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七十四章:女尼
    “怎么可能那么简单?钱萍是什么人?那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妖怪了,你害得她兵解,她必然睚疵必报,眼下斗法不过是第一环,不但你肯定会输,而且输了你还走不了!因为叶孤玄那边已经支会过其他仙盟,天东除了我们盟主说不动,还有东边那位盟主不动如山,其他没有一家会答应给你签字的!这么明显的局面,你说要不要走?”蒋若茵一副担忧的样子。ziyouge
  
      “你这么通风报信,会不会对你不利?”我觉得对方没有阴谋是不可能的,因为钱萍本来就说好了要在外面堵我,当然不会善罢甘休,我只是更担心蒋若茵罢了。
  
      “放心吧,我们盟主人还是不错的,这事他其实也很被动,但你倒是太挑头了,要遭殃。”蒋若茵认真看着我。
  
      “嗯,你还是别管的这事了,我会自己想办法就处理的,你掺杂进来,会越陷越深。”我点头说道,她蒋若茵能这么对我,我不能让她再受委屈了,只是可惜了这君亦烁似乎是好人,不然我怎么都要挖这墙角。
  
      “言山石那把剑是前些年,于西方历练得来,在北部仙盟的宝物排行中暂居其二,听说剑铭梦幻泡影,无锋无刃,最是擅长幻术法御,这次北部仙盟派他出来,也是有意寻找个够格的仙家测试这把剑的最终威力,因为这排名恐怕还要往上。”蒋若茵很担心的说道。
  
      “这把剑排到第二,还要往上?那岂不是成镇派神器了?”我脸色一变,一把武器好歹,小则是性命身家,大则注定了一个门派的兴衰,像是这样一把神剑,可能真正价值已经在悲风裂神这些九大神剑之上了,而无锋无刃,应该是佛门锻造出来如戒刀之类的兵器,既是秉承不杀生,以防御为主的理念而制作,不过剑也是凶兵,佛门怎么会去制作这样的杀器?
  
      恐怕这把剑光是来历,都最够的让人遐想连篇吧?
  
      一个应劫期的高手,配上这么一把神器,实力是相当恐怖的,看来这一战北部仙盟的第一条准则就是拿下我,至于其他备选,当然不会没有,只不过这第一条就足够我喝一壶了。
  
      看着时间也差不多,我和虚荷谷主打了个招呼后,就朝着岛外飞去,一路上吕一三也跟了过来,自然是知道我不太熟路,所以才会请命他家的谷主后带我离开岛屿。
  
      这仙岛的美好,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人为本的精神,也是值得称道的,我和吕一三一路朝着外围飞行,一路也少不了聊及一些关于岛屿的事情。
  
      “他们想要约战漩涡海,却邀约你凌晨就开战?那我知道了,这里离着岛外很近,是边缘区域,可离着漩涡海的漩涡决战区,那还有好几天的距离呢,他们这是要在岛外和你斗法呢,真是心急,不过这也正常,因为岛主回来后,就打算让其他留在岛内的各联盟的盟主在七天后到岛心开会,所以他们才会火急火燎想要解决这事吧?”吕一三把原因告诉了我。
  
      “原来还有这事,看来是打算解决了我之后,他们再回去开会呢。”我沉凝说道。
  
      “嘿,恐怕不止,因为你也给岛主邀请到了,只不过应该还通知不到你,也是我家谷主离岛最快,送岛主回来路上,得到的消息比其他的谷主要快一些,故而我在外面就得了消息了,顺路急着和你说。”吕一三说道。
  
      “哦,那他们的意思,是不打算让我参加进来?”我皱眉说道。
  
      “那是当然,岛主知道此事,肯定要说和嘛,这根本不用猜都知道,可如果说和,中部和西部,北部肯定都得给岛主面子,你说到时候还怎么回绝你的倡议书?”吕一三可不纯洁的岛民代表,这岛上除了有良好的环境,也同样有防人的智慧,特别是对待岛外的来宾,他们表现得更富有戒心。
  
      快要到凌晨的时候,我们已经到达了岛外,而除了我们,已经在附近等待的其他仙盟的人也都围了过来,而我这边只有吕一三在,看起来实在是有些势单力孤。
  
      “看,我说什么来着,说是漩涡海,实则也就是我们岛外而已。”吕一三的嘿嘿一笑。
  
      我看了一眼这些仙家,和之前吕一三给我的地图互相一印证,全都是靠近外岛居住的仙盟,而外岛居住的仙盟也没几个,天东的南部仙盟、中部仙盟,天南的凌云剑府、天西的西仙阁,天北的则一个都没有。
  
      不过值得我注意的是,西方教居然也来人了,大佛法教的三个小分支,居然来了两个,据我所知,这一个分支之大,就堪比南部仙盟了,所以我不得不多看了两眼。
  
      大佛法教的和尚,一个个全都穿着白色袈裟,就算用来点缀袈裟的珠玉,也尽量不是金色就是银色,这点和之前圆慈去的西方教不一样,不过这正是两大佛教对抗的显著特点,也不知道这些大和尚和大尼姑,到底是有着什么打算,居然在道仙斗法的时候,跑过来掺一脚。
  
      我看了一眼,这两大分支里,为首其中一支的是个老和尚,长相慈眉善目的,眉毛长的几乎到了臂膀那儿,怎么看都是得道高僧。
  
      而尼姑众多的一支,为首的女尼虽然没有头发,但五官之精致,简直美得令人发指,仿佛她的美已经不需要用头发来点缀了,光是这样就秒杀无数的美女了!
  
      当然,尼姑可不能说是美,只能说是净,所以我只是因她作为一支佛教首领,故而多看了一眼罢了,而她身后,则全是大小的女尼,一个个都光着个脑袋,或美或丑,高矮胖瘦皆有,不过全是有应劫期的实力,只不过他们的体系存在或许于道脉不同,也就不得而知了。
  
      尼姑剃头,是和道脉的道姑是完全不同的存在,这点我区分还是很明确的。
  
      这些和尚尼姑看到我的到来没有太感兴趣,反倒目光多隐约集中于在北部仙盟的身上了。
  
      我同样并没有太多关注南部仙盟,扫了一眼发现除了君亦烁外,昨晚偷偷跑我这来的蒋若茵都在,所以就看向了中部仙盟,但中部仙盟这一次叶孤玄居然没来,这点出乎了我的意料,但除了叶孤玄,之前出现过的应劫期现在都来了,而为首代替叶孤玄的,则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男性老者,这老者背着手驼着背站在所中部仙盟的人前面,暂时看不出他的深浅。
  
      至于北部仙盟,之前那几位挑衅我的自然来了,而主角北部仙盟剑法堂首座,言山石竟成了最受关注的对象,当然,之前听过那把梦幻泡影的厉害,就连我都没办法不注意一二,更别说宝剑出现之地的大佛法教了。
  
      只不过这把剑是什么样的存在,大家全都两眼一抹黑,也并未出现在现在的言山石身上,所以引来大家过分的关注也可以理解。
  
      看到我的到来,言山石很快站了出来,说道:“小友就是夏一天吧?漩涡海遥不可及,也不能为了我们两人,而让大家都久待,所以此番对决,就设立在此如何?既不会捣乱了仙岛的秩序,我们也不至于跑到漩涡海那边切磋,毕竟也非死斗,只不过是要讨个颜面,以失去道体而定胜负,如何?”
  
      “刀剑无眼,万一伤及了虚体,又怎么办?毕竟我是光棍一条,亡命起来可什么都干得出来,发起狠不小心把你打灭了,当着这么多的前辈面前,你们北部仙盟不会来趁机刁难我吧?我可听说了,中部仙盟钱萍以虚体跑了后,还带了几个应劫期的前辈准备在岛外伏击我,嘿嘿。”我冷笑先声夺人。
  
      “这个自然不会,钱道友或许是一时气愤才至于说了狠话,我言山石总不能这般。”言山石脸上露出了尴尬难看,而北部仙盟的人全都脸上有一丝的郁闷和愤慨,这次估计他们没想到会突然来这么多人吧?
  
      这约战时间不长,却把靠着岛内居住的几大仙盟都挑起来观战了,也不知道谁这么有心机,想来肯定是我这一伙的了,吕一三自然是最有可能的。
  
      “吕哥,这该不会是你的手笔吧?这么多人,这北部仙盟得吐血了。”我笑道。
  
      “哪能是我呀,我刚从外面回来呢。”吕一三没承认,我苦笑的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也罢,这些仙盟一个个都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总能在大家都觉得不可能的时候,完成一些超乎想象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