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前九百七十七章:魔佛
    第二前九百七十七章:魔佛
  
      仍旧是一片仙山白云,这是再次利用了云集的浓缩元气,使得他的攻击全面借力而来,金剑梦幻泡影的能力已经让我摸透,这把剑防御堪称顶级,但攻击能力有限,或许和它出身佛门有必然联系,当然,到了这个程度,取决于持有宝剑者是谁罢了,佛拿着它可普渡众生,魔得到它一定是灾难。
  
      巨大的白色大山顶天而立,这言山石随着白云飘云端,云步微抬,剑境如同崩斜,仿佛他的对手不是我,而是天,他脚下的也不是山,而是云。
  
      我不敢有半点轻敌,因为这是他皈依佛门的收官战,如果打不赢,道门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当然,西方教肯定会为了他介入,毕竟这可是北部联盟的剑法堂首座,光是用来了解古神州,凭借他抵得半个仙盟!
  
      我不知道他西游大佛法教的地盘那几年发生了什么,但眼下看来,或许是他皈依的基础,但那把梦幻泡影想要拿回去,也要看西方教有没有这本事!
  
      “云十二歌奏弹,俯览苍生如践行!”手持悲风裂神,我捻指行咒,嘴里不断的快速念咒,这是双重掷咒的标准唱法,毕竟我和李古仙不同,她能够以歌诀的形势去进行双重掷咒,而我除了剑诀重新编写外,还需要搭配无声借法来将一部分的剑诀完成!
  
      我亦如言山石,脚踏天梯,直纵云端,而呼啸天之时,剑歌之声也如古曲奏响,一声声介入天地之间,而现在再往地下看去,其他仙盟的观战者,已经在脚底下很远的地方了,确实如纵览苍生!这一剑悟出于祖龙离别,从旁观到代入,切身体会其真意,实际也是来不及道别而九重天的无奈。
  
      毕竟以现在的情况,我不压制自己的实力,一个创元法很可能会让我离开妻儿,到时候我和祖龙一前一后,还有什么区别?所以借此沧桑剑意,来证心境之悲呛。
  
      言山石看到我亦如他念咒后冲云霄,也十分的惊我怎么还有余力来唱出剑歌,当然,他也不是很在乎,因为他觉得我已经是强弩之末,以九劫真仙的法力来施展能够抗衡应劫期实力的剑歌,所耗费的元力着实巨大,当实力从七重天进入了八重天以后,剑歌消耗更是如此,通常以满打满算的实力,三招剑歌已是极限,再强行施展也可以,但无疑是燃烧道体本源力量的结果,而现在大家都不知道我创元法的根基是三种脉络,所以他会这么想一点都不怪。
  
      “天遥剑影如孤雁,春晖何限卷幔帘!平生道!春晖剑帘!”冲云霄的言山石我速度要快一些,所以高举那把梦幻泡影,只身狂引剑气,下一刻,青金之色四处都是,几乎是铺天改地一般,朝着四面八方凝聚而来!
  
      我自然知道这是剑气经过剑威浓缩后形成的,看似不像剑气,实则已经给那把神剑浓缩成了梦幻泡影,而现在我所在的区域,等同是一处禁区了,稍后,恐怕真如他剑阁所说,他遥遥如孤雁,而大地如春晖卷帘扫过,重归新生!
  
      “七步重现旧繁华,三回九曲十万仙!天一道!十万仙影!”我却不甘示弱,因为我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我第二脉络是全盛之时,力量在七层天一御法的调动下,让我能够完全的释放和发挥出来,并且在鲲鹏翅的速度下,很快地面下全都成了密密麻麻的繁华之地,在我连纵七步由下而后,剑歌跟着响彻大地,直到我继续攀升时,天空下放,三回九曲十万剑影,瞬间出现在下方,这些象征繁华的仙剑,跟随我纵横云天,预示着即便我要九重天,亦要带领十万仙军同去之心!
  
      言山石整个人眼看下方尾随我冲来的,竟有无穷无尽的剑气,双目不禁睁大,但同样的,他的攻击来得也汹涌无,这漫卷剑帘如横面扫过的台风,轰然把一大片的地方直接梳理了一遍,我带着直云天的边缘剑影给扫到,一样要给梦幻泡影溶解,我知道这是和时间赛跑,这是剑法和剑法之间的对决,所以倾尽全力也在不断的攀升!
  
      言山石不敢动弹,因为他要控制春晖剑帘扫过,一旦他害怕脱离战场,整首剑歌都将要失效,而能不能逃出带着鲲鹏翅的我追杀,显然还是未知数!所以骑虎难下的他,只能做出一力降十会的打算!
  
      不过他实际已经是强弩之末,刚才第一次对轰剑招,让他吃尽苦头,受伤后用来恢复的元力也足够他消耗的了,眼下有和我对轰第二招,实力的碰撞下,如果他以我全盛的法力来计算结果,会有什么结局,他怕我还要清楚!
  
      当然,没有如果,我现在是以第二脉络全盛的能量在和他对轰,所以春晖剑帘虽然不断给我带来阻挠和维护护罩时剧烈的消耗,但同样的,言山石施展消耗巨大的攻击一样入不敷出!
  
      无数剑光对轰后,九曲十万剑影终于后来居,超越了我直青云,随后将天空取消了施法,以梦幻泡影进行防御的言山石斩成了粉末!
  
      虚体快速的朝着外围逃命,而一把金色的长剑在十万剑影的攻击下,不断的弹跳跃开,但十万剑影实在太多,也太快,它刚打算加速逃离,又给剑影击,使得前进的态势由回归原位,这一次次加速,一次次给破坏,若不是我的十万仙影停止,它根本逃无可逃!
  
      也在这时候,大家总算反应了过来,北部仙盟当然不会再去救自家的叛徒言山石,而南部仙盟的君亦烁倒是老好人了一回,一挥袖子,无数无形飞剑朝着剑影而去,想要让言山石的虚体喘口气,不至于这么给灭道了。
  
      而梵音也跟着漫天遍地而来,我百忙之低头一看,发现是那小尼姑正朝着我这率先飞来,她身后,还有西方教的所有尼姑和尚,大抵是要救人,当然,也为剑而来!
  
      但他们现在加速,显然迟了一些,我他们快了不知道多少,所以冲去的时候,大手一抓,把不断给破坏加速的梦幻泡影抓住,并且快速的用另一只手按住了剑身!
  
      “夏小友,此剑不能要!”君亦烁远远的高声说道,正应了之前我和言山石赌注此剑时他有话要说的表情,而蒋若茵也连忙传音说道:“一天!你会给佛法超度的!这是佛门至宝,不是我们道仙能拿的!”
  
      小女尼有些惊讶的同时,却也没少提醒和警告我,说道:“施主莫要拿剑!身无佛法,必受其累!言施主也是在我大佛法寺修炼数载,方才有莫大机缘得到此剑,若是寻常道仙取剑,必经其九难反噬!”
  
      果然不出所料,我拿到剑后,金光更是灿烂起来,甚至灼热的火焰烫得我的手冒出了青烟,我顿时吃了一惊,看来这把剑还真和他们说的一样,是佛门的至宝!
  
      “魔,拿不了这把剑!即便你赌赢了又如何?剑终究不会归你所有!”那小女尼还是很人性的,居然率先救下了言山石的虚体,这也可能是觉得我肯定拿不到这把剑吧。
  
      我看着手不断攻击魔气的剑,忽然冷笑一声,说道:“魔拿不到这把剑,不知道佛行不行?”
  
      众人听罢,全都大吃一惊,不知道我几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