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七十三章:通风

      “我们也不想和你废话。我们是北部仙盟的,要给钱萍道友找回点公道,这就公平与你约战,你看如何?”老者冷冷说道。
  
      “哦,对方先动手。我只不过自卫罢了,最后把她赶出去的也是护岛仙人的职责所在,至于兵解,是她自觉了无颜面所为,事情在众目睽睽下清清白白到如此程度,你们还来找茬,那我也无话可说。”我自然也懒得和他们纷争这些,但能够少点战斗,对自己对别人都好。
  
      “呵呵,是么?这些老夫都没看到,只知道你好端端站在这,而钱道友却道体兵解,所以当然由你怎么说,好了,你就直说吧,公平约战漩涡海,你愿不愿意?”老者固执己见,当然不会轻易听我解释,典型的是来报仇的。
  
      “北部仙盟什么时候成了中部仙盟的走狗了?”我森然说道。
  
      噌,顿时有人拔出了长剑,怒道:“臭崽子!你找死!”
  
      “区区九劫真仙,对前辈都已经口不择言了,可见同劫之内,会如何嚣张。”里面的女仙当然免不了大怒。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中部仙盟关你们屁事?用得着你们来跪舔扫地?他们都不来报仇,反派你们来的?”我又冷声反驳,这话说出来,果然让老者脸色发绿,不过他后面几个应劫期,当然已经替他叫骂起来。
  
      “不敢约战,那老夫就污了这张脸,送你出去,再一起围攻你,你觉得如何?”老者已经不择手段的威慑起来。
  
      我鼻孔哼出了一声,笑道:“天东的北部联盟,尽是你这样的货色?没有个把正义点的?”
  
      “小子,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老者看向了其他道友,想要就在这直接动手了。
  
      “慢着!”我一甩袖子,而老者顿时冷笑起来,知道我不打算在这动手了,我倒也无所谓去哪打,反正打赢那钱萍的时候,就知道以后在仙岛的路恐怕不好走了,只是没想到是北部联盟先找茬。
  
      “打也可以,怎么打?总不能几个应劫期围过来,对我这九劫真仙一阵围殴吧?你们真这么不要脸?”我挑衅道,他们不断激怒我,我不但不受激,甚至还要激怒他们,否则也太便宜他们了。
  
      “你想怎么打?”老者反问道。
  
      “简单了,自然赢了得有点彩头,最近我正在建立个仙盟,我如果赢了,烦请你们找来自己盟主画个押,如果我输了,也学钱萍当场兵解虚体离去如何?”我笑道。
  
      老者看向了身后那些应劫期,经过一轮传音简单讨论后,老者点头说道:“可以,你若是真那么厉害的话,建立仙盟我们也制止不了,那对手,让我们来定,你看如何?”
  
      “行,约个时间,地点,人。”我说道,毕竟这事基本上不可避免,就算他们不来,中部联盟始终回来,要不然我在这仙岛上行事,走到哪都不方便。
  
      “地点在漩涡海,时间嘛,现在差不多也入夜了,赶到漩涡海就明天早上了,那就以那时间为准,至于人,我们北部仙盟剑法堂首座,言山石。”老者傲然说道。
  
      “呵呵,看来跟块顽石说话是没什么办法了,也好,那就明天早上吧,只是想要我性命,也没那么简单,给打死勿尤!”我冷笑说道。
  
      “小崽子,不知谁会死!等你回到虚荷谷,听说了这名字,就怕你不敢来!”老者冷哼。
  
      “原来闹半天只是一群杂鱼,我还以为你是言山石呢!”我少不了嘲讽几句,然后头也不回的赶回虚荷谷,到了谷中,已经是夜里了,不过这里夜间和白天没有太大区别,大家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我当即问起了吕一三这言山石的情况,毕竟仙岛说不问世事,实则为了统筹和劝解矛盾,对于外界的情报收集还是很有一手的,这也是为了防范极有可能的不利。
  
      “我给你问问,回头会有个人去找你。”吕一三传音给我。
  
      我了然后就去了别院那边,也没敢跑去虚荷谷主那了,毕竟我现在还在想着骆奔流和虚荷谷主到底般不般配的事情,这越想越觉得好笑,不过仔细一思量,除去了身份之争,这年纪和样貌上,似乎又有那么点的夫妻相的样子。
  
      难道骆奔流是喜欢虚荷谷主,所以把自己的样貌,尽可能长势上逐渐积年累月搭配上自己的‘前辈’,而这次的提亲,是他自己让其师父来的?
  
      一想到这,我就感觉这事恐怕真的没那么简单,不过我一想到夏三八这名字,顿时收起了念头,总之,这种破事,还是尽量少搀和,反正拿到了南仙阁签字了,千万不能再多此一举。
  
      没打坐多久,敲门声很快响起了,我说了声‘请进’后,就泡好了茶水,接待来人。
  
      “夏道友。”来人蒙着脸,打了招呼,声音很沉,不知道男女,穿着打扮却是岛民的样子,我也不敢多问,他自己就坐在了茶台边,说道:“言山石,北部仙盟最厉害的剑仙之一,实力和钱萍钱道友原来在伯仲之间,不过两人最近的切磋是在五十年前,以败北告负返回,但近年来听说得了一把宝剑极其厉害,竟拉开了钱道友一截,剑法也因此破了原来格局,有了新的气象,正准备一雪前耻,可未曾想之前夏道友竟比他还先击败了钱萍,所以我想应该是他忽然来约战夏道友的理由了。”
  
      “原来如此,多谢前辈提醒……”我连忙谢道。
  
      “没认出我?”那蒙面的人忽然说道,我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下,惊道:“蒋阁主?!”
  
      “哇,算你猜对了,给你满分!”蒋若茵很开心的把蒙脸布取下,然后说道:“如何?”
  
      “你跑来见我,还用得着这么打扮?”我苦笑道,蒋若茵不以为然,说道:“哼,我差点给其他的阁主和老资格指摘死了,都说我胳膊肘往外拐,我这不是打扮成护岛仙人的样子,哪能过来呢!?”
  
      “吕一三还真是个妙人。”我笑起来,不亏我送了他不少宝物,不过大家感情好才是真的。
  
      “你就夸他吧,我这是通风报信你来的,赶紧收拾下走人吧,这里可不能再久留了,你借机去斗法前,用鲲鹏令逃回天南,他们追不上你。”蒋若茵连忙说道。
  
      “呃?什么意思?难道不是斗法?”我问道。
  
      “怎么可能那么简单?钱萍是什么人?那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妖怪了,你害得她兵解,她必然睚疵必报,眼下斗法不过是第一环,不但你肯定会输,而且输了你还走不了!因为叶孤玄那边已经支会过其他仙盟,天东除了我们盟主说不动,还有东边那位盟主不动如山,其他没有一家会答应给你签字的!这么明显的局面,你说要不要走?”蒋若茵一副担忧的样子。
  
      “你这么通风报信,会不会对你不利?”我觉得对方没有阴谋是不可能的,因为钱萍本来就说好了要在外面堵我,当然不会善罢甘休,我只是更担心蒋若茵罢了。
  
      “放心吧,我们盟主人还是不错的,这事他其实也很被动,但你倒是太挑头了,要遭殃。”蒋若茵认真看着我。
  
      “嗯,你还是别管的这事了,我会自己想办法就处理的,你掺杂进来,会越陷越深。”我点头说道,她蒋若茵能这么对我,我不能让她再受委屈了,只是可惜了这君亦烁似乎是好人,不然我怎么都要挖这墙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