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七十五章:泡影

      “这个自然不会,钱道友或许是一时气愤才至于说了狠话,我言山石总不能这般。”言山石脸上露出了尴尬难看,而北部仙盟的人全都脸上有一丝的郁闷和愤慨,这次估计他们没想到会突然来这么多人吧?
  
      这约战时间不长,却把靠着岛内居住的几大仙盟都挑起来观战了,也不知道谁这么有心机,想来肯定是我这一伙的了,吕一三自然是最有可能的。
  
      “吕哥,这该不会是你的手笔吧?这么多人,这北部仙盟得吐血了。”我笑道。
  
      “哪能是我呀,我刚从外面回来呢。”吕一三没承认,我苦笑的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也罢,这些仙盟一个个都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总能在大家都觉得不可能的时候,完成一些超乎想象的事。
  
      中部仙盟的一个个听罢都皱起眉头,对我的印象自然是差到难以想象,不过之前没来的领头老者飘出来说道:“阁下大可放心,钱道友一时是难以接受败北,故而愤怒离去仙岛,后来想过后,觉得不至于斯,便在另外几位道友的护送下,返回仙盟去了。”
  
      “哦?请问阁下是谁?说这话能有些保障么?”我不无怀疑的目光投降向了老者,驼背的老者微微一笑,说道:“和言道友在北部仙盟所任职务一般,老夫是中部仙盟的剑法堂首座,秦代泉。”
  
      “原来是秦老,恕在下孤陋寡闻,未曾听过。”我老老实实拱手,倒也没有轻视他的意思。
  
      秦代泉也换之以理,随后捻须说道:“夏小友却是名震天东和天南,老夫候此一战久已,言道友剑法超群,他若是败了,对老夫便是参照了。”
  
      “呵呵,原来如此,那秦老就好生看着就行。”话虽这么说,但我还是忍不住心里暗骂他一声老狐狸,这话即没说自己和言山石孰强孰弱,又间接说自己很强,简直是人老成精了。
  
      两大联盟说完话,君亦烁当然不能不吭一声,他站了出来,看了一眼周围所有联盟来者后,说道:“今日既然是约战,战之理由,这里就免去了,大家众说纷纭也好,误以为是也罢,君某皆不理会,但既然君某在此地,便约下条件,让战斗从头到尾不被打扰,希望大家只看莫动,静待战果,如何?”
  
      君亦烁强势进来摆定规矩,毫无疑问除了自己性格外,可能还受到了外力影响,我看向了蒋若茵,见她对我似笑非笑,我就知道这应该是她给我的惊喜了。
  
      不过南部仙盟毕竟是给天一道提供了倡议书的门派,君亦烁也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只能顺着时局走下去,虽然旁观也没人说什么,可以后他们再出契约和倡议书还能有效力?
  
      大仙盟需要的是公信力,为了这个上刀山下油锅多了去了。
  
      “如果认输,当然没什么可说的,但要是生死攸关,难道见死不救?君盟主是打算偏袒这小子?”北部仙盟立即就有不乐意的站了出来。
  
      “为了避免矛盾激化,自然不能见死不救,陈道友这么说实无必要,君某既然站出来维护秩序当中间人,便由我来裁定胜负,在生死攸关时出手救人,如何?”君亦烁早有准备的说道。
  
      “呵呵,老夫信不过你!”北部仙盟的一个应劫期说话倒是不给南部盟主面子,毫无疑问即便是在天东,大家都是应劫期的基础上,平时敬你是应该,但关键生死时刻可就不好说了。
  
      君亦烁微微沉凝下来,说道:“诸位可纵览君某担任南部盟主多年之行为,可有出现过失言无信之事?所以还请这位道友以大局为重,切勿以偏概全。”
  
      “哼,好事你做一辈子都未必影响得什么,但坏事只需要一件!”那应劫期冷笑一声,也不再说什么。
  
      君亦烁皱眉,言山石则很快站了出来当和事佬道:“陈道友,君盟主多年行事皆是光明磊落,在下还是信得过的,你也勿要多言了,此番斗剑便就此开始,怎样?”
  
      “慢着。”而就在言山石刚说完的时候,站在很远地方的两支佛教中,掌管女尼那支的年轻首领率先发话了,说道:“若是你们东边的道脉不愿意相信自己,我们大佛法教可以代劳,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君亦烁和言山石交换了下神色,自然是不可能愿意的,而刚才那陈道友也是毒舌成瘾,怪笑看着那年轻漂亮的女尼,说道:“我们道仙之事,轮的着你们西方教插手?呵呵,真是莫名其妙!”
  
      “老陈,这女娃子不知何德何能就成这大佛法教的三神佛之一,连事理都不晓,以后怎么领导西方教?怪不得最近西方教行事乱七八糟,没有章法可言!”那老陈的身边的应劫期也附和说道。
  
      由此,趁机对这女尼一阵奚落的声音很快此起彼伏,所以说大体上东边和西边不对付,有此就能够看出来了。
  
      这大佛法教有三支,也不知道圆慈所去的另一个势力如何,不过现在我也没时间去想这些事,因为这场战斗马上就要打响。
  
      言山石也懒得理会西方教那群秃头的神佛,转过头看向了我,说道:“要开山立派,向来也需要有开山立派的本事,凡仙门派自古亦有挑战周边山门立名和取得资格的流俗,而赢了我,南部发出的倡议书,也算上我北部仙盟。”
  
      “很好。”我没有意见,而代价就不用说了,谁先变成虚体,谁就算输了,这等同于要离开仙岛了,因为虚体留在岛内,实在是太难看了,以后还怎么见人?
  
      听我答应,言山石也不再废话,双手一合,随后低声轻吟咒语,这俩掌心处,立即就出现了一团猛烈的金光,这种金光我很熟悉,是一种类似于佛光的东西,看来都说他这此得到‘梦幻泡影’的仙缘来自于西方教游历,看来不假。
  
      反观西方教的两位分支首领,双目全都怔怔的看着宝剑出来,可见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这把宝剑中呢。
  
      宝剑出鞘后,果然通体金光璀璨,剑身确实无锋无刃,但却不是打神鞭那样偏向圆形的剑鞭,而就是以剑身扁长的形象出现在人前,其中还有一丝丝的紫纹、奇怪的紫色字样缠绕,不知有什么功能。
  
      但当它完全的呈现出来后,不但周围的仙家都倒吸一口寒气,连我都不禁为它造成的一波波涟漪感到震惊,这把剑还未经过任何驱动,周边立即出现了许多虚幻的影响,再看言山石的时候,已经不再是清晰可见了,而是真如同梦幻泡影一般,这等同把他藏了起来!那在斗剑上,明显吃亏的就成了我。
  
      况且这还是剑没发动时自带的功能,如果发动后会有什么效果?
  
      感觉周围都安静了下来,毫无疑问,这确实是把比悲风裂神要厉害的神剑,毕竟作为用剑的行家我再不知道好歹,也不敢轻敌了。
  
      出乎意料的,西方教的没有一个和尚尼姑说话,但从他们眼中,我当然看出了炽热,因为这把剑如果说不是佛教的超级宝物,那谁都不会相信。
  
      而且蒋若茵也说过,这言山石本来实力在钱萍之下的,后来得到这把剑而剑法跟以前大相径庭,可见是因为这把剑而改变了剑法初衷。
  
      “夏小友,小心了。”言山石在我思考的时候,提醒了一声,随后噌的一下,就朝着我急速移动过来!
  
      我一边凝练出天一御法,一边猛然退后的同时,说道:“要不咱们再赌大些,既然都以道体为赌注,何不输了,把剑也拱手对方?”
  
      言山石听罢,顿时冷笑一声,说道:“那你也得有这本事!”
  
      而不止是言山石,连西方教那群和尚尼姑,全都因这赌注震惊起来,君亦烁却摇摇头,和蒋若茵低声传音了几句,蒋若茵似乎变得很担心和犹豫,似乎在考虑要不要这个时候传音给我。
  
      我却已经分身乏术了,因为这言山石明显比一般剑仙速度要快许多,而且大踏步而来时,脚底朵朵金莲绽放,竟融合了佛道的秘法,这招数有点和道脉不同,看来这一战可能会让我陷入难以想象的苦战!
  
      收去了轻敌后,我把天一御法推到极致,浑身上下已经出现了十二枚阴阳光球,这等同是第六层的天一御法了!
  
      嗡!
  
      就在我拔出悲风裂神的时候,言山石竟已经步步生莲而来,他在运剑之时,周围全是虚幻影子,这把剑也金光闪烁,目不能视!
  
      我天眼开到了极限,然而,仍然难以捕捉到他的主体,因为在我的眼中,连我也成了梦幻泡影的一部分!
  
      我忽然想到,剑气可以是直线、可以是弧形,也可以是曲折,但会不会有圆形的?而这梦幻泡影作为佛门的罕见神剑,是否能够打出这样的诡异攻击弧度?
  
      可这么一想,连我都觉得不可思议,想必李古仙师父遇上这样的剑法,也会感到一瞬间的惊讶吧?
  
      然而面对这找不到弱点的攻击,基于对无限天剑的信任,我还是硬着头皮轰出自己的极限,无限天剑的威芒,犹如流光飞星,连绵不断的卷向对方!
  
      两种剑气接触,很快就发生了令人瞪目结舌的一幕,无限天剑仿佛全都轰击在了梦幻之中,可那一圈圈的泡影,即便被刺中仍然不会消失,一如既往朝我逼近过来!
  
      而在和我擦身而过的时候,我的护身罡罩,居然也应声而破了!
  
      无限天剑出道至今为我取得过无数的胜利,同阶之内罕有敌手,但今天,竟败在了梦幻泡影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