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九百八十三章:伏天

      而我扭过头时,那张全是创元法痕迹的狰狞面目,也让所有仙家都倒吸一口寒气!
  
      包括南部仙盟的君亦烁,也不禁皱起了眉。
  
      “你……你这……”蒋若茵则有些目瞪口呆,估计她不是第一次听说创元法,不过绝对是第一次见到!
  
      然而,左右战场胜负的,从来不是谁的脸长得好看,谁就拥有主角光环,面目狰狞者,往往才是那匹横冲直撞的黑马!
  
      老头这回知道害怕了,刚才他亲眼看到冷凌云从绝对的优势,瞬间转为劣势,可见我后面施展的法术,绝对危险之极!
  
      可惜,他已经没有办法再考虑下去,因为接下来,我已经到了他面前!“怎么,跑什么?不要剑了?”我冷声一笑,那老头浑身一颤,目露惊恐之色,他能够代表北部仙盟前来仙岛,说明实力绝对不会差多少,但前有钱萍的虚体给精确制导炸弹炸死在先,后有冷凌云败北在先,我几乎是一面倒的压制了他们,这让他不免心中惊恐,失去了抵抗;
  
      所以在我问话的时候,他只能是苦笑道:“这剑终归是我北部仙盟登名造册之物,我也是怕什么都不问及,盟主问起,我又该如何做答?故而才会行此昏招,眼下我哪还敢再要?道友莫要怪责,在下也算是身在此位,不得不这么做不是?”
  
      “呵呵,想要的时候咄咄逼人,现在不想要怎么行?这样吧,这一剑还你,你能接住,剑就带走,接不住就对不住了!”我瞬间发动了无限天剑,下一刻铺天剑影朝着老者轰去!
  
      “且住!夏道友不可再多生矛盾!”君亦烁还打算制止一二,结果他刚飞过来的中途,那老头已经抵挡不住,身上连中好几剑,最后无奈之下自行兵解,以虚影发疯似的逃起来!
  
      我最恨就是始作俑者,立即一伸手,纳灵法就把他虚体给拉了回来,这让君亦烁愣了一下,但很快一挥袖子,念了几句咒语,我只觉得纳灵法猛然间凝滞了下,竟是给对方的法术直接封固了一瞬,而这一瞬间,那老头也早就逃入了外海云端去了!
  
      这等同消弭了我的法术,但我左思右想,始终不能和化道法相互契合起来,那这种可以暂时隔离纳灵法的存在,又是什么法术?
  
      “夏道友莫怪,我只不过不想你扩大和天东的仇恨。”君亦烁微微蹙眉,显然不打算让我继续追击了。
  
      天下间有三大道法为三清传下来的大道法,当然其他远古神也不会没有传承,这君亦烁的法术至少也得是远古神传承级别的,要不然想要封住大道法,至少也得做出用小命来抵御的觉悟。
  
      之前冷凌云的法术让其无惧道体给破坏兵解,最后还完好无损的逃了,这君亦烁直接让我发出的法术凝滞了一会,让老头虚体当场逃掉,看来这些盟主都有不亚于三大道法的存在,这就等同天一御法类似的法术!
  
      “呵呵,希望这不过是君盟主一时不忍,若是再三阻挠,我就算脾气再好,怕也觉得你是敌人了。”我狰狞的脸上全是阴霾,已经是动了怒。
  
      “不敢,眼下夏道友占据了上风,大家均知晓厉害,那何须再行无必要的杀戮,让局面复杂起来?岛主已经召集我们前去岛心一叙,还请道友莫要顾此失彼,况且,北部仙盟的伏天盟主,想必也不愿意看到你这么公然与他为敌吧?”君亦烁表情明显是在提醒我。
  
      我皱起了眉,说道:“伏天晓?难道他还能颠倒黑白不成?别说他不来找我,我也要问一问凭什么让手底下的那群猴子来找我麻烦!”
  
      “夏道友还请三思而行。”君亦烁淡淡的说道,毕竟我不听他的,多少让他也觉得没面子了。
  
      我懒得理会他,看向了跑得远了的中部仙盟的剑法堂堂主,驼背的老头秦代泉,冷道:“秦代泉诓骗我说这钱萍离开了外海回去了,结果钱萍带了一群中部仙盟和其他仙盟的人来围我,此事你要不要给我讨个公道?”
  
      君亦烁苦笑,接下来说道:“我南部仙盟讨要的公道,是天下的公道,不是私仇旧恨,此事我会禀报联盟,质问这两仙盟的剑法堂首座,到底这是为了哪般,竟无所不用其极。”
  
      “呵呵,免了,多少年不都是讲谁的拳头大么?他们要拿剑是公道,我讨回我的公道,从来就成不公道了,哪有这道理?君盟主,我敬你是条汉子,但你当我是妇人,那这交情不讲也罢,自古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今日就让我告诉你,惹恼我的下场。”我冷笑一声,没有继续和追过来的君亦烁平行而飞,而是爆发了创元法的能量,瞬间直接拦在了秦代泉的面前!
  
      “道友何故拦老夫?”秦代泉诧异的看着我,脸上全是震惊。
  
      “何故?你心里就没点数么?”我阴沉着脸问道。乙鎏灸跋挲佴陵跋。
  
      “钱道友已经离开我中部仙盟,一切事情皆非我们中部仙盟所为!要不然刚才钱道友领着一群仙家过来,我们早就跟她合作了,何至于此?”秦代泉郁闷的说道。
  
      我冷冷的看着她,说道:“秦老,你说钱萍回去了,现在人还在这,你不是中部仙盟的剑法堂的首座么?何以说话也不算话?呵呵,也罢,我也不想和你胡扯,同样也不愿意欺负你,我只用一招,你躲开了,我和你们中部仙盟这事就结了,躲不开,那你就了结在这,我和中部仙盟的事同样也结了,如何?”
  
      “夏道友的意思,不还是要杀老夫?”秦代泉郁闷的说道,他还在背着手,而且驼背之下,怎么看都觉得什么问题都没有,但我知道,他其实应该是比北部和南部的剑法堂首座都要厉害的存在。
  
      “你说对了。”我没有半点犹豫,手起剑落,嗡嗡的剑气声由慢变快,下一刻声音犹如拧成一股,暴雨倾盆一般倾泻下来!
  
      秦代泉不愧是中部联盟剑法堂的主帅,一把软绵绵的鞭剑,立即噼里啪啦的乱扫,这看似颤巍巍如随时会被打破的防御,却真如雨打芭蕉一般,抗住了首轮!
  
      但我手中的悲风裂神再度变得压力陡升,他也已经没办法抵挡,且战且退快速逃理,嘴里也似乎念叨什么,并急切往后面看去。
  
      我知道这是要找救兵的意思,哪里还肯让他就这么离开!?
  
      秦代泉挡不住我创元法的力量,交接第一个照面,整人就全身是剑口子了,血光殷殷往外冒血,这这时候,忽然一道猛烈的气息,快速无比的朝我这里的冲过来,这让我忍不住发出了狞笑:“看来,还真有人肯来救你。”
  
      秦代泉苦笑,说道:“夏小友剑法独步天南已无需多言,老夫不过区区剑法堂首座,也是这一次听信钱萍道友忽悠,传递了假情报,小命风中摆絮,惭愧,惭愧。”
  
      我冷哼一声,剑压再度达到临界点,秦代泉别说反击,连防御也跟不上,只能守住周身要命的部位,苦苦支撑罢了。
  
      还真别说,这秦代泉一介老者,还驼着背,竟能挡住创元法的狂攻,这种求生本能,足够让人佩服了,而姜还是老的辣,就在他即将看着要崩盘招来无限剑气卷碎的时候,我身上一道脉络,猛然间暂时失去了力量的输出!
  
      这一瞬间的力量丢失,意味着剑气一下子变得弱了下来,秦代泉何等的敏感,顿时冒着剑雨狂飞离去,一路上还朝着黑暗云端拱手:“多谢伏天盟主救命,老夫今日差点老命交代在这里,你可要小心,夏小友可不是一般九劫真仙,三大古道法,也未必能轻松衡制。”
  
      “很好,秦老先走一步,我伏天晓,便会一会这家伙。”来人一瞬间出现,竟是个背着长剑的中年道人。
  
      这人长相四平八稳,双目中带着一股子凝而不散的气息,脸色黝黑,但却有种阳光的态度,和我现在白脸狰狞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能用化道法,是道德天尊一脉传人?”我冷冷的问道。
  
      伏天晓是北部仙盟的领袖,也是平素里几大盟主中,较为低调神秘的存在。