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八十章:北部

      君亦烁倒也爽快,伸出手拿了一件小盾牌,说道:“我南部仙盟也不能小气了,这把宝剑自然不是人人能拿,既然修纯道之人不能染指,而夏小友有此功德缘分,我何不成人之美?”
  
      君亦烁的意思很简单,除了我,现在在场的多是修炼纯道统的,杀我固然可能,但拿剑可能就未必了,这把剑只认佛门的修士,道门想要夺取,恐怕封印才是一条路子。
  
      “哈哈,虽然我之前受惠于兄弟不少,但你这次拿到如此宝物,兄弟就沾点喜气了,厚颜无耻一回!”吕一三当然带头,而剩下一群护岛仙人也兴高采烈的过来拿了宝物。
  
      然而南部仙盟一个个都阴沉着脸,最后一个老者果然冷笑站了出来:“谁跟你说,你可以轻松将我们名册上的神剑据为己有的?”北部仙盟的盟主并不在这里,所以他们由原剑法堂堂主言山石领队来战就是很给面子的事情了,而且约战给钱萍讨公道这事不是很光彩,真给人诟病北部成了中部走狗,以后出去行走江湖腰板直不起来,所以言山石皈依佛门后,这一位站出来的老者,在职位上肯定不会太高。
  
      那老头之前来帮忙言山石跟我约过架,我知道他脾气臭不说,脸皮也是厚的不行,所以也懒得和他讲太深奥的道理,故而冷笑看向了他,我说道:“这把剑由言山石在西方教的地盘偶得,他自己的东西,哪来当赌约输给了我,你们北部仙盟凑什么热闹?我抢你们镇盟宝物了?什么逻辑?”
  
      “呵呵,进了北部仙盟,便是北部仙盟之物,神物丢失,我仙盟就有追讨的职责,如今这把神剑落入你手中,你说我们北部仙盟能看着你带走?”老头不怒反笑,那种笑容当然是阴森的。
  
      吕一三站出来说道:“我见过无赖,但没见过比你还无赖的,你是装听不懂,还是明知道是这理,却故意找茬?”
  
      “你不过护岛仙人,却收索贿赂,此事我必禀明岛主!便让你吃不了吐出来!”老头一挥袖子让吕一三气得七窍生烟,这还没完,他又飞到了我面前:“臭小子,别跟我讲什么乱七八糟的道理,神剑在你手中,便是你抢去了,那言山石皈依佛门,就当是给你打死了,世上再无此仙存在!那我们的神剑,怎么平白在你手里?”
  
      我咬咬牙,暗骂这老头也是毫无脸皮尺度,不过世上还真有这样的存在,你还不得不服气了。
  
      蒋若茵冷哼一声,想要站出来驳斥一番,结果君亦烁摇摇头,看向了我,然后说道:“言道友即便是皈依佛门,但仍然是存在的,眼下他们已经返回岛内,若不我们一起去岛主那理论一二,看看岛主怎番裁定如何?”
  
      君亦烁这话虽然看似谁都不帮,实则是要助我先脱身,到时候佛门那小尼姑只要还想拿剑,首先是要咬定是佛门的,再接着否定不是北部仙盟的,无论哪点对我都比较有利。
  
      况且在岛主面前,大家肯定不能对我不利,毕竟不是撒泼的地方。
  
      而有赌约在仙,怎么看都会把剑裁定成我的,所以君亦烁倒是君子,怪不得蒋若茵对他还是相当喜欢的,只可惜君亦烁已心仪叶孤玄,使得整个事情变得相当复杂。
  
      “君盟主这话我可不敢苟同,这些护岛仙人都收受了那小子的贿赂,若是放他入岛,岂不是放鱼入海?”老头现在是逮找谁就咬谁,这也是千载难逢拿回神剑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会不争夺一番?
  
      “呵呵,有意思,照你这么说,东西卖到了我手里,也还是你北部仙盟的?”我冷笑说道,很明显对方这是打算吃定了比我厉害。
  
      “还是不还?”老头阴沉着脸说道,而他身后几位应劫期这时候已经威逼过来了,谁都觉得我现在实力已经给言山石打得七七八八了,现在只要再加把劲,东西就能拿回来,当然,首先得让护岛仙人和南部仙盟不能参与进来才行。
  
      “照你们意思是明抢了?怎么不干脆说西方教整个也是你们北部仙盟的?”我也感觉到了危险,这北部仙盟是打算铤而走险了。
  
      “抢了我们北部仙盟的神剑,还打算狡辩!诸位道友们,何以还愣在那儿不动?难道打算让这小子抢了我们神剑,还大摇大摆进入仙岛让这些偏袒他的护岛仙人保护他么?”老头已经声色俱厉了!
  
      有老头在那唆使,后面一群应劫期左右看了一眼护岛仙人和南部仙盟的人,虽然是进逼的态势,但还是有些害怕,毕竟对方的人数实在不少,如果全都帮我,那北部仙盟落单可就麻烦了。
  
      “话说回来,我那把镇府至宝,无情仙剑也在夏小友手中吧?似乎夏小友对别家仙盟的至宝都有兴趣呀?这可不大好吧?”就在这时候,凌云剑府那边,一个二十四五岁样貌的女子站了出来,这女子头戴宝冠,衣衫精致,眉目也看起来相当艳美。
  
      我倒吸一口冷气,毫无疑问,这是凌云剑府的府主,冷凌云,当年一把无情仙剑,几乎打遍了整个天南,是个不可小觑的角色,而现在她站出来,当然不会是为了帮我,而是要痛打落水狗呢。
  
      老头琢磨了一下这话,顿时笑了起来,对着冷凌云拱手后说道:“想不到府主也深受这小子之害,说起来他也是你们天南的一员吧?”
  
      “不错,当时我已经离开仙府许久,后面来了消息却因为他已经和我一个剑阁阁主约定等我回来,便归还我的无情仙剑的,但闯我剑府,杀我府中剑者的事情,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那今日就趁着你们北部仙盟要讨宝剑,我这番也顺路讨回公道如何?”冷凌云两手按在腰间横着的剑上面,胸部自然的上挺,‘景色’实在是让人觉得秀色可餐,不过现在她站出来可不是好时候,这简直是致命诱惑!
  
      凌云剑府的剑仙一个个早就摩拳擦掌,我闯他们剑府也算是大事了,这些都是冷凌云带着的精英,全都是真正的实力派,或老或少,一色的都持锋利宝剑。
  
      这冷凌云出身邪门,当年因一纸婚约,持仙剑将几乎半个天南的高位者杀得是人昂马翻,故而人称无情剑仙,她随后建立的凌云剑府,也是以魔道剑仙著名,不爱讲规矩,只讲爱恨情仇。
  
      所以连南仙阁的老疯子也不敢去招惹她这杀神,毕竟除了凌云剑府本来就是天南三大板块的一部分,这冷凌云不好说话的名头,也是威震天南的。
  
      随着近些年越来越接近高端的仙道,所以对于这些闻名遐迩的古神州部洲顶级存在,我也是略知一二,即便不知性情样貌,但至少也懂得哪个能惹,哪个惹不起。
  
      而这冷凌云就属于能不招惹,就不要去招惹的后者,只不过现在她似乎要站在北部仙盟那边试试水了。
  
      “冷府主,剑放在我天一道,您随时取回就行,至于我闯你剑府,也是你们欺人太甚,掳走我师父威胁我在先,还让自己麾下门派举兵攻打我天一道,你现在是苦主不错,但当时我可也是苦主,而你们怎么说都是这冤案的始发者吧?我不找你们找谁?”我冷冷的回应冷凌云。
  
      冷凌云沉下了眉,说道:“我可管不了那么多,我只知道你夺我无情仙剑,杀我几位剑阁阁主,此事断不会有假,甚至连代府主都让你杀了吧?传闻小友剑法超群,外间已有你夏老魔诺大威名,今日我倒想要用手中这把灭仙来试一试,传言是否当得真!”
  
      看向她手中忽然招出的一把黑剑,我不觉背脊骨发凉,毫无疑问,这是不亚于无情的宝剑,剑上也没有剑格,只有黑色剑体和剑把,这种剑可以当剑芒飞剑用,也能用来直接攻击,和那把无情仙剑怕是搭配着使用的。
  
      看完这把灭仙,我只能庆幸这一次她没有把无情仙剑带来,要不然绝对会成为让人可怖的存在。
  
      看到冷凌云要助他一臂之力,老头登时是一笑,说道:“冷府主既然也有意讨个公道,那这小子就更不能放过了,今天不管如何,老夫拼了道体不要,也要夺回盟中至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