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七十章:传功

  我连忙拱手说道:“既然谷主都这么说了,东西我定然会完完整整的交给骆樱神前辈的。”
  
  “很好,那便这么说定了,等你前去抓捕神兽的时候,我再将此物交给你吧。”虚荷谷主说完,却拿出了一面玉牌,然后注入了一道什么信息,再抛过来给我:“去见一见南仙阁的阁主吧,你们天南三大仙盟,都在隔壁明溪谷那边呢。”
  
  我接过了玉牌,又是是千恩万谢,而出来后,少不了传讯给吕一三,问询这明溪谷所在,因为天东除了南部仙盟,其他的仙门应该和我不对付,我得寻找盟友支持才好。
  
  南仙阁应该我是很好说话才对。而且从我对南仙阁的认知里,也知道这仙盟其实不靠谱,因为之前说这门派是几个应劫期喝茶喝出来的,我就知道这盟主心该有多大了,加上两个特色明显的弟子,真是难以想象对方会是怎样的存在。
  
  吕一三已经出任务去了,但我也从地图里找到了明溪谷的所在,不过我还是小看了这岛屿的巨大,因为经过了大半天的极速飞行,也总算才是到达了明溪谷,而静看山谷,其实也不过是贴边虚荷谷的一片溪流汇聚之地,但因为溪流极多,在山前环绕,所以景色非常的漂亮。
  
  刚进入明溪谷,守谷的修士就立即拦住了我,我拿出了虚荷谷主的玉牌,那守谷仙人看过后,古怪的忘了我一眼,说道:“你找南仙阁的阁主?”
  
  “啊,怎么了?”我有些好奇,因为这守谷仙人明显是有些话藏在心里。
  
  “没事,你找骆盟主,可得小心点,也不要说是从虚荷谷过来的,就说是别的谷也行。”守谷仙人也承继了整个古海仙岛优良的好客之道,好意的提点了我。
  
  “嗯……不过能不能告知晚辈,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么?”我连忙问起来,连说自己是虚荷谷过来的都不行了?
  
  “没啥,反正不要提虚荷谷这三个字就好,眼下骆盟主正生闷气呢。”守谷仙人笑道。
  
  我心中一怔,暗道这骆盟主没事生这虚荷谷什么闷气?难道是虚荷谷主对他做了什么事,因此让他郁闷了?不过话说回来,那虚荷谷主人不错呀,又是个中年美妇,声音也糯糥的,即便不喜欢,也不至于听到虚荷谷三字就冒火吧?
  
  对了,那虚荷谷主还说和骆盟主是至交好友,但为何至交好友不住好友家里,还专门跑到隔了不止大半天路程的明溪谷居住?
  
  “该不会是……”我苦笑道看着那引我进入明溪谷的仙家。
  
  那守谷仙人莞尔一笑,说道:“前段时间,虚荷谷主把骆盟主赶出了虚荷谷,故而如今骆盟主觉得很是没面子,仍深恨之,所以要见骆盟主,绝不能提起虚荷谷,明白了么?”
  
  “哦……原来如此,多谢前辈提点。”我恍然大悟,这骆奔流一看是中年道人,但天性却十分烂漫,可见骆盟主恐怕也不大靠谱。
  
  就这样,我们又飞得半天的时间,方才进入了谷中的待客居,然后那守谷仙人指了一处地方,说道:“你远道而来,或也不是一两天就走得了,那边就临时借你居住吧,若是不用,也不打紧的。”
  
  “多谢前辈。”不愧是仙岛,这里的仙家也是客客气气的,令人觉得礼貌十足,而且我不过是一个九劫真仙,能得到仙岛这样的上宾对待,可见他们都是由心而发的善良,接受的教育也远不是各个部洲弱肉强食能比的,用文明社会和野蛮社会来形容它们都是不差。
  
  “还有那边远处大概小半天路程,隔着谷主居所不远,就是骆盟主居所,你若是真要见他,便自己去吧。”那仙家笑着说罢,然后指了指刚才来的方向:“我可就回去了,若是有什么问题,可问问其他的岛民,相信他们也会好生接待你。”
  
  拱手送走对方,我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去找南仙阁的阁主,因为老是要走那么远的路,我说服所有的盟主,估计一个月都未必能成,到时候大家全都回驻地了,我岂不是又要跑一趟?
  
  到了南仙阁阁主骆凤直住的待客居后,一位仙家很快到。就接待了我,并且问明了我的来意后,让我稍待后,就进去禀报了。
  
  而不一会,就在我还打算耐心等待的时候,忽然一道气息瞬间已经和那位接待仙家擦身而过,猛然就到了我面前!
  
  几乎是脸贴着脸,那老头精明无比的双目,和我的瞳孔几乎撞在了一起:“哦嚯,忽然来老夫这里,是要干什么呀?”
  
  我心道这家伙果然也是大号的骆奔流,但还是礼数做全的说道:“骆阁主,在下夏一天,也是天南天一道的大长老,此番……”
  
  “你小子,看起来有点意思。”老头嘿嘿一笑,随后手猛然间就想要伸过来,放在了我肩膀上。
  
  我不知他想要干什么,但当然不能让他得逞,所以本能就让开了这一手,然而,这骆凤直却不是一般的应劫期,另一只手,居然已经搭在了我的肩膀上:“看,我这一手,你躲不开吧?所以说你们年轻人,还是嫩了一点。”
  
  我脸色不禁大变,这看似很简单的动作,实则还能瞬间换手抓住我的,几乎可以说是屈指可数了!
  
  “前辈善双手出剑?”我看着那双满是老剑的左手,顿时倒吸了一口寒气,这绝对是一位剑术大行家,那双手上全是一些密密麻麻的剑痕,以及用剑过度,而带来的恐怖老茧。
  
  况且右手已经很快,我躲开不易,左手直接就躲不开了,可见他左手剑更加的厉害。
  
  “哦嚯?这你还能看出来?你小子看来真有点意思,也是玩剑的吧。”骆凤直眯起了大小眼,脸上多出了一抹兴奋。
  
  我当然不敢隐瞒,点了点头,但很快,骆凤直这老头的手却变得不规矩起来,一道气息想要强行的探索我体内的情况,这等同是要探测我的实力深浅了,我当然不可能让对方得逞,立即在使用纳灵法吸纳对方这道气息的同时,猛然间整个人一闪即逝,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骆凤直的身后了。
  
  骆凤直哈哈一笑,随后警告我道:“岛上,可是不能打架的,你小子不会不知道吧?还敢用法术,太不给明溪谷谷主面子啦!”
  
  我哭笑不得,明明是他先。动手,怎么就成我先动手了,但为了避免误会,我还是说道:“前辈,我这不过是躲开你的攻击,没打算斗法,总没犯错吧?”
  
  “哦?我攻击了?我什么时候攻击了?你小子居然赖我?我堂堂天南的南仙阁阁主,难道还会欺负你这小辈不成?”骆凤直一副无辜的表情,简直是够有模有样的。
  
  我怔了下,没想到他脸皮如此的厚,只能说道:“欺负倒也不算,但前辈忽然以气息侵入我体内脉络,这是什么意思?”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这是传功给你!”骆凤直胡诌说道。
  
  我翻了下白眼,说道:“那可真是多谢阁主好心了,但我显然还用不着。”
  
  “什么用不着呀?你不过九劫真仙,老夫看你是天南仙家的一员,本着自己是前辈,给你传功有啥不对的?你难道不知我是骆凤直?”骆凤直说得更是离谱了,而且最后一问,我还真是不答都不行。
  
  我哭笑不得,说道:“在下知道前辈是骆凤直,但……”
  
  “你自己都说你认识我了,你既然认识我,又是我的晚辈,我给你传功有什么不对的?哦嚯,难不成你小子想趁机对老夫不利?”骆凤直顿时一副害怕的表情,看着我脸上唰的一下竟白了。
  
  我哑口无言,差点就想撞墙去了,只能说道:“前辈莫要玩我,我来真是有要紧事的,你这么不按牌理出牌,我很难配合你呀。”
  
  “谁跟你开玩笑?老夫身居高位,在天南,那是说一不二的人,怎么会开玩笑?”骆凤直一副认真的表情。
  
  而一旁的的仙家。知道的是看笑得满地打滚,不知道的都是愣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