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七十八章:大俗
    第二千九百七十八章:大俗
  
      “这是剑佛传承,岂是你一魔仙能染指!”言山石以虚体在一旁惊愕怒道,显然成为虚体,还不足以让他崩溃,但如果他这次投诚大佛法教却失去了梦幻泡影,那他去那边还有什么意义?所以他现在也不淡定了。
  
      “呵呵,言前辈想得还是太简单了!你只要遵循愿赌服输够了,别人是别人,未必是我。”我却始终拿着梦幻泡影,这把剑对我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能凭空让一个如同钱萍,周剑吟的存在直接跃升到我这个程度,甚至无限天剑都难以突破它的防御,品级可想而知。
  
      而且我还没有侵入它的内里,产生了这么猛烈的反抗,可想而知如果想要进入其说服它,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不过这把剑值得我尝试,算换所有的法门,我也不会放弃控制它的想法,当然,我敢于这么尝试,也是有自己的把握的。
  
      我立即切换成了第一脉络,将神通道的脉络撑到了极限,然后将脉络的气息冲入剑,而这一下次,果然让这把梦幻泡影对我起了共鸣,金色的宝剑发出了第一波金色的涟漪,仿佛是懂得呼吸一般,和我的心跳声一个幅度的震动起来。
  
      咚、咚咚的声音让周围大佛法教真仙全都愣住了,而君亦烁和蒋若茵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何我会突然引来这把剑的共鸣!
  
      佛剑通灵,在我用神通道沟通它之后,共鸣很快更是激烈起来,当然,一群大佛法教的和尚已经有些气势汹汹了,虽然这言山石是他们要的人,但剑难道不是了么?
  
      “施主夺我大佛法教的剑,是否不妥?”一个方丈率先站了出来。
  
      器神真解是古神界当年遗留的瑰宝,收服宝物绝对是它排行老大,李破晓都秉烛夜读,当时我从他那得来,自然也是研究了好些日子,按照面的教学,其实现在我无数念头已经冲入了剑沟通剑灵,至于主魂,当然还在体内安然应对外面的事情,所以面对任何的宝物,只有花时间来沟通,从来没有沟通不的。
  
      不过也不能说没有例外,好六道神剑,那器灵是一朵葩,当时我也因为实力不够,而且已经打算给还媳妇姐姐,也懒得跟她继续软磨硬泡,现在这把剑本不归属何人,我凭什么要让出?
  
      “呵呵,这把梦幻泡影,写着你家大佛法教的名字?我怎么没看到?而且是不是叫梦幻泡影,面都没写,谁跟你说它叫梦幻泡影了?还是我告诉你吧,这把剑,其实乃是……算了,年代太过长久不可考证,我也懒得跟你解释,反正你知道是一个量劫前的产物对了,还有,你们大佛法教现在改教义了,能够口出诳语了?”我冷笑问道。
  
      这话顿时让那方丈语塞起来,诳语是骗人的话,他又没证据说这剑是大佛法教的,我爱怎么说,他现在也没法反驳我。
  
      而似乎这把剑还真是一个量劫前的产物,一群和尚全都在那交头接耳起来,那小尼姑似乎没参与进去,而是站出来说道:“施主,此剑虽然不算是我们这一支大佛法教所锻造而出,但也是与我们有莫大的渊源,施主还请归还此剑……”
  
      “渊源?刚才你不是说我肯定拿不到这把剑么?现在呢?是有渊源了还是怎么的?”我冷笑驳斥,心暗笑算尼姑多漂亮,我也不会动半点心思的,这些小女尼都给洗脑洗得不轻呢,跟着久了,我怕我也跟那言山石一样皈依佛门那不好玩了,我家媳妇和儿子都等着我回去过幸福生活呢。
  
      “施主你……”小尼姑给我这一顿抢白说得也瞪目结舌,估计她平时接触的都是应劫期的老怪,这些老怪哪一个不是活了百八十年以,都是圆滑得不行了,这小尼姑既然是三大支的神佛之一,大家当然很给她面子,却没料到遇我现在耍无赖,也是不知怎么办好了。
  
      看我再共鸣几下,剑没准落入我手了,这些大和尚一个个都记得火烧火燎,而另一个分支的老和尚首领顿时是站了出来,皱眉说道:“施主未免强词夺理了,此梦幻泡影出自于我大佛法教之地,即便是一个量劫之前,也是我大佛法教佛尊之至宝,归属于我大佛法教也是应当,而这位小神佛,便是当年佛尊转世,取回此剑也是应当,施主若是抢剑,那委实太过分了吧?”
  
      这老和尚眉毛雪白而到衣袖,长相和蔼得很,之前我对他倒还有些好印象,但现在他有些动怒,我也一改态度,冷笑说道:“佛尊至宝,怎又会流失于你们大佛法教之外?况且转世之说我即便能当真,但转世为谁人,何曾可知?用虚无缥缈怕都可以形容了,而且你怎么证明这小女尼是佛尊?她是女孩儿吧?”
  
      既然是佛尊,那换成女孩儿恐怕不合适了吧?
  
      “呵呵,我们算出她是,她是,你这恶徒,夺我大佛法教神剑至宝,还敢诳言狡辩?”大佛法教真不缺人,一大群的和尚已经围聚了过来,一副不行硬抢的样子。
  
      当然,南部仙盟这次毫不犹豫的站在了我身后,毕竟现在古神界的格局是这样,道佛可不对付,在大环境里面,内忧什么的都得放在一边,而北方仙盟和凌云剑府也站了过来,算是内斗,也等驱逐了西方教再说。
  
      而且算他们不过来,护岛仙人可占据了巨大多数,已经全都围了过来,显然不会放任一群和尚欺负我,毕竟还有吕一三在呢,我等同撑起了保护伞,根本不怕和尚们造次。
  
      “佛尊是男是女,与我们大佛法教并无多大关系,佛法无边,达者为尊。”老和尚补充了一句,而小女尼见自己的剑马要给抢去,两眼已经有些泪汪汪的了,我却不以为然,笑道:“小姑娘,这把剑你能说出它的前世今生,能说出它的过去未来么?”
  
      小女尼想了想,顿时陷入了两难,要说出它的过去,绝对是可以根据之前描述说出个八九不离十,但说出未来,那可了不得了,难道要她胡诌几个剧情?
  
      其实我也是有意刁难她,谁能够说出我的未来?连外婆算一算都得呕血,她一不敢劫天运,而也不敢测天机,凭什么这把剑还在我手里,她还能测算出什么未来?
  
      “说不出了吧?我却说的出,这把剑,现在,是我的了!”我冷哼一声,梦幻泡影一挥,我浑身下全都陷入了朦胧的金光之,用器神真解来强行收剑,本来是欺负他们不懂行。
  
      我回收了梦幻泡影的行径,让所有的仙家都大跌眼镜,而这把神剑最后化作一道丝线,游入了我的第一脉络之,和神通道汇聚成一线!
  
      而等我再次召唤出它来的时候,它的金光再次焕发出徐徐微光,我看着这把平直如同戒尺,而护手那亦不过简单装饰出了剑格的神剑,笑道:“好剑,好剑,金光灿灿的应该值不少钱,估计能够旺我财运吧,以后……要不你叫旺财吧。”
  
      我这名字一出,蒋若茵立即反驳起来:“我说,你能不能再俗气点?”
  
      君亦烁也是一笑,随后摇了摇头,说道:“此剑本名梦幻泡影,如今却真要改成旺财了么?”
  
      “大俗既是大雅,谁知道是不是叫梦幻泡影,又没写着,但现在它一定叫旺财。”我笑了笑,而那把旺财剑在我手愉悦的翻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