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七十一章:双剑
    第二千九百七十一章:双剑
  
      这无赖一样的行径,放在一个几乎算是天南仙盟统治者的身,简直已经不能用葩来形容了,和他名字一样,等同是行事狂颠到了一定的程度。
  
      不过人活得太久了,除了有些人会看淡世事,最终磨平棱角变得性情平和,感情如铁石坚固外,另一条路也可能是和骆凤直一样,他们成为了得道仙家,却不甘于自己的性情此固化,从而开始寻找大各种各样的乐趣,各种各样能够冲破僵化情感的方法,以至于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其实他做起事来如癫似狂,但实则头脑任何人都清醒聪明,而这骆凤直,算这性子都能成为盟主,恐怕是大智若颠的典型!
  
      “好吧,前辈既然这么想搞事,那我给你说个更好玩的事情。”我嘿嘿一笑。
  
      “哦嚯,你这小子,难道已经找到克住老夫的办法了?”骆凤直顿时是高兴起来,显然像是找到了好玩的事情。
  
      我当然早准备好了搞事,所以骆凤直想要跟我玩,也不出意料,不过要找到他感兴趣的办法,还真是较困难。
  
      “克制说不,不过我发现个问题,之前我和令徒有过一阵子的接触,发现他们同一个师父,却是两种不同的性子,连剑法都大不相同,师姐骆樱神,剑法玄,性格却古板和深凝,如万年不化的玄冰,而师弟骆奔流,性情直率天真,剑法却稀松平常得很,不知我说的对不对?”岔开话题的有效办法,当然是提起对方最在意的地方。
  
      无疑两个弟子都是他最惦念的存在。
  
      果然,骆凤直眼帘很快眯了起来,然后说道:“你见过她俩了?”
  
      “不错,虽然是一面之缘,不过两位弟子的印象,我记得是非常清楚的。”我淡淡一笑,骆凤直忽然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最小那弟子奔流剑法稀松平常了?”
  
      “这很简单,因为我们之间冲突过了。”我笑道。
  
      骆凤直却发出了阴险的笑声,随后说道:“还以为你看出了点什么厉害门道,原来不过如此,看来你小子实力也不过如此,赶紧该哪里来,回哪里去吧,还以为你这震动天南的小子,会别人有趣点,没想到,嘿嘿。”
  
      “哦?难道骆前辈还想要知道得多一些?”我笑了起来。
  
      “难道你还知道除此之外的事情?”骆凤直给我这反问又吊起了胃口。
  
      “当然,本来嘛,光是和前辈的两位弟子找过一面,是看不出来有多少问题,但看到前辈后,我看出了问题所在了,只是不知道猜得对不对。”我忽然笑道。
  
      骆凤直总算给我挑起了兴趣,问道:“你说,我看你这被人称夏老魔的小子,到底能悟出点什么?是故意挑起老夫兴趣呢,还是故意没话找话的。”
  
      “先说说大弟子骆樱神,她擅长的是以右手使剑,剑法玄高妙,所以你家二弟子说,师姐剑法你和他都强,毕竟单以右手剑而言,能够练到这个程度,恐怕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我说完,看向了骆凤直,他嘴角弯起了一道弧线,然后笑道:“言下之意呢?”
  
      “见过了骆前辈后,方才发现前辈应该擅长的是一手一剑,而骆樱神道友虽然已经号称是天南第一剑,但身为你的弟子,又怎么连师父的真传都没学全敢带这称号?所以显然,应该还藏着左手剑没有用,对不对?”我忽然的说道。
  
      骆凤直果然沉凝了下来,随后说道:“有趣,继续说说我家奔流。”
  
      “你家的骆奔流,右手使剑,稀松平常,装疯卖傻却是一流,实则他最厉害的应该是左手剑才对吧?”我笑道。
  
      骆凤直这次如同给人说破了罩门一样,目光扫了一眼周围,然后紧紧的盯着我:“小子果然有趣,旁人都觉得我两把神剑自然胜过别人一把,皆不屑与我斗剑,而我家弟子,一人一剑行走天下,代我证明了我的剑法确实出类拔萃,可惜,一人只学得我一半的功夫!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我不过是让他们凡事皆留一手!呵呵,今天竟给你小子轻易说破了,那你倒是说说,我家两个弟子谁人更强一些?”
  
      给这么一问,反倒是为难我了,可听这骆凤直的意思,难道骆奔流看似天真呆萌,实则自己师姐还厉害?这不大可能吧?
  
      骆樱神剑法出彩,我自己是试过了,虽然没有引出对方左手来,但也难缠得很了,而且我还真没试过真正和擅长双剑合璧的超绝高手斗剑,实在不好区分孰强孰弱。
  
      “没法子猜,如果真要蒙对了,想来前辈也不服气,所以我不猜了。”我嘿嘿一笑。
  
      “哦嚯!那你输了!”骆凤直哈哈大笑起来,我耸耸肩,然后说道:“输了又如何?”
  
      “输了,你从南部仙盟带来的那份倡议书,老夫可不签字,嘿嘿。”骆凤直得意的笑起来。
  
      “哇,你太卑鄙了!”我顿时骂了起来。
  
      “老夫是卑鄙了,你拿老夫如何?反正老夫现在是南仙阁的阁主,爱给你签个字签,不爱给,你也拿老夫没办法,哈哈!况且你也没给老夫什么好处,老夫凭什么要帮你?”骆凤直大笑起来。
  
      “我给了呀!”我连忙说道。
  
      “给了?是什么?”骆凤直瞥了一眼我。
  
      “我给了你有趣不是么?你刚才一求趣,我便给足了你,可我所求之事,前辈却弃之不顾,如此的交易未免太过失信与人,前辈平素也是如此无信行事?”我当即问道。
  
      骆凤直一听,顿时是瞪大了眼珠子看我,说道:“喂,你小子……好像说得真是那么回事喔……”
  
      “那当然,你也不看看你刚才笑了几次,说了几次‘有趣’二字!如果我给你那么多有趣,你什么都不给我打算拍拍屁股走人,那以后谁还给你有趣?你若今日这么对我,他日我必然让你连说无数个‘无趣’!”我当即说道。
  
      “哦嚯,你小子,不但能给我有趣,还能给我无趣?那可厉害了!老夫纵横天南那么多年,除了我那两个弟子还有趣点,竟没见过跟你这般敢和老夫这么说话的!”骆凤直不怒反笑,竟如同遇老宝贝似的看着我。
  
      我暗骂这骆凤直简直是个疯子,这种仙家,基本对物质层面早弃若敝履了,追求的是精神世界的刺激,最恨的应该是平平淡淡,也即是常人说的‘瞎折腾’。
  
      这种人一般都很作死,死亡率也是超高,如果没死还能到应劫期的,那自然是有本事到极致了,这骆凤直堪称此道佼佼,所以肯定是来的时候还给虚荷谷主作死了一回,否则也不至于给赶出虚荷谷。
  
      “如何?有趣吧?”我冷笑道。
  
      骆凤直顿时沉吟起来,毕竟是要决定是否给我这倡议书签字,所以这回他是进入认真模式了,不出所料,大概半分钟后,他才说道:“你小子建仙盟也不是不行,而且南部仙盟也答应了,我这天南的南仙阁自然不能卡着你,不过即便我签字了,其他仙盟至少也得有过半同意才行。”
  
      “既是天南大半数,要两家签字,天东大半数,要三家同意,对吧?”我问道。
  
      “不错,选择权也在你手,你可以求他们,也可以打服他们,嘿嘿,话说,天南那边,沧云门和凌云剑府你都得罪了,你打算怎么跟他们商量?还有,你来的当天,也跟叶师太的手下干了一架吧?那可有趣了。”骆凤直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