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八十二章:折颈
第二千九百八十二章:折颈
  
  我暗骂冷凌云狡诈,在我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时候还动用全力,而且也仿佛无惧毁了戾血莲似的,竟全身心攻过来!那现在看来,强敌环绕,只能使用创元法拼一拼了!
  
  但就在我打算使用创元法的时候,忽然整个莲台竟快速一晃,直接从水平的平稳一瞬倾斜,再然后以竖着的角度往前方飞行,而黑色攻击线条,直接擦着莲台斜斜扎入了深处!
  
  不过我也在这时候,已经缩地术到了旁边,眼看莲台,这时候居然给无数的锁链扎住了底部,这才导致它顷刻间差点翻了!
  
  “主公!莲台给捆缚住了!”紫卿云连忙预警,自己则立即念起了咒语,让莲台进行反击!
  
  冷凌云也有些郁闷,骂了一句突然捆缚戾血莲的人‘白痴’后,整个人如鹰隼一般朝我袭来,而那把无物不穿的灭仙剑,也再度朝我猛刺过来!
  
  我喜忧参半,刚才对方的捆缚大阵突然施力困住戾血莲,让戾血莲躲过致命一击,也间接让我得以逃脱,但我也发现了那把灭仙剑的可怕,竟是连莲台这么坚固的存在都能轻易扎穿,可见道体在它面前,怕是连薄纸都算不上了。
  
  那把无情仙剑是无仙不杀的狙击枪,而这把灭仙,则同样是把专门点对点攻击的神剑,也由此可见冷凌云本身就是刺客类型的杀手,用来追杀一个门派的最顶尖战力,最稳妥不过!
  
  外面已经是乱战成了一团,南部仙盟和中部仙盟、天西的西仙阁都没敢加入进来,毕竟现在怎么看,都是几大仙盟围攻一人,倒是吕一三现在带着一群护岛仙人开始阻止战斗,但人员比例实在太过倾斜了,作为天南最不守规矩的凌云剑府,它带来的剑仙实在是不少,而且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之前我还暗笑对方没见过大场面,现在知道这冷凌云带这么多人来的好处了!
  
  而刚才捆缚住戾血莲的,正是钱萍带来的那群应劫期老怪,他们果然是在外围布置了阵法堵我,而戾血莲失去了紫卿云的控制后,刚才一阵乱飞,原来是要躲开攻击的,结果误入歧途,竟撞回了原先早就避开的大阵范围内,这下子给钱萍带来的帮手堵了个结实!
  
  “为钱道友报仇!杀了那小子!”一个应劫期老怪咆哮着冲过来,一副要将我碎尸万段的表情!
  
  “钱道友死在他手中,叶盟主不会善罢甘休,我们不为钱道友报仇,还敢妄称她的知己么?”不乏仙家也在不断的点火,把我说得跟魔头似的,明明是他们先堵我在先,自己以虚体跑前面当炮灰,真给戾血莲一拨导弹干掉了,难道怪我么?
  
  “我们还愣着干什么!夺回我们的神剑梦幻泡影!”中部联盟的老头带领群道终于杀了过来,这下子,围攻之势总算是形成了!
  
  至于吕一三他们,早就给压着打了,只不过因为是仙岛的护岛仙人,所以没给往死里打,由此可见,护岛仙人一个个虽然是应劫期,但实力实在是稀松平常得很,和这群各联盟的精英一接触,简直是用溃败来形容都够了。
  
  眼看场面失控,没有人能帮我就算,旁边还有个冷凌云追着我不放,我只能是咬牙道:“这是你们逼我的,想要宝物的,尽管再往前一步,想要我性命的,也别犹豫了,我就站在这里等你们取我颈上头颅!”
  
  “那就对不住了,夏小友,我对你的头颅确实有点兴趣。”冷凌云出现在了我身后,随后快速欺身,准备一剑扎穿我的身体!
  
  然而就在她的剑光准备到达我身前的时候,忽然间嘭的一声,异乎寻常的,那把灭仙当场就给震开,而我顷刻就欺身到了她面前,大手伸出,一把捏住了她白皙而细瘦的颈项:“想要拿我头颅,你哪来的自信?”
  
  看着我满脸全是恐怖脉络暴起,包括手上,脖子上,也无不是凸出青筋,冷凌云双目惊诧圆瞪,有些措不及防,但现在她的脖子在我手中,剧痛下让她醒悟过来,微微张开的檀口,忽然疾射出一枚黑色的锋芒!
  
  我头一偏,那到锋芒瞬间掠过我的脸颊,在这关键的时刻,冷凌云居然还能施展这样的恐怖杀招,果然不能小看!
  
  看我避开这剑芒,冷凌云依旧没有停止动作,左手五指朝着我心脏抓过来,那指甲尖如匕首,我毫不奇怪这一击能把我道体直接毁了!
  
  “找死!”我的手一用力,啪的一下,美女的脖子整个给捏成了一条线,那张美艳的脸上带着一丝的恐惧,毕竟创元法的力量,也不是应劫期的道体能够轻易抵受的!
  
  冷凌云给我捏断脖子后,却绝对没有就此死去,灭仙剑黑光炸起的同时,剑芒也回转过来,前后左右全都朝着她自己和我身上招呼,这是打算要和我同归于尽呢!
  
  我知道她的想法,但现在不得不放过她,所以松开手,我瞬间打飞了飞过来的全部黑线,连那枚剑芒,也很快给我用左手召唤出的旺财的剑锋抵住!
  
  毕竟是神剑,又是佛门的神器,专门就是为了克制仙道而打造的,用料之奢华可想而知,那枚黑色的剑芒撞上了剑头,顿时弹飞出去很远!
  
  不过冷凌云已经趁势逃离,那已经给我一手捏断的脖子,扭动了下,又恢复了常态:“创元法,名不虚传,我凌云剑府算是受你照顾了!”
  
  “冷府主也不用太客气,你这一招也不比其他道法差了,换成旁人,早就兵解了吧?”我冷冷的回应。
  
  但冷凌云已经没入了云端:“凌云剑府不能敌夏道友,就此告负离去,回到天南,再负荆请罪,如何?”
  
  我双目寒光一闪,虽然差点小命都给这女人阴了,但她知难而退,现在我也用不着多招惹那么多恐怖的敌人,加上大家都在天南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我还不是时时刻刻都能使用创元法,真招惹来天下英豪,我同样撑不下去,不过这不代表我没有半点要求,说道:“那我开山立派的倡议书上,就烦请冷府主签下大名了。”
  
  “小事一桩。”冷凌云的声音已经很小了,估计带着所有的凌云剑府都撤掉了。
  
  我暗骂不愧是喜欢玩阴的,这冷凌云是个人物,不过我也好奇让她道体不灭的法术是什么法术,居然捏断了脖子都没死,还好几次差点又阴了我,等我忍不住放开她的时候,还跑得干脆利落,简直是闻所未闻。
  
  但她走了,带给我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因为作为应劫期最多的凌云剑府都撤了,北部仙盟和钱萍带来的那批应劫期可就尴尬了,原来占据了绝对的数量,现在看来,这样的优势荡然无存,还显得十分的可笑。
  
  而我扭过头时,那张全是创元法痕迹的狰狞面目,也让所有仙家都倒吸一口寒气!
  
  包括南部仙盟的君亦烁,也不禁皱起了眉。
  
  “你……你这……”蒋若茵则有些目瞪口呆,估计她不是第一次听说创元法,不过绝对是第一次见到!
  
  然而,左右战场胜负的,从来不是谁的脸长得好看,谁就拥有主角光环,面目狰狞者,往往才是那匹横冲直撞的黑马!
  
  老头这回知道害怕了,刚才他亲眼看到冷凌云从绝对的优势,瞬间转为劣势,可见我后面施展的法术,绝对危险之极!
  
  可惜,他已经没有办法再考虑下去,因为接下来,我已经到了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