了 自己的,恐怕难入谷主法眼。”我笑了笑。
  
      虚荷谷主淡淡一笑,说道:“即来仙岛做客,便是仙岛的客人,尽可能满足客人的需求,便是我们做主人的待客之道,姑且说说,我想听听。”
  
      我想了想,当下把来这里的三件事情说了出来,虚荷谷主宛然一笑,说道:“寻求倡议书中签字的盟友,何不寻天南的南仙阁盟主?此人虽不在我虚荷谷中做客,却是我的好友,你可先去问问他,而另外天西、天北这几家,却也管不着这些事,因为他们势力都不如天东,你在天南建立仙盟,与他们干系不大,他们会乐享其成,至于想看看神树,我已将此事禀明岛主,很快岛主忙完这次召集我们所有谷主的事情,就会约你前去一叙。”
  
      “原来如此,虚荷谷主如此助我,晚辈实在无以为报。”我连忙道谢起来。
  
      “不用,我一向对气运比较敏感,你身上的气息,我很喜欢,而且九劫真仙敢来我仙岛,必有异乎寻常之处,就是如今岛上即将继任岛主的小岛主,亦是这般的存在。”虚荷谷主淡淡的说道。
  
      “还是要多谢虚荷谷主了,要不然我在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没几个认识的人,对眼前要做的三件事,真是一头雾水。”我感慨说道。
  
      “至于第三件事,想要寻找一尾驮扶门派之神兽,虽然天东提供的情报资料里,那尾青铜飞鱼不错,但终究不过是他们南部仙盟挑选的金银天龙鱼选剩下的神兽,固然对天一道这样的小门派非常适合,却始终限制了门派的扩张,我听闻天一道在天南立道不到十载,却有如此大的规模,想来青铜飞鱼是不够用的,我这里有一尾极为危险的神兽情报与你,不知你敢不敢前去碰碰运气?”虚荷谷主虽然和我萍水相逢,却把我的三个问题全都一次性解决了一半,简直是天降的贵人!
  
      我连忙谢道:“谷主待我这么真诚,又肯鼎力相助,在下实在无以为报,还请谷主提个要求,也让我心中不至于觉得太过亏欠。”
  
      “呵呵,也不是我一人之力而做出此事,不过既然你已经这么说了,我便给你提个要求吧。”虚荷谷主也不啰嗦,直接就答应了我,只不过她在考虑后,同样也在想我一个九劫真仙能干什么。
  
      我笑了笑,就说道:“谷主可想好了?其实也无需为在下操心,在下能办的事情,除了上至九重天,下至五大寰宇,想来都不会有太大问题。”
  
      “你是天南的仙家,应该对天南的局势有所了解,方才我也说过了,南仙阁的阁主,与我是至交好友,而他的弟子骆樱神和骆奔流,你可听说过?”为虚荷谷主忽然笑道。
  
      “哦……骆奔流那逗……前辈呀,我之前和他有过面缘,是个很有趣的家伙,至于骆樱神前辈,我不是特别了解,只是因为误会有过一次交手,后来就没事了。”我连忙说道。
  
      “嗯,你认识他们就再好不过了,因为他们还小的时候,南仙阁的阁主曾经带着两师姐弟来过我虚荷谷中,我颇为喜欢他们俩,如今天南之灾,很快便要到来,故而我也不大放心,这里准备了一样东西,你返回天南的时候带上给他们,便算是为我做了件天大的好事了。”虚荷谷主笑道。
  
      “原来是带东西回去呀,那为何不能让南仙阁的盟主带回去?他不更是顺路么?”我连忙问道。
  
      虚荷谷主淡淡一笑,然后说道:“我又不是笨蛋,自然不会交给他来做这件事。”
  
      “啊?”我愣了一下,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这件东西不能交给南仙阁的阁主?
  
      “咳咳……行了,你也莫要问那么多前因后果,你把这件东西交给骆樱神便是了,却也不能交给骆奔流,那小子和他师父一个德行,会误了我大事。”虚荷谷主微笑道。
  
      我这下算是明白了,之前早就觉得骆奔流是个逗货,他话语中的师父也是个大逗货,只有骆樱神还算是正常点,所以虚荷谷主觉得交给南仙阁的阁主当然是所托非人,故而把这事交给我来完成。
  
      我连忙拱手说道:“既然谷主都这么说了,东西我定然会完完整整的交给骆樱神前辈的。”
  
      “很好,那便这么说定了,等你前去抓捕神兽的时候,我再将此物交给你吧。”虚荷谷主说完,却拿出了一面玉牌,然后注入了一道什么信息,再抛过来给我:“去见一见南仙阁的阁主吧,你们天南三大仙盟,都在隔壁明溪谷那边呢。”
  
      我接过了玉牌,又是是千恩万谢,而出来后,少不了传讯给吕一三,问询这明溪谷所在,因为天东除了南部仙盟,其他的仙门应该和我不对付,我得寻找盟友支持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