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七十二章:打服

      “那我还需要啊问过天北天西那边么?”我当即问道,却忽略了叶孤玄这漂亮的小娘皮给叫做师太的事。
  
      “不用,天东和天南已经是古神州一大半了,毕竟多年前,古神州中部就给天东占了,哪还有天中?现在他们天东一家独大呢,嘿嘿。”骆凤直笑吟吟的看着我,然后忽然又说道:“这一趟,天南要让出来,大家共同治理,我们可就要被赶回中部去了,那地方,资源早就给天东刮得干干净净,这个时候建仙盟,你小子脑子没坏掉吧?”
  
      “坏没坏我就不知道了,我要做的事情,当然先做起来再说。”我说着,拿出了倡议书,递到了骆凤直的手中。
  
      骆凤直认真起来的时候也不是很正经,按下了手印后,还嘿嘿的看着我:“小子,你到底厉不厉害?”
  
      “为啥这么问?”我皱眉看了一眼骆凤直,他伸手还打算拍我肩膀,不过当然给我一闪就拍空了。
  
      “有仙岛的消息,听说你挑了沧云门上门乞讨的三个乞丐,又亲自打上了凌云剑府,老夫当然是想跟你打一架,你觉得咋样?”骆凤直两眼放光的看着我。
  
      “不划算。”我也人畜无害的笑道。
  
      骆凤直顿时琢磨了一会,然后说道:“为何?”
  
      “你这老胳膊老腿的,怕不小心伤了,你弟子找上门跟我讨公道要面子,我拿什么给?”我笑道,骆凤直脸上顿时冒出青筋:“你怎知道我一定会输?老夫纵横剑道不知多少年,还未真正尝过一败!”
  
      “你这真正……水分很大呀。”我笑道,骆凤直板起脸,问道:“怎么说?”
  
      “你跟人斗剑,从来不用单手吧?”我沉吟问道,这让骆凤直抬头傲然说道:“当然,苍鹰搏兔,必用全力!”
  
      “哦,那你就算输了,也能赖在自己用双剑而不是单剑上面了,毕竟是说未真正尝过一败,也不是说全无败绩嘛。”我冷笑道。
  
      “你!”骆凤直顿时气岔,我却问道:“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也不惧你是前辈而爽直回答,那就问你一个,你敢不敢回答?”
  
      骆凤直眯起了眼睛,上下打量我一眼,然后说道:“老夫不是很想答你这问题,通常你这年纪的仙人,不是跟老夫求娶弟子骆樱神的,就是让老夫求徒儿的,老夫和你不过相识一刻,凭什么要答应你?”
  
      我顿时好笑,但还是说道:“前辈管我什么问题,我就问你能不能回答吧。”
  
      “行,你问,老夫等着。”骆凤直哼道。
  
      “前辈原来是住在虚荷谷的吧?为何近日却给虚荷谷主赶出来了?”我还是好奇这点,反正老头作死这么多次,我要不作死一次我都觉得自己很憋闷。
  
      骆凤直一听,果然炸毛了,伸手就过来抓我,我早知道肯定要扎心,所以早就缩地跑远了,反正我拿了倡议书,还管你生不生气?
  
      “我就知道你小子是虚荷那泼妇叫过来的!招数肯定是……不对,那泼妇肯定想不着这么多弯弯道道!”骆凤直一边叫一边追过来,我当然不会给他抓到,一路上还说这里不能打架云云,很快也引来了一帮岛民要帮忙。
  
      “我说骆前辈,你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的,非要激怒虚荷,有问题你就跟我商量嘛,大家合计一起,鬼点子才多对不对?”我看着他不敢又因这事给明溪谷谷主赶出去,所以免不了又给他补刀。
  
      结果忘了骆凤直并非常人,听我这么一说,顿时一拍手,兴奋的说道:“哦嚯!我咋没想到这点,来来来,你小子脑袋瓜这么灵光,老夫没法子,你小子一定行!”
  
      我一听不是计,立马打算跑路,结果骆凤直一看我要走,就说道:“你给我出个主意,沧云门的事,我帮你解决!不过凌云剑府肯定是没办法了。”
  
      “真的?行,你先说事,我能想主意就想,不能想我头也不回就走,你到时候可别怪我。”我立即先把责任撇干净。
  
      “嘿嘿,没问题。”骆凤直说完,伸手把我唤过去,顺便还遣退了护岛仙人。
  
      我心中其实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不过心中确实是三八了一把,毕竟多年的友情说赶出家门就赶,太不近人情,也不知道这骆凤直怎么作死的?
  
      凑过去后,那骆凤直仍然一副很不解的样子,说道:“你和奔流见过面对吧?你就说说,老夫这弟子性情咋样?”
  
      我很是不解为什么又跑这话题去了,可估摸着可能有些什么内情,就如实说道:“挺好,天真,活泼,和谁都合得来,见过一面,觉得很好接触吧,怎么?”
  
      骆凤直听罢很高兴的笑道:“是吧?我就说我徒弟好,连你这种人都觉得好,他肯定是好的!毕竟是我教出的弟子嘛。”
  
      “前辈,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什么我这种人?我哪种人了?”我皱眉说道。
  
      骆凤直上下打量我,说道:“就那种人。”
  
      我立马是无语了,但还是咬牙摆手,算是吃了这哑巴亏了,毕竟还要听他说说怎么回事,当然,我也没少去琢磨,所以看他还沉浸在自己很好的表情里的时候,笑道:“该不会是虚荷谷主有个漂亮女儿,然后你打算让自己弟子娶她家女儿,结果人家不同意你就闹,最后给赶出来了吧?”
  
      “去去去!老夫怎么能干这事?”骆凤直顿时瞪了我一眼,一副你小子果然是坏种的表情。
  
      我咬咬牙,说道:“那你突然问你徒弟人好不好,不是相亲的意思么?”
  
      “是呀,我没说不是呀!可虚荷那泼妇,哪有什么女儿?”骆凤直啐道。
  
      我愣了一下,瞬间就明悟了,然后摆摆手,说道:“骆前辈,我这还有点事,这事我就不问你了,我很忙,你当我刚才什么都没问你的就好,再加欠你个小人情,这事我肯定不管了。”
  
      开玩笑么?让自己徒弟娶一个和自己同辈的道友,还是虚荷谷主,这不是要闹翻的节奏?人家不拿剑追你,都是顾念当年情谊了,你这老头肯定是疯了。
  
      “喂!你别走呀!跑那么快干啥!老夫还没说啥事呢!难道你不想让老夫去说服沧云门了?”骆凤直顿时是追着我不放,我回过头,发现他哪是不懂,这是要抓我呢!
  
      “前辈,你省省吧,我还是不老您大驾了!照你说的要是有不服的,我宁愿打服就行,至于你说的那事,我啥都不知道!”我在前面一边跑,一边还用上了鲲鹏翅,这事我反正坚决不能搀和,我又不是骆凤直,给赶出虚荷谷还能有明溪谷住。
  
      大半天功夫,终于趁着南仙阁马上要开会的功夫,甩掉了骆凤直返回虚荷谷,这一路上我还扫了眼地图,定位了沧云门后,朝着那边而去。
  
      结果飞了大半路快要到虚荷谷那边的时候,几个陌生的,不是穿着岛民衣服的应劫期老怪却拦住了我,我上下打量这几个人,心中有些狐疑为何忽然拦截我。
  
      “九劫真仙,看来,你就是夏一天吧?”为首穿着随性的老者背着手看我。
  
      我点了点头,说道:“不知前辈找在下,有些什么事?”
  
      “呵呵,听说你小子的虽然不过九劫真仙.但还有点本事,把中部联盟的钱萍道友阴了,眼下想要连着我们天东的东西南北中都挑一遍,是也不是?”那老者身后带着五位应劫期,来者当然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